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用一個人有兩個兒子作為比喻。那父親對大兒子說,「我兒,你今天到葡萄園裏去作工。」他說,「我不去。」但以後他懊悔──這懊悔的意思不是指他的心思有了轉變,而是指他知道自己錯了而感到憂傷──他知道自己錯了,就到葡萄園裏去作工。他對小兒子也這樣說,小兒子的回答──聽起來有些奇特,卻很美妙──「父阿,我去。」原文中沒有「去」字。這是一種慣用的語法,小兒子這樣說,是表示他有意和他那不願去的哥哥作比較。它的含義是,包在我身上!這就是那種說法的生動之處。但是實際上他卻沒去。接著基督問那些人,那一個兒子遵行了父命?祂逼著他們自己下宣判,祂使他們充當自己案件的陪審團。他們作出了判決。「他們說,大兒子!」就是先說我不去,以後懊悔就去了的那個兒子,他遵行了神的旨意,不是那個口說我去,卻沒有去的兒子。

   這個故事就是要對比你們(祭司長和長老們,23節)和稅吏、娼妓,而這兩類人正是前者所最鄙視的,看作是最不令神喜悅的(見九910的註釋{\LinkToBook:TopicID=169,Name=ix. 召喚馬太(九913})。宗教領袖們對耶穌與那些遭厭棄的人相處極表憤怒,這正是耶穌說這個比喻的背景因素(見九913等處),也是路加福音第十五章裡耶穌說另外的兩個兒子的比喻的原因。正如八1112所說,圍桌坐席的人變了,那些不為人喜愛的反被請來坐席,而那些所謂「虔敬的」卻被排除在外;這「看似矛盾」的結論是多麼尖刻又多麼令人難忍啊。(先進神的國,清楚地指出稅吏和娼妓有優先的權利,但並未指明,宗教領袖們究竟許不許進神的國;可是比喻中兩個兒子截然不同的表現,特別是4143節的話,表明這個動詞不光有先後的意思,而且還表示要取而代之。)這個比喻與第2327節的對話之間的聯繫說明,宗教領袖們的失敗不單是因為他們在道德方面或虔誠方面有什麼茍且或不當之舉,而是因為他們作為神的子民的領導者,未能認識耶穌的傳道活動就是神救世的行動並起來歡迎,反之,那些遭厭棄的人們卻熱情地起來響應。這才是他們之所以被排斥在神的國之外的原因。(這裡和第43節批評宗教領袖們的態度時都用了「神的國」,而未用馬太通常愛用的「天國」,恐怕是為了強調他們的態度所針對的是,他們所未能保持的是與的關係。)

   主便解釋這比喻。祂說稅吏和娼妓就好像大兒子,他們沒有假裝要遵從施洗約翰的吩咐,但日後他們中間卻有許多人悔改相信耶穌。宗教領袖就彷彿是小兒子。他們表面承認約翰所傳講的,但卻從沒承認自己有罪,也不相信救主。因此,自滿的宗教領袖要被摒棄於神國的門外,而充滿罪惡的人反倒得以進去。這比喻同樣合用於今天。承認自己有罪的人比偽君子更願意接受福音。

   這個比喻教導我們,應承決不能代替履行,美言決不能代替善行。那說了要去卻沒有去的兒子,具備有一切外表上的禮貌。在他的回答中,他稱他的父親為:『父阿!』表示對他十分地敬重。可是單說不行的禮貌根本就是虛偽的事;真正的禮貌就是順服,樂意並慷慨的給予。另一方面這比喻教導我們,人很容易藉他行事的方式,輕易地破壞了一件善行,他可能在作一件善事的時候缺少謙和,缺少愉快的氣氛。這樣就會把整個事情弄糟。我們在這裏知道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是在於實行,而不是在於承諾;基督徒的標記乃是恩慈與禮貌的順服。

 

心得

   這個比喻談到兩個兄弟,父親對大兒子說,「我兒,你今天到葡萄園裏去作工。」他說,「我不去。」但以後他真正從心底裡面懊悔了。相同地,父親也對小兒子說「我兒,你今天到葡萄園裏去作工。」他說,「我去。」但是他終究沒有去,所以誰才是聽話的孩子呢?就是先說我不去,以後懊悔就去了的那個兒子,他遵行了神的旨意,不是那個口說我去,卻沒有去的兒子。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