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故事講的雖只是一個神蹟,但與百夫長僕人的故事(八513)一樣,其中對話部分壓過情節本身,關鍵是耶穌如何對待一個外邦人的信心的問題。這兩段著述在多處相似,不只講述遠距離醫治,而且涉及民族問題,涉及到耶穌本來不太願意回應一個外邦人的請求,但是那人堅持不減的信心終於引出了耶穌的回應。其實從十五120在耶穌斥責猶太人對潔淨的態度時,這個問題便已經出現了,那時已嚴肅地表示出對外邦人有使命的意思,現在緊跟著便出現了一個外邦婦人,她強烈要求分享猶太彌賽亞所帶來的恩惠,這真是個實際的考驗啊!

   有一位婦人的女兒生了很重的病,她一定聽見過耶穌能夠施行奇事,她就跟祂和祂的門徒,迫切地發出求助的呼聲。起初耶穌似乎對她並不注意,門徒倒有些困窘。『把她所要的給她,』他們說:『打發她走吧!』門徒的反應並不是真實的同情,相反,他們認為婦人是討厭的人,他們盼望越快趕走她越好。為了要趕走一個討厭的,或可能令人生厭的人而答應他的要求,是一種很普通的反應,但它與基督出於愛心、憐憫的反應是不一樣的。然而耶穌在此地有一個困難。我們絲毫也不疑惑祂對這位婦女動了慈心;但她是一個外邦人,不但外邦人,還是屬於迦南族的人。迦南族的人與猶太人有世仇。在當時,或不久以後,約瑟夫寫道:『在腓尼基人之中,推羅人對我們最有惡感』。我們已經看到,耶穌若要有任何工作的果效,祂必須像一位有智慧的將軍那樣地限制祂的目標。因此祂的工作必須從猶太人中間開始。在這裏卻有一個外邦人呼求祂的憐憫,耶穌惟一要做的事,就是必須喚醒這婦人心中真實的信心。

   我們必須知道這女人並非猶太人,她是外邦人,沒有被神揀選,是不道德的族類。約書亞曾帶領以色列民攻打迦南地,但因以色列的不順服,沒有消滅所有迦南人,於是便有部分迦南人得以尚存,而這婦人便是迦南族生還者的後裔。因為是外邦人,不是神在地上揀選的民,她的身分令她不能享有特殊的權利。她是異族人,沒有盼望。處於這種地位,她沒有資格要求神或彌賽亞甚麼。她對耶穌說話時稱呼耶穌是,是大衛的子孫。這個名是猶太人給彌賽亞的稱呼。雖然耶穌是大衛的子孫,但外邦人沒有權利靠近祂。所以,耶穌起初並沒有回應那婦人。

   門徒進前來,求他……打發他走,因為他們覺得她很討厭。但對耶穌來說,那婦人卻是信心的典範,她會乘載耶穌的恩典,並且彰顯祂的榮美。不過,祂必須先驗證她的信心和指教她!他提醒她,說祂奉差遣,不過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裏去,不是到外邦人那裏,更不是到迦南人那裏。對於耶穌明顯的拒絕,她並沒有退縮。她沒有再說大衛的子孫,而向耶穌敬拜說,「主阿,幫助我。」既然她沒有猶太人的身分去見耶穌,就以受造物的身分去朝見創造者。為了進一步驗明她的信有多真,耶穌說不好把給猶太兒女吃的東西,用來餵外邦的。或許我們會覺得這番話很刺耳。但必須謹記,耶穌這番話就好比外科醫生用的解剖刀,作用不是要傷害,而是要醫治。她是外邦人。猶太人鄙視外邦人,把他們比作吃腐肉的狗,這些狗在街上徘徊,搜索食物的碎屑。可是,耶穌在這裏的用詞是指細小的寵物。祂的問題其實是,「她知不知道自己連祂最小的憐憫,也不配得?」

   她的回答是可誇讚的。她完全同意耶穌的描述。是的,她是不配的外邦人,但她把自己投向耶穌的憐憫、慈愛和恩典。她實在地說,「你說的對!我不過是桌底下其中一頭小。但我看到碎渣兒間中會從桌子上掉下來。你可否讓我得著一些碎渣兒?我的確不配你醫治我的女兒,但我懇求你,請你向你其中一個不配的受造物施予憐憫。」耶穌稱讚她的信心是大的。不信的兒女並不飢餓要吃食物,但這自稱為「狗」的卻呼喊求食物。因著信心,那婦人便得著所求的:她的女兒立刻就好了。我們的主從遠處醫治了這位外邦人的女兒。這表示祂現在的事奉是在神的右邊,當祂古時揀選的民全國暫時被擱置一旁時,卻要在這時代向外邦人賜下屬靈的醫治。

 

心得

   迦南婦人的信心是大的,雖然耶穌似乎用看不起的口吻說話,這個婦人沒有放棄耶穌可以醫治她的女兒。這一種信心也是我們要堅持才能得到的成果,主耶穌的恩典是給那些不屈不擾,堅持主一定會賞賜的人,才有可能得著的。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