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看看終不悔改的那些城巿。這段話一開始用的詞句頗令人驚訝──「就在那時候責備他們。」我們極少在祂身上看見責備的靈。我們若這樣認為,顯然就對祂責備那些城的原因和意義認識得極膚淺。倘若我們以為,祂既柔和又慈愛,因而祂的本性中無譴責,祂不會降禍,那麼我們就曲解了愛。耶穌也可以是嚴格而激烈的。聖經中不是也記載過羔羊的忿怒嗎?倘若我們聽祂的教訓時,對祂的譴責感到驚訝,那是因為我們對愛的認識還不完全。愛不永遠都是溫柔的,有時也表現得很猛烈。愛並非只會輕聲細語,愛的本質是在必須時,它會發出烈燄,狂風。因此這一段話若果真引起我們詫異,那麼我們既不瞭解我們的主,也不認識祂愛的本質。

主提到名字的城有三,哥拉汛、伯賽大和迦百農。我們雖然沒有關於主到哥拉汛的記載,但是主曾去過這些城,是十分確定的事實。這段話足以說明,耶穌所作的遠超過我們所讀到的。哥拉汛是主行過許多異能的城巿之一。但祂在那裏的工作,聖經沒有記載。「哥拉汛哪,你有禍了!」這不是在暴怒之下的喝斥,將他們棄絕,交給將降的災殃;而是悲哀地宣告,說他們因執意剛愎,不肯悔改,至終難逃災禍。然後是伯賽大,我們從記載中知道主曾多次去伯賽大。我們應當記得,彼得、安得烈、和腓力都是在伯賽大這個地方,回應了主的呼召,悔改歸向祂,順服跟隨祂,並面向著那將來臨的天國。哥拉汛已經滅跡,連舊址也絕對找不到了;對伯賽大的舊址,考古家也意見分歧。湯姆森博士(Dr. Thomson)為拿弗他利的舊址提出建議時,另有一些人提出極有分量的反駁。因此我們只能概括的說,一千九百多年前,哥拉汛、伯賽大這些富庶繁榮的城巿,曾有永世的君王,帶著光、生命和大愛,蒞臨她們中間,只因那些城不肯悔改,以致今日地上再無她們的蹤影。

哥拉汛伯賽大並非重鎮。馬太福音沒有耶穌在那兩地行神蹟的記載,說明馬太對耶穌的傳道活動挑選得多麼精細,約翰寫福音到最後有一句話,說,若要把耶穌一生中所有的事蹟全部寫下來,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的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約廿一25)馬太所記載的這段經文,是對約翰所說之話的一個證明。通過那些總括的話語便知道,耶穌活動的地點遠比所記載下來的要廣得多。推羅西頓是舊約先知攻擊的兩個城,因為他們抗拒神及神的旨意(賽二十三;結二十六~二十八章;摩一910等等),是異教世界狂妄自大的代表。可是,作為加利利的城鎮,親耳聽見耶穌的呼召,親眼看見祂所行的異能神蹟,卻拒絕響應,拒絕承認,這難道不比推羅、西頓的異教信仰還要壞許多倍嗎!參看十15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177,Name=iii. 對門徒使命的指示(十516},那裡在類似的情況下也提到了審判的日子「當審判的日子,推羅西頓所受的,比你們還容易受呢!」哥拉汛和伯賽大在審判的日子所受的,將比推羅和西頓更難忍受。推羅和西頓是當時還存在的城巿。接著祂論到迦百農,這個蒙受神最多祝福的城巿,祂說,「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你還容易受呢!」所多瑪城早已不存在,她被塗抹的原因在舊約歷史有關末後的預言中可以找出線索。祂將推羅、西頓與哥拉汛、伯賽大作對比,又以所多瑪和迦百農作對比。藉此祂啟示出,責任是由亮光產生的。推羅和西頓不像哥拉汛和伯賽大,曾蒙王的光臨,他們也許只風聞過祂所作的事,但祂從未親自到過他們中間。當主說這話的時候,這兩城都還存在著。譴責迦百農的話正是以賽亞預言巴比倫王的話(賽十四1315);迦百農的傲慢自大,就像以色列過去的敵人一樣,必導致它的滅亡。拿巴比倫國來和小小的迦百農相比,對猶太人的自尊心或許觸動不大,所以耶穌舉出所多瑪城來,把它放在自己家鄉人民的水平之上來進行比較說明。狂妄傲慢和道德敗壞必受懲罰,但還不如抗拒神的直接呼召所要受的懲罰嚴重。「唯有拒絕寬恕是不可寬恕的」。

 

心得

    耶穌提到哥拉汛、伯賽大和迦百農這三個城鎮,是耶穌當代他去傳福音的地方,他們若不肯悔改認罪,將來後果會比推羅西頓與所多瑪還要悽慘。其實,耶穌要提醒我們,福音傳到的地方那地就應該有所回應,否則將來也要受審判。我們這些傳道的人經常風塵僕僕的到各處去傳道,若是該地區都拒絕福音的話,將來會受到審判。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