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吩咐完了十二個門徒,就離開那裏,往各城去傳道、教訓人』(太十一:1)。這是指主耶穌在第十章對十二使徒的教訓,王吩咐過門徒,並差遣他們去從事初期的工作之後,祂自己仍繼續往各城傳道,教訓百姓,以實行祂所作的宣告。

    約翰在監裏聽見基督所做的事,就打發兩個門徒去,問他說:「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太十一:2、3)。許多人試圖為約翰辯護,認為這位王的先鋒並沒有對王失去信心。他們說,他之所以差門徒去問耶穌,是因他的門徒心中起了疑惑。他差他們去,目的是使他們與耶穌接觸,從祂得到答案,就可以重新得到堅固。雖然這說法可能有一些道理,但當約翰差門徒去問耶穌時,無疑的他自己正深感困惑。他的問題與忠誠無關。也有人為他找出發問的原因,他們說,約翰以前是向數以千計的人講道,充滿挑戰興奮,如今他身繫囹圄,情形極像羅騰樹下的以利亞,心灰意冷。這種可能性不大。約翰對於孤獨的生涯,早已習慣,絕不致因為牢獄的高牆,而生懷貳之心。他早年在曠野所過艱苦簡單的生活,使他對細軟的華服,宮庭的宴樂,絲毫不生羨慕。沒有人會相信他的勇氣已經受挫。他所提出的問題,反而證明了他持續的勇氣。約翰只是感到驚訝,因為主沒有完全照他所想的那樣去作。他對正義既不懷疑,他的信心也未動搖,但對耶穌所用的方法,他心裏有所懷疑。因此讓我們先看約翰與耶穌的關係,再看耶穌與約翰的關係;也就是說,先看約翰的問題,再看基督的回答;然後再看約翰的門徒,帶著主的回答離去後,基督為約翰所作的辯白。

    耶穌回答說:「你們去,把所聽見、所看見的事告訴約翰。就是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太十一:4~6)。耶穌回答約翰時提醒他,所行的神蹟奇事正應驗了眾先知對彌賽亞作的預言;瞎子看見(賽三五5);瘸子行走(賽三五6);長大痲瘋的潔淨(賽五三4;比較太八1617);聾子聽見(賽三五5);死人復活(這不是眾先知對彌賽亞的預言,但卻超乎了一切預言的神蹟奇事)。耶穌又提醒約翰,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正好應驗了以賽亞書六十一章1節中對彌賽亞的預言。一般的宗教領袖往往注目在富人和貴族的身上。然而,彌賽亞卻把好消息帶給窮人。我們不應誤把第6節解釋為給施洗約翰的指責。每個人的信心都需要隨著時間,加以肯定和加強。這一刻雖然是暫時失去信心,但日後信心或會堅定不移,永遠相信主耶穌的真正身分。人的一生並非故事中的一個小片段。就看約翰一生,我們便不難找到信心和忍耐不屈的特性。

    他們走的時候,耶穌就對眾人講論約翰說:「你們從前出到曠野是要看甚麼呢?要看風吹動的蘆葦嗎?你們出去到底是要看甚麼?要看穿細軟衣服的人嗎?那穿細軟衣服的人是在王宮裏。你們出去究竟是為甚麼?是要看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經上記著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預備道路』,所說的就是這個人」(太十一:7~10)。約翰的門徒帶主肯定自己身分的話走的時候,主便向眾人講論,越發讚揚施洗約翰。這群人曾經洶湧到曠野聽約翰傳道。為甚麼呢?要看一個人如蘆葦般軟弱、被群眾意見之風吹動不停麼?約翰當然不是這樣的人!他確實是毫不畏縮的傳道者,他竭盡己力,情願受苦而不沉默,情願死也不說謊話。那麼群眾出去是要看身穿華衣的王宮朝臣享受舒適奢侈的生活麼?約翰當然不是這樣的人!他不過是一個屬神的普通人,他簡樸的一生不過為責難那一大群屬世的百姓。群眾出去是要看先知麼?約翰的確是先知──最偉大的先知。主稱他偉大,不是指他性格高雅,說話具說服力,而是因為他是彌賽亞王的先驅者。本節清楚顯示約翰應驗了瑪拉基的預言(瑪三1)──主那使者被差遣走在主前面,豫備百姓迎接主的來到。有人預言基督的來臨,但只有約翰被揀選宣告主真正的到來。有人說得十分好,「約翰為基督開展道路,然後為基督從這路上引退。」

 

心得

    施洗約翰在監牢裡面,可能因著不知道主耶穌的工作,派兩個門徒去問耶穌,耶穌沒有生氣卻告訴他的門徒,祂所行的神蹟奇事正應驗了眾先知對彌賽亞作的預言;瞎子看見(賽三五5);瘸子行走(賽三五6);長大痲瘋的潔淨(賽五三4;比較太八1617);聾子聽見(賽三五5);死人復活(這不是眾先知對彌賽亞的預言,但卻超乎了一切預言的神蹟奇事)。耶穌也稱讚施洗約翰不畏縮,不說謊,向希律王直言,也在提醒我們,面對時事環境的壓力,仍然要堅守住崗位。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