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利賽人和文士毫不留情的想要設法陷害耶穌,他們一團人從耶路撒冷被差派去控訴耶穌的門徒,指他們吃飯的時候不洗,犯了古人的遺傳。為要了解這件事情,我們必須先查看經文,明白甚麼是潔淨與不潔淨,又必須明白法利賽人指的洗手是甚麼回事。潔淨與不潔淨的概念可追溯到舊約時代。門徒被控訴不潔淨,是儀式上的問題。假如有人觸及死屍,就儀式上來說,他便是不潔淨──即犯了禮儀,不適宜敬拜神。他必須按神的律法,先參與一個儀式,讓自己潔淨了,方能來到神面前。而古人更把傳統習俗加進這個使人潔淨的儀式中。例如,他們堅持在吃飯前,猶太人必須先透過繁瑣的步驟潔淨自己。他們不但要洗手,連手臂至肘部也要洗。若有人曾到市場,便要行沐浴的儀式。因此,法利賽人批評門徒,指他們沒有按猶太傳統,行繁瑣的潔淨儀式。

馬可替我們解釋“俗手”的意思。“俗手”(原文是koinais,英文是common,unclean) 就是沒有洗手吃飯。除非你是猶太人,你很難明白不洗手吃飯究竟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其實,這裡說的不是手的清潔衛生,而是指禮儀上的不潔淨(ceremonial defilement)。這是法利賽人和文士根據舊約利未記的禮儀律發展出來的一套繁複的洗滌規條。譬如,餐前洗手,至少需要一圓形木筒四分之一的水,首先把水倒在手指正面掌心向上的雙手上,必須流到手背,直至腕關節;從腕關節滴下來的水,不能流回手指,因為這水已經接觸過不潔的手。一位嚴謹的猶太人不但在餐前如此洗手,甚至吃每一道菜前都要洗一遍。如果他們不這樣做,在禮儀上就是不潔淨,也就不能敬拜上帝。這是為什麼法利賽人向耶穌興師問罪的緣故。

法利賽人說的“古人的遺傳”又是什麼呢?原來猶太人認為律法有兩部分,成文的律法記載在聖經裡;口傳的律法則是歷代的文士所增添的,如洗手之類的規條。這些口傳的律法就是古人的遺傳,跟聖經的律法有同等的約束力。他們因『把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9),人的吩咐就高過了神的誡命,再進一步就以人的遺傳廢掉神的誡命,也就是因著人的遺傳違犯神的誡命。主耶穌提醒祂的批評者,他們因著古人的遺傳,而犯了神的誡命。律法吩咐人要孝敬父母,包括供應他們經濟上的需要。但文士和法利賽人(並很多其他人)都不想花錢供養年老的父母,就利用傳統,推卻應有的責任。當父母向他們求助時,他們卻這樣說,「我已經把用來供給你們的錢奉獻給神了,所以我沒有錢給你們了。」他們這樣藉詞,便推卸在經濟上對父母的支持了。跟從這種荒唐的傳統,便是廢棄神的話,沒有按神的吩咐關心父母了。耶穌所說的孝敬父母包括子女對父母的贍養。由於文士對舊約有關誓約的規定作了「引伸」,子女贍養父母的責任便被輕而易舉地除掉了。和各耳板(見可七11;這裡譯作了供獻)或各拿有關的法律條文,已發展得佔了米示拏中的整整一部書。在約瑟夫的書中各耳板用於一個人宣誓事奉神的時候,也用於一種簡單的誓言格式裡,也就是馬太在二十三1617所批評的。耶穌在這裡指責的,屬後一種情況,即:如果一個人宣誓(各耳板)說他不能對父母盡贍養之責,他必須恪守誓言。但是事情往往是這樣:他把自己的財產宣布作了各耳板,即供獻給神,這樣他的父母便無權動用了。事實上,這輕而易舉的宣誓,保護的是宣誓者本人的財產仍由他本人支配,只是剝奪了他父母動用的一切權利而已。後來,為了更好地遵守第五條誡命,拉比口傳的法規允許這種誓言可以作廢,不過耶穌在世的時候,顯然還常常生效。如此虛假欺人的孝敬父母,與第五條誡命中的神的旨意直接違背。

他們狡滑地歪曲神的話,正應驗了以賽亞書二十九章13節的預言。他們假裝用嘴唇尊敬神,但心卻遠離神。他們的敬拜是徒然的,因為他們視人的傳統比神的話更重要。「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這樣,人的意見代替了神的旨意,人的看法代替了神的啟示;他們所在意的,不是神怎麼說,乃是人怎麼說。

 

心得

教會若只是重儀式而輕心靈重建,教會就會失去它的本質。法利賽人抨擊耶穌的門徒吃飯不洗手,他們在意的是門徒不重視米示拿的禮儀,主耶穌提醒祂的批評者,他們因著古人的遺傳,而犯了神的誡命。律法吩咐人要孝敬父母,包括供應他們經濟上的需要。但文士和法利賽人(並很多其他人)都不想花錢供養年老的父母,就利用傳統,推卻應有的責任說是已經獻上各耳板了,耶穌說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