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使群眾得到飽足後,吩咐祂的門徒離開,馬太說祂『催』他們上船,先渡到那邊去。初看起來,這個字真有點奇怪。可是我們如果翻閱約翰福音對於這件事的記載,就會發現它的解釋。約翰告訴我們,眾人得到飽足以後,他們要強迫祂作王(約六15)。這是一陣眾望所歸喝采的浪濤,在這激動的巴勒斯坦地方,一次革命可能就要開始。這是一個危險的情況,而門徒也可能使它更為複雜,因為他們還在想望著耶穌獲得地上的權柄。耶穌打發門徒離開,不願他們被捲入其中,因為祂單獨才最能應付當時的情況。門徒們也很有可能產生同樣錯誤的認識,耶穌必須叫他們迅速離開,以免他們被那普遍的狂熱所感染。那邊通常指湖西岸,他們是當天從那邊來的,第34節說的也正是那個地方。這有點奇怪,因為他們本來是要逃離安提帕的管轄區(十四1213),因此有人認為,他們原是打算轉移到東岸的另一個地方(參,可六45說「到伯賽大去」),可是第24節提到的風又將船颳離了航線,直奔西岸而去。但約翰福音六17的記述,卻認為他們本來就是要到西岸去的。

   那時船離岸在海中,因風不順,被浪搖撼打著。當海浪洶湧衝擊船時,耶穌看見門徒的苦況。夜裏四更天(在清晨三時至六時),耶穌在海面上走,往門徒那裹去。門徒以為是鬼怪,所以戰兢非常。不過,門徒很快便聽見耶穌肯定地說,祂是他們的主人和朋友,「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這句話在我們的經歷中是何等的真實!我們常遇到風暴,因而顛簸不定;也會惶惑不安,憂傷絕望。救主彷彿離我們很遠。然而,祂無時無刻為我們禱告。環境似乎幽暗漆黑,但祂卻在我們身旁。雖然如此,我們常常懵然不知,憂傷痛苦。然後,我們聽見祂安慰的慈聲,於是便記起令我們戰兢的風浪,已被祂踏在腳下了。

   如果是我們處在那一種環境中,我們會怎樣行?有一種可能是,倘若我們也像他們一樣,熟知加利利海上的風暴,又有熟練的駕船技巧,早就看風轉舵,將船駛到避風的安全處所,而不會冒逆風行駛的艱難。雖然在逆風時轉向並不容易,但總比逆風繼續航行容易。他們為甚麼不這樣作呢?因為祂吩咐他們渡到那邊去。他們因著對祂的忠心,雖然身處危境,也不改變航向。這些愚魯、脆弱,多有缺點的人,他們和我們是多麼相像!以致當我們說到他們的故事時,禁不住要愛他們。他們雖知續航的危險,卻依然使船首朝著祂所指示的彼岸。終於祂向著他們走來了,當他們認為看見了鬼怪,膽戰心驚的時候,這位奧祕的主連忙對他們說,「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哦,這話是何等奇妙的安慰!

   這故事又告訴我們,他們在祂走近時,因著以為祂是鬼怪而大大的驚慌。我們若繼續留意他們就會看見,當他們得知來者是主的時候,立刻就由困惑而變得勇氣倍增。彼得再度成為他們的發言人,在這件事上他比其他的人更積極。他說,「主,如果是你,請叫我從水面上走到你那裏去。」接下去我們又看見,他們仍是一班會失敗的人,即使在信心的事情上,也是如此。彼得就從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有人批評彼得說,他無權如此僭越。他們忘了基督曾對他說,「你來吧!」祂從來不會吩咐人去作一件僭越的事。有些畫家誤解了這事,描繪彼得一離開船,立刻就沉下去。這不是事實。「彼得……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穌那裏去。」他作了他所想要作的,經歷了信心的探險,成就了信心的得勝。然而我們也看見他的失敗。當他的眼睛轉離主,專專去注視周圍的環境時,他就沉了下去。離開主去注意環境,結果總是往下沉。

   關於彼得提出請求是不是真因為他要效法耶穌這個問題,許多釋經者持有不同的見解。有人認為,因為彼得的行為告訴門徒,他們可望與主享有同樣的權力,必須順從主的召喚去做原本做不到的事。這全靠信心,而彼得的失去信心在於他將物質現實(即)看得強過了耶穌的力量。疑惑原詞的詞義是「一分為二」,而真正的信心則必須全心全意地集中在耶穌身上。

  另一些人則認為彼得可遠不是什麼信心上的英雄,至少當時不是,在這件事上彼得表現得又魯莽又稚氣,是學習的反例。他要模仿耶穌是出自他自以為是的態度,耶穌答應了他的請求,是為要通過他的錯誤來教育他。不過第31節又似乎暗示,彼得的錯不在於他起初提出要求,而在於他後來失去了信心,因此,應把這個故事看作是有真信心但沒能戰勝危機的例子。基督徒的生命就如在水上行走,是人世間不可能的事。只要我們單單仰望耶穌(來一二2),便能經歷超然的生命。但我們在甚麼時候被自己或周遭的環境所佔據,便開始往下沉。這時,我們必須呼喊基督,求祂加力,讓祂屬神的能力使我們復原。

   船隻停泊在革尼撒勒,即加利利的西北海岸。眾人發現了耶穌,便把各地所有的病人,帶到他那裏去,只求耶穌准他們摸他的衣裳繸子。摸著的人就都好了。所以,這地方的醫生得享一天假期。至少,這裏有一陣子沒有病人。耶穌這位大醫生的探訪,讓這地區的百姓經歷了祂的醫治,也靠祂得了痊愈。

 

心得

   耶穌要門徒坐船渡到對岸,是要門徒避免捲入眾人要擁戴耶穌作王的迷思,門徒搖船時遇到海中風浪,耶穌卻在海中行走,似乎要門徒學習,祂的國不是建立在這個世界上,而是要建立在權柄與能力上。彼得聽到耶穌叫他下船走在海面上,他聽從主的聲音卻在半途中看環境而害怕,還好他懂得呼求主的名,主伸手把他拉上來,我們也是一樣,當我們遭遇風浪時,起先我們往往憑信心走下去,但是風浪更大時可能我們會膽怯,這時候呼求主的名是對的,我們便要被主救上船。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