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走遍各城各鄉」首先要瞭解一個事實,祂這樣作,必然接觸各色各樣的人,和各種不同的情況。和今日一樣,當時城市和鄉村也有種種問題存在。耶穌走遍各城各鄉,祂到人群裏,到人文萃薈之地,祂也到窮鄉僻野。那些小村落的人們,他們的世界就是他們的葡萄園。當祂在各城各鄉行走的時候,祂工作的方法有三:教訓人,傳道,醫治病人。這正是王所施行的仁政。祂對百姓的教訓,包括解釋他們自己的聖經和制度。祂對百姓的教訓,包括解釋他們自己的聖經和制度。祂的傳道,包括了宣告神國的福音;換一句話說,報告祂自己為建立神的國所作的工作之好消息。祂醫病的工作乃是祂工作和傳道能力的表現。神是君王,一切限制祂掌權範圍的事物,必須向祂的旨意降服,因此,祂要醫治各樣的病人。我們已經看過,耶穌行神蹟並非干預定律和法則,反而是恢復定律和法則;疾病纔是違反定律。因此醫治疾病,乃是使失常的定律,再恢復正常。在耶穌所行的一切醫病的神蹟中,都有一個象徵的價值,和屬靈的用意。無論何時,耶穌醫治了一個病人,祂都要那人知道,一切的受苦,全是由於不服從天父的管理,我們的生命所受到的一切限制和毀壞,都是因背逆神的王權所導致的。祂經過各城各鄉時,就是作這三方面的工作。

    耶穌看見以色列有許多的人,困苦無助,就彷彿看見沒有牧人的羊一樣。於是,祂就憐憫他們。啊!也許從耶穌的慈心,我們就更明白那些失喪和垂死的人,是何等悲慘無援。耶穌所以不知疲倦地作工,是因祂憐憫這許多的人。動詞「憐憫」,在新約裡總用來說耶穌(在十八27;路十33,十五20等三個故事中除外);耶穌對人產生了憐憫和「可憐」{\LinkToBook:TopicID=172,Name=xii. 兩個瞎子(九2731},通常便去做出滿足該人需要的行動。在這裡,「需要」是用舊約的羊群沒有牧人的比喻來表示的。這種比喻主要指沒有政治上的領導(民二十七17;王上二十二17;結三十四5),但在這裡專指沒有靈魂上的眷顧和指引(亞十23)而言。困苦流離原意「被擊潰和折磨」,是上面比喻的繼續,指羊群無人保護而遭受野獸的襲擊,或因那些不稱職的牧人而遭受苦難(亞十一16)。以色列的百姓便是那「迷失的羊」(十6,十五24),他們在等待著那位牧人彌賽亞(結三十四23;彌五4;亞十一4以下等等)。

要收的屬靈莊稼多,作工的人卻少。這個問題至今尚存;作工的人往往比所需要的少。主耶穌叫門徒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羊和莊稼都是有生命的東西;羊需要牧養,莊稼需要收割。牧養和收割都是主工。在這地上,主需要人與祂同工(賽六8)。呼召並不是由於需要。工人應當受差派才去作工。耶穌沒有指明莊稼的主是誰。有人認為莊稼的主是指聖靈。在十章5節中,耶穌親自差派門徒,可見似乎祂自己就是莊稼的主;我們在普世福音事工上向祂禱告。主雖有意要打發工人,但仍須我們為此禱告,祂才差遣。禱告就是為神的旨意鋪軌道,叫它可以行駛。

 

心得

耶穌的傳道方法,主要是教訓人,傳道,醫治病人。我們今天在學習耶穌的傳道精神,必須把握住祂的精髓,傳神的道努力的教訓人信靠主耶穌,並且要求主給我們能力,去釋放那些因著病痛受綑綁的人。現在莊稼已經成熟了等待收割的人,我們應當懇求主差派更多的人起來收割。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