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馬可福音七章31節『耶穌又離了泰爾的境界,經過西頓,就從低加坡里境內來到加利利海』。知道主離開了推羅,向北往西頓,然後朝東走過約但河,從南面經過低加波利來到加利利海。這裏仍是『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參四15),群眾中可能外邦人佔大多數(31節註解)

祂在加利利海附近醫好了瘸子、瞎子、啞吧、有殘疾的和其他病人。眾人十分希奇,都歸榮耀給以色列的神,這詞表示他們並不是以色列人(參九8)。當時在加利利海四周,特別是東岸,有許多非猶太人居住的城鄉。這個地方明顯是外邦人的地方,那些百姓看見耶穌和祂的門徒同屬以色列,正確地推斷出以色列的神在他們中間作工。

有許多學者認為五千人吃飽與四千人吃飽,是一件事情的兩種記載,其實並不是如此。按我們看來日期已經不同,第一件事發生在春天,第二件事發生在夏天。人與地點都不相同,在本段經文中,使四千人吃飽的事發生在低加波利。低加波利實在是十座城的意思,這地方是希臘十個自由城鬆懈的聯邦。這一次有許多外邦人在場,可能外邦人比猶太人還要多,這個事實也解釋了在卅一節中的一句古怪的話:『他們就歸榮耀給以色列的上帝。』外邦的群眾,認為這是以色列上帝權能的顯明。倘若我們從不同的福音書細加核對,就會發現,四本福音書對頭一次使人得飽的神蹟,所用的「籃子」都是同一個字。只有兩卷福音書記載了第二次神蹟,它們同樣用了另一個「筐子」。其間的分別在,繙成籃子的那個字,是專指希伯來人旅行時,攜帶食物用的小容器。繙成筐子的那個字,是指一種容積較大,用手編織的容器,外邦的商人在旅行時使用它們。我們可以準確地分辨個中的差異,那就是籃子是猶太人所用的容器,而筐子則是外邦人所用的容器。這樣的探討,加強了我們的一個觀點──那得飽的四千人,不是本國人,他們是以色列國民之外的外邦人。這裏我們看見了王停下來招呼那被咒詛之族的後裔,我們看見祂醫治在低加波利的外邦人,又見祂使四千個約外之民得著餵養。

與耶穌在野地裡待了三天的群眾,必是為了祂的權柄和「神力」所折服。他們是否同十四1323裡的猶太群眾一樣,也在期望著這位受人愛戴的領袖,引領他們做出什麼驚人的壯舉呢?{\LinkToBook:TopicID=217,Name=iv. 耶穌履海(十四2233}這次與上次不同,是耶穌主動提議給這些人弄些吃的。值得注意的是,儘管門徒們已有了上次的經驗,卻還只會從提供食物的正常管道去考慮問題(或許門徒回答中的我們是強調他們自己沒辦法,提供食物的問題還得留給耶穌來解決)。或許他們把耶穌在十五24說的話理解得太死板了,因而對耶穌的建議並未認真對待,也根本沒有指望耶穌會為這群外邦人行使祂彌賽亞的權柄。

這次事件與前次事件之間有幾個很重要的不同: (a) 餅的數目、筐的數目和人的數目均不同,不過神蹟之奇並不稍遜; (b) 這次用的是 euchariste{sas祝謝了),進一步預示主的晚餐; (c) 在這個談外邦人的語言環境中恰當地使用了筐子一詞,這是一種柔韌的筐子,用途頗廣,而十四20所說的柳條籃子是猶太人所習慣的。

 

心得

耶穌給五千人吃飽與給四千人吃飽是兩次的神蹟,而不是同樣的一次神蹟。馬太記載這兩次的神蹟一次主要是以猶太人為主,另一次可能是以外邦人為主。這兩次說明了耶穌愛世上的人,祂關心人的需要。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