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耶穌的時代,巴勒斯坦的麥田和耕地均呈長條形,在兩個長條之間經常有一條行人的小路。當上述事件發生的時候,耶穌正與祂的門徒行走在麥田之間的小路上。在這裏並沒有任何暗指門徒偷竊的意思。律法上規定饑餓的旅客有權作門徒所作的事,只要他們是用手去掐麥穗,而不是用鐮刀去割就行了。『你進了鄰居站著的禾稼可以用手摘穗子,只是不可用鐮刀割取禾稼。』(申廿三25對猶太人來說,守安息日並不單是禮儀上的規定,它還是對神創造宇宙萬物的一個見證,是以色列人與神訂有特別的約的標記,是神賜給以色列人的恩典,使它更為聖潔,又是對未來世界享喜樂的應許。因此,在理論上,它是一個福份,絕不是負擔。可是,法利賽人費盡心機制訂了許許多多宗教事務方面的繁瑣細則,本來這些規定是為那良好的目的服務的,可是他們卻將其本末倒置了,而且已到了危險的程度。關於安息日活動的規定已經繁瑣到如此程度──沒有相當的學問就無法得知哪些是可以進行的活動,哪些是不可以的,簡直已沒有絲毫個人判斷的餘地了。這段話反映對安息日戒律的對立的解釋,其實矛盾的實質還是一個更為根本的問題:誰掌握解釋權的問題;基督論才是一切道德標準、倫理原則的中心。

掐麥穗本身並不違法(見申二十三25),可是這種實際做法又可歸於收割莊稼項下,根據米示拏(Mishnah Shabbath7:2的規定,收割莊稼是安息日絕對禁止的三十九項活動之一。用法利賽人的話說,這是不可做的事,但耶穌卻從未認為門徒們的這一行動不可為。有人說,馬太加上他們餓了這一事實,以求證明這一行動的合法、需要,可是能壓過守安息日規定的唯一條件是,人已處於瀕死的境地,而此處並無人將餓死的跡象。這裡馬太所以提到餓,還不如說是為他第3節要講大衛的行為作準備。但熟悉律法的法利賽人專門從雞蛋裏挑骨頭,指控耶穌破壞安息日。雖然這裏沒有記下他們指控的細節,但他們似乎在控訴門徒幾件事:(1)收割(掐起麥穗);(2)打穀(用手磨擦麥穗);(3)揚穀(脫去穀殼)。

耶穌回答法利賽人荒謬的控訴,用大衛生命中的一件事提醒他們。有一次,大衛和他的隨從曾過著流亡的生活,他們出到曠野,喫了陳設餅。這十二塊陳設餅除祭司外,其他人一概不可吃。大衛不是祭司,他的隨從也不是祭司,但神從沒有斥責他們。原因何在?當大衛與他的少年人極其饑餓時,他們走進會幕──而不是聖殿,因為這件事發生在建造聖殿之前──喫了惟有祭司才能喫的陳設餅。有關於陳設餅的說法記載於利未記廿四章五至九,共有十二個麵餅,分作兩排,每排六個,每禮拜陳列在聖所之中。這是對上帝所作的一種象徵性奉獻,為要感謝祂賜下養生食物的恩典。這些餅每週要撤換一次,舊的餅屬祭司所有,而且只有祭司才能喫這種餅。但在這一次,大衛和他的少年人在饑餓中拿了這些聖餅來喫,並沒有人去責備他們。人類需要的滿足比任何的傳統上的慣例都更重要。因為神的律法絕不是要讓祂忠心的子民承受重擔。大衛流亡在外,並非因為他犯了錯。是因為罪惡之國拒絕他。如果百姓願意公正對待他,給他合法的王位,他和隨從便不致吃陳設餅。因為以色列有罪,所以神容許大衛和隨從吃陳設餅。

    耶穌提醒法利賽人,祭司……犯了安息日,宰殺牲口來獻祭(民二八910)並沒有罪,因為他們是在服事神。法利賽人知道祭司於安息日在殿裏事奉,並不算是褻瀆神。那麼,為何他們卻在比殿更大的這位面前,批評門徒的行為?或者,應把「一人」解釋為,「在這裏有一個比殿更大。」「一個」是指神的國,主以王的身分出現。

  法利賽人從不明白神的心意。何西阿書六章6節曾寫道:「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神看重情感多於禮儀。祂情願看見百姓掐起麥穗,填飽飢餓的肚子,而不願他們死守安息日,導致身體不適。如果法利賽人明白這點,他們便不會斥責門徒了。可是,他們拘泥外在的表現,漠視人的生活需要。救主又說:「因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人子既是首先制定律法的那位,祂便最有資格,詮釋律法的真正意思。馬太似乎是藉聖靈的啟示而講這番話的。他很快地回顧了主耶穌的名字和工作:祂是人子;安息日的主;我的僕人;我所愛的;大衛的子孫;比殿更大的;比所羅門更大。馬太這樣做、是要顯出拒絕接受耶穌和不願順從在祂權柄之下,是罪大惡極的事。 

心得

    猶太人對耶穌的批評越來越嚴重,因為耶穌的門徒在安息日掐起麥穗來吃,法利賽人責怪耶穌說:「看哪,你的門徒做安息日不可做的事了!」耶穌用大衛和跟從大衛的人吃了陳設餅來回答他們,祂要強調的是祂是安息日的主,而法利賽人卻是拘泥外在的表現,漠視人的生活需要。我們也要學習耶穌基督的榜樣,生活上的需要比教會傳統禮儀更重要。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