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進了聖殿的外院,祂正在教訓人的時候,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來打擾祂教導眾人,問祂是受了誰的權柄教導、行神蹟和潔淨聖殿呢?不論耶穌如何作答,他們定意要陷害祂。如果耶穌稱自己是神的兒子,有權柄作這些事,他們便會拘捕祂,說祂褻瀆神。如果耶穌說人們授權祂行這些事,他們便會羞辱祂。如果耶穌說神授權祂作這些事,他們便會挑剔祂。他們認為自己才是衛道者,是經正統訓練,特別授權的專家,可以指引百姓如何過信仰生活。耶穌沒有受過正統的教育,當然更沒有以色列統治者的證明。他們的挑戰反映了專職的宗教家迂腐不振,惱恨神膏抹的人。

   耶穌回答說:「我也要問你們一句話,你們若告訴我,我就告訴你們我仗著甚麼權柄做這些事」(太二十一:24)。於這等硬著心故意不認識主的人,主不正面回答他們的問題,而以反問問題來塞住他們的口。耶穌在這個時刻並不準備直接回答說,祂的權柄是因為祂是上帝的兒子。這樣的回答會加速結局之來臨。祂還需要採取一些行動,祂還要給他們一些教導。有時候,必要的等候,比把自己交付給仇敵,引至結局,需要更多的勇氣。因為耶穌所作的每一件事情,都必須在上帝所定時間;那最後衝突的時間還沒有來到。耶穌繼續說:『約翰的洗禮是從哪裏來的?是從天上來的?是從人間來的呢?」他們彼此商議說:「我們若說『從天上來』,他必對我們說:『這樣,你們為甚麼不信他呢?』若說『從人間來』,我們又怕百姓,因為他們都以約翰為先知」』(太二十一:2526)。主的意思是,施洗約翰的權柄所在,也就是祂的權柄所在;若那些反對祂的人能回答施洗約翰的權柄源自何處,也就自然能明白祂的權柄來自何處了。耶穌有此反問,因為他們若承認施洗約翰是神差來的,便應接受他對耶穌的見證(參三11~12),因此自然就明白祂的權柄來自神。

   猶太的權威人士感到進退兩難的乃是:如果他們說約翰的工作來自上帝,他們就無法不承認耶穌是彌賽亞,因為約翰為這件事作了肯定而無誤的見證。如果上帝藉約翰說話,耶穌就毫無疑問的是上帝所膏的那一位。另一方面,如果這些權威人士公開地否認約翰的工作是從上帝來的,他們就會招致百姓們的忿怒,因為百姓們認為約翰是上帝的傳信者。

猶太的祭司與長老們靜默了片刻,然後他們說出了這最不中用的答覆,他們說:『我們不知道。』如果曾有人自我定罪,就是他們。他們應當曉得,這是他們的責任。他們都是公會中的會員,而區別真假先知是公會職責的一部分,他們竟說他們不能夠區別,顯然是陷入羞恥自卑的境地。故意裝作無知,權宜懦弱的沉默是令人羞恥的。如果一個人知道真理,他就有責任把真理說出來,即使天會塌下來也不應有所顧忌。

主並不是說『我也不知道』,乃是說『我也不告訴你們』。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明知答案,卻推說『不知道』,這是撒謊;主知道而『不告訴』,這是誠實。

 

心得

   耶穌被祭司長和民間長老質疑祂的權柄從哪裡來?耶穌當然知道那些人問祂的權柄從哪裡來目的是什麼,耶穌就不直接回應他們的問話,而用另外一種問話來問他們,耶穌的智慧是從神而來,那些猶太人的領袖怎麼有可能跟祂相比呢?耶穌的權柄當然來自於神,因為那些猶太人領袖不願承認耶穌的權柄來源,所以耶穌也不願回應他們。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