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阿……我感謝你。」這事實的本身,就是一種被聖靈感動,充滿愛的服事。那時,和第20節裡的一樣,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現在耶穌表明自己的態度了,宗教領袖們是聰明通達人,他們若是不辜負自己的聲譽名望,負起應盡的責任,本應最先理解這些事,即耶穌使命的重要意義,可是他們拒絕接受耶穌。倒是那些嬰孩,那些謙卑的、沒有學問的普通人卻理解了(參二十一1516)。耶穌在別處也用孩童來譬喻世人眼中不重要的人,而在這段話裡,嬰孩還代表沒有陋規敗俗和先入之見的人,所以他們心靈敞開,接受照亮他們的新光。那些自以為聰明絕頂和不需要基督的人,要為看不見的審判而苦惱。相反,那些承認缺乏智慧的人卻看得見基督──「所積蓄的一切智慧知識,都在他裏面藏著」(西二3)。耶穌為有些人蒙揀選得著祂,和有些人定意不要祂而感謝天父。即或面對龐大的不信之徒,祂卻為神駕御萬事的計劃和祂的旨意而感到安慰。神雖然樂意將基督啟示給人(加一16),但人若自以為聰明通達,想憑理智來領會屬靈的事物時,反而得不著啟示;惟有像嬰孩般敞開心,單純向著主,就會得著豐滿的啟示。

    父神的美意乃是要我們:經過苦難才能達到榮耀,經過十架才能達到寶座,經過失敗才能達到得勝,經過魂生命的損失,才能達到屬靈境界的高峰。神所要的僕人,不在乎他工作的成果如何,乃在乎他有沒有遵行神旨意的存心。

    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太十一:27)。本段經文以耶穌最大的宣告為結束。這宣告乃是基督教信仰的中心,耶穌宣告惟有祂才能將上帝啟示於人。其他人可以作上帝的眾兒子;祂卻是上帝的獨生子。約翰用另一種方式表達這個真理,他告訴我們耶穌曾說:『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約十四9),耶穌所說的是:『如果你要看見上帝是甚麼樣子,如果你要看見上帝的思想,上帝的心靈,上帝的本性,或上帝對人類整個的態度──只要看我好了。』基督徒確信惟有在耶穌基督裏,我們才會看見上帝是甚麼樣子;基督徒也確信耶穌能夠把認識上帝的知識,賜給那充份謙卑,充份信靠的接受者。

耶穌向凡勞苦擔重擔的人發出祂的邀請。重擔這個不常用的詞,使我們想起二十三4文士和法利賽人受到譴責,因為他們根據教規的死板規定,把重擔叫別人來擔。文士宗教的本意是要榮耀神,但其效果卻是規定普通的猶太人去做沈重的勞動。與之相反,耶穌讓大家享安息,這並不等於卸去一切責任義務;五20顯示耶穌的要求更高。可是正因為祂是耶穌(29節),只要順服祂的要求,就能得到安息(譯作「安慰」也好)。要真正來到耶穌那裏,必先承認自己是背著罪的沉重擔子。只有真正知道自己是失喪的人,才可以得救。相信主耶穌基督的人,必先向神悔改。我就使你們得安息。留心這裏的安息是一分賞賜的禮物;這禮物是白白得到的,也是我們不配受的。這安息是得救恩而有的安息,而得救就是明白基督在加略山的十字架上成就了救贖的工作。而且,這也是良心的安息,是基於明白主為所有的罪人付了一次過的代價,便償還了他們的罪債,並且神不再要求他們另付代價了。在第2930節中,耶穌從邀請人們接受救恩,轉移邀請人們事奉祂。你們當負我的軛。這是指順服祂的意旨,讓祂掌管我們的生命(羅一二12學我的樣式。當我們認祂是生活上各方面的主、祂便用祂的方法訓練我們。我心裏柔和謙卑。法利賽人嚴峻苛刻、驕傲自恃,耶穌卻剛剛相反。這位真正的老師心裏溫柔謙卑。凡負祂軛的人,也要學習謙卑。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這不是指良心的安息,從而得著內心的安息。同樣,當人不再爭大,而事奉基督、他便會經歷這種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從這節又可再次看見耶穌與法利賽人的分別。耶穌曾對法利賽人作出這樣的批評:「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擱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太二三4)耶穌的軛是輕省的,不會使人焦躁發怒。有人曾說,假如耶穌的木匠店舖外掛了牌子,那麼牌上寫的必然是「我的軛十分合適」。祂的擔子是輕省的。這不是說基督徒不會遇到困難、試煉、勞苦和傷心的事,不過我們不是獨自挑著擔子。我們是與神一同負軛,祂是在我們需要的時候能施予足夠恩典的神。事奉祂不是受束縛,而是享有完全的自由。

 

心得

    「負我的軛」就是要順服並服事主;接受主給我們一切的託付、工作、事奉、甘心順服,就能「得享安息」。中東一帶地方的人,常用大小牛同負一軛的方式,來訓練小牛服勞役,在這種情況下,重量全在大牛身上,小牛不過是學大牛的樣子,那個粗糙的軛已經被老牛磨平了,小牛只要跟著牠走就是了。耶穌說:『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十一:30)。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