有人問耶穌,為甚麼祂和祂的門徒並不實行禁食。『那時,約翰的門徒來見耶穌,說:「我們和法利賽人常常禁食,你的門徒倒不禁食,這是為甚麼呢?」』(太九:14祂答覆他們以一幅生動的描述。和合譯本中所說的新郎陪伴之人,希臘文是『新房的兒女』。猶太的婚姻是一個特別喜慶。它的唯一特色是新婚夫婦並不到外面去度蜜月,而是留在家裏度蜜月。婚後一週家裏筵謮來賓,人們拿新婦和新郎當皇帝和皇后一樣看待。在這一週之中,他們最親蜜的朋友與他們一同分享所有的歡樂與慶祝,這些最親密的朋友就稱為『新房的兒女』。約翰的門徒提出兩個問題,「為何我們和法利賽人常常禁食?」和「為何你的門徒不禁食?」這些人到基督面前來,實際上是說,我們所相信的宗教信念,法利賽人也同樣相信,但似乎與你門徒所相信的全然不同。我們禁食、舉哀,但環繞著你的這些人,顯然終日快樂,他們既不禁食,也不舉哀。祂大約只遵守贖罪日的禁食,而不奉行法利賽人的常規禁食。馬可福音二18認為,這裡所說的是法利賽人例行的一次禁食,不過他們的問題是針對耶穌一般的表現呢,還是專指第10節所說的筵席呢,並不清楚。

耶穌對他們說:「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時候,陪伴之人豈能哀慟呢?但日子將到,新郎要離開他們,那時候他們就要禁食」(太九:15)。耶穌是新郎,是門徒們喜樂的原因、慶賀的中心。約翰的門徒們已沒有「新郎」了,因為約翰已被下在監裡(四12),他們只能哀慟。有朝一日,耶穌的門徒們也要經歷同樣的遭遇。這是基督為祂的百姓有權可以歡樂所作的辯護。而他們之有權歡樂,是基於祂和他們同在的事實。倘若這是事實,那麼我們有權一直歡樂。祂所說的痛苦已經成為過去。祂曾被取離開他們,在那些黑暗的日子裏,他們傷痛禁食。然而祂又回到他們中間,站在橄欖山坡上,祂說,「我就常與你們同在。」因此再也沒有憂傷的原因,臉上不應再帶痛苦的愁容。我們有足夠的原因喜樂,歡騰歌唱。

沒有人把新布補在舊衣服上;因為所補上的反帶壞了那衣服,破的就更大了。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裏;若是這樣,皮袋就裂開,酒漏出來,連皮袋也壞了。惟獨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裏,兩樣就都保全了』(太九:1617)。沒有人把新布補在舊衣服上,那樣反而會將舊衣服撕毀拉壞。我們也不可將新酒裝在舊皮袋裏,因為舊皮袋已經不牢,不能盛住新酒,會使皮袋破裂,將酒漏掉糟蹋了。王是用這些話,對來問祂的人說明一件事,不要試圖以舊尺度,來衡量新的環境。老的只要還存在,就有它的用處。但這是新的時代,有新的動機,新的能力,新的動力,你切不可用舊事物的狹窄限制來局限新的事物。這是基督很清楚的宣告,祂來所立的新約,需要新的表達方法,以君尊的紫色細麻布,來代替憂傷的麻衣;以得勝的歡呼,代替挫敗的飲泣;以復活日的朝陽,代替受難日的幽暗。耶穌帶來了許多新的思想和作法,正規猶太教的禮儀和傳統與之水火不容。新時代的無比繁榮興旺非要掙脫律法主義和苦行禁慾主義的桎梏不可。表示弄破的希臘字 schisma 也常常用在比喻中;硬把互不相容的宗教態度捏合在一起便是釀成分裂的導火線。裝酒的新皮袋會是什麼形狀呢?沒有說,但至少說明,耶穌是在探索宗教的結構和形式,而絕不要無政府的紊亂狀態:「『自由』思想不承認任何權威的管理,與灑漏的酒一樣無益」(McNeile)。兩樣都保全只可看作是酒袋「故事」的結束語,絕不是精心設計的藍圖,讓不實行改革的猶太教與天國的新生活長期共存下去。

    

心得

    耶穌回答約翰的門徒祂還在這個世界上的時候,祂就好像新郎一樣,因為喜宴正在進行不需要禁食,但是祂若離開世界以後就要禁食了。重要的是祂要表達不要老是受到傳統所綑綁,祂在下面幾句話就用新酒要放在新皮袋裡說明,祂來了要帶來新思想新方法。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