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法利賽人出去商議,怎樣就著耶穌的話陷害他』(太二十二:15),法利賽人早就看不慣耶穌基督的作風,他們商議要想用計謀來讓耶穌中計。在馬太和馬可的記錄中,他們指出法利賽人和希律黨人想要陷害耶穌;路加卻更進一步指出,他們窺探耶穌,打發奸細裝作好人,為要在祂的話上得把柄,好將祂交在巡撫的政權之下。因為猶太人的公會不能定人死罪,只有羅馬賦予政權、所指派的巡撫才有權致人於死。在他們三人的記載裡,我們不難發現,原本分道揚鑣的政客,竟然合作要致耶穌於死地。在這裡一共有四群人想害耶穌:法利賽人、希律黨人、文士和祭司長。

希律黨的人首先發難,出題:「耶穌啊,對於納稅你的看法如何~要不要納稅給該撒?」這些希律黨的人他們以為耶穌都沒有納稅,所以把要不要納稅給該撒這件事情,要來耶穌的面前踢館,要挑戰耶穌對於納稅的問題,這是政治上的問題。結果耶穌說什麼呢?『把一個銅板拿過來,上面這個像跟這個號是誰呢?』他們說:「是該撒.」耶穌就說:『該撒的物歸給該撒, 神的物歸給神。』 他們就很稀奇!耶穌怎麼那麼有智慧的回答,很稀奇~"該撒的物歸給該撒, 神的物歸給 神"。希律黨人他們想要抓住耶穌的把柄,結果抓不到!因為耶穌回答得很有智慧。 希律黨人要踢館,結果被打敗了。

希律黨人:是以希律政權為中心的一群批著「宗教的羊皮」,實在是專搞「金權政治」的人     --- 當主張「政教合一」的時候,就有這種人物產生,也因此而腐敗。希律黨的人問:“納稅給凱撒可以不可以?”意思是納稅給凱撒就把耶穌推到成為“猶太人的走狗”、“背叛上帝”。不納稅給凱撒就把耶穌推到成為“羅馬的叛黨,造成兩面不討好的局面。耶穌把納稅的問題反問他們:“這像和這號是誰的?”發問的希律黨人答了納稅的問題:“是凱撒的。”耶穌說:“這樣,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現在,耶穌不是講錢的問題,不是指猶太人要納稅給羅馬,又要奉獻金錢給神。乃是指錢弊上有凱撒的像就歸給凱撒;那麼?誰的身上有神的形象就要歸給神。

納稅給凱撒在猶太人之間是個很敏感的問題。那時猶太人中間流行兩種錢制,繳稅給羅馬政府要用羅馬印制的錢幣;而聖殿的稅和奉獻則不可以用羅馬錢,因為上面有凱撒皇帝的印像和名號,對猶太人而言那是一種偶像的標誌,因而要用猶太錢才可以。耶穌若說可以,百姓便會以祂為叛國賊;若說不可以,他們就可以去向巡撫告發,拘捕耶穌。但是神子豈是那麼容易被陷害?耶穌的回答為普世的人解開了一個很大的難題:“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這兩句話指出人的義務和對神當盡的責任,兩者之間互不衝突。

 

心得

   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耶穌沒有被希律黨人所害,反而指出政治歸政治,宗教歸宗教。那些想要陷害耶穌的人聽到耶穌很有智慧的話語以後,都覺得很稀奇,耶穌的回答那麼恰到好處。我覺得我們為人處事,要是能夠以智慧的言語回答別人,那就世上頭來的智慧教導我們說話。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