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耶穌第三次警告祂的門徒,祂是走在十字架的路上(太十六21;十七22-23)。馬可與路加在這故事中加上他們自己的感覺,表示當時使徒中間有一種緊張的氣氛,似乎對於將要發生的悲劇有一些豫感。馬可說耶穌自己走在前頭,而門徒感到希奇、害怕(可十32-34)。他們並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但他們從耶穌身上看到祂心靈的掙扎。路加告訴我們耶穌如何單獨地帶著門徒,好迫使他們了解擺在前頭的事(路十八31-34)。這裏有那不可避免的悲劇最後的一幕第一個決定性的步驟。耶穌鄭重地並昂首向著耶路撒冷與十字架走去。很明顯主離開比利亞,要經過耶利哥(參看29節)上耶路撒冷去。祂再次把十二個門徒帶到一邊,告訴他們到達聖城以後會發生的事情。祂要被交給祭司長和文士──明顯是指猶大的背叛,猶大出賣耶穌。猶太人的領袖要把祂定於死罪。由於猶太人沒有權柄判祂死刑,那些人要把祂交給外邦人(羅馬人)來判祂死刑。祂要受到戲弄、鞭打和釘在十字架上。然而死亡不能得逞──第三日他要復活。

主耶穌第三次預言祂的受難時,祂的跟從者卻仍思念自己的榮耀,多過主的受苦。人性的弱點實在叫人感到可悲。基督第一次預言受苦時,激起了彼得心裏的不忿,提出反對(太一六22);第二次預言不久,門徒便問:「……誰是最大?」現在,主第三次預言,雅各和約翰又野心勃勃,提出要求。他們一直對主的提醒和將要降臨的災害閉目不見,只管注目主所應許的榮耀──他們用物質眼光看天國,他們抱的態度何等錯誤不正。

西庇太兒子的母親是跟從耶穌的門徒中的普通一員(二十七56),她同情她兒子們的強烈慾望是可以理解的。她來求耶穌一件事情,可能是因為她跟耶穌有親戚關係,他們的母親據說是耶穌的肉身姨母撒羅米(參約十九25;可十五40;太廿七56)雅各和約翰的母親來到主面前,求祂讓自己的兒子祂的國裏坐在祂的旁邊。她希望兒子靠近耶穌,使自己也可以沾光。雖然耶穌將來才作王,但她並不感到失望。可是,她並不明白主的國給予榮耀的準則。馬可福音記載這些請求是雅各和約翰自己提出的(可一○35);可能他們是按母親的吩咐提出請求,又或者他們三人一同向主提出請求。無論是誰提出,都沒有矛盾。她為兩個兒子求主的左右座位,意即在國度裏僅次於主的地位。由此請求可見,當時跟隨主的人都以為祂此次上耶路撒冷,乃要趕逐羅馬人,建立彌賽亞國,在榮耀中作王。

耶穌坦白回答說,他們不明白所求的是甚麼。他們想不背十字架而得冠冕,不經過犧牲的壇而得王位,不必受苦而得榮耀。所以,耶穌直接了當問他們:「我將要喝的杯,你們能喝麼?」我們不難明白祂所指的杯是甚麼意思,因為第1819節已提過。祂必須受苦受死。雅各和約翰同表示能夠分擔祂所受的苦,也許他們的信心是基於滿腔熱忱,多過真正的知識。耶穌說他們必要喝祂的杯。雅各要為主殉道,而約翰則要被捕,放逐到拔摩島。李德爾曾說,「雅各殉道而死;約翰過著殉道者的生活。」

耶穌又解釋說,祂不可隨意賜天國的尊榮座位。已決定依特別的方法分配這些座位。門徒以為這是主授的政治權利,覺得自己與基督靠近,也可以要求優越的地位。然而他們不知道得尊榮地位並非個人喜愛的問題。神的計劃是按人為祂受的苦來決定誰坐在主的左和右邊。故此,國度裏最高的殊榮不是只屬於第一世紀的基督徒,今天的基督徒也可以得著這殊榮──藉為生受苦而得。那十個門徒聽見,就惱怒西庇太的兒子作出如此的請求。他們心感憤怒,也許因為他們想得到尊大的地位,所以嫉恨約翰和雅各比他們早一步提出請求!

他們的爭競讓我們的主趁機教訓他們,叫他們知道在祂國裏怎樣才算為大。主所說的與他們想的正大相徑庭。外邦人以主治能力和統治權來衡量地位的高低。然而在基督的國度裏,地位的高低是以事奉來衡量的。誰想為大,必先作用人;誰願為首,就必作……僕人。人子是卑微服事的最佳榜樣。他來到世上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祂降世的目的可以用兩個詞語概括:服事捨命。尊貴的主竟然謙卑自己,生在馬槽,然後為我們背上十字架。這是何等奇妙測不透的事。

 

心得

主蒙羞而死,從而彰顯出祂的偉大。因此,我們也必須效法主。主捨命作多人的贖價。祂的死全然成就了神對罪的公義要求;祂的死足以塗抹世人的一切罪。不過,只有那些接受祂為主和救主的人,方能得主的赦免。你接受了祂沒有?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