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利賽人聽見耶穌堵住了他們的死敵撒都該人的口,便來要求與祂會面,法利賽人認為撒都該人對律法懂得不多,雖然耶穌堵住他們的口,但法利賽人確認為他們可以來反駁耶穌基督。他們有一個發言人是律法師,來叫耶穌說出律法上最大的誡命。有一個人是『律法師』他是熟悉摩西律法的文士,屬法利賽教派。來「要試探耶穌」這一個律法師必定是自認為熟悉律法誡命,想要考問主耶穌,藉此顯明主耶穌的聖經知識不過爾爾,讓祂在群眾面前出糗。如果耶穌在回答時稍有不慎,就可能被人指為否定某些誡命,然後給他加上「廢除律法」的罪名,而對他進行控告(參五17註釋{\LinkToBook:TopicID=144,Name=iv. 耶穌對舊約聖經的態度(五1720})。

精研舊約律法的律法師所公認的律法共有六百一十三條,即相等於十誡所用的希伯來文總字數,其中有二百四十八條是正面的條例,即相等於人體夠造的總數目,以及三百六十五條反面的條例,即相等於一年總日數。律法師這問題的原意,不是在問主耶穌六百一十三條誡命中那一條最大,而是問祂甚麼是判斷誡命大小的原則。就一方面說,律法上的誡命,每一條都很重要,人只要在一條上跌倒,就是犯了眾條(雅二10;太五19);但另一方面,人若能掌握某些條誡命的精髓,推而及之,也就掌握了全般誡命,故有『最大』的說法。從主耶穌在下面的答話,可看出主也同意此種大小分法。

回答這問題的時候,祂沒有提起十條誡命中的任何一條,祂的答案出於誡命之外。祂所提到的經文,出於摩西五經。一處出於申命記,另一處出自利未記。祂先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那人是想知道,使誡命偉大的原則是甚麼。「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它最大,因為是第一;它最大,因為它最基本;它最大,因為它是一切誡命的根基。「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這是」在文法上屬強調的性質。「其次」不是指第二,而且指從第一產生,仍和第一關聯,並非和第一排列的那一些。緊接著祂就宣告說,「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網。」決定那一條誡命最大的原則,乃是要認清那包括一切的基本律法。這是誠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一切其餘的律法都繫於這兩條誡命。

   其次也相仿,和第一相屬,關係密切,是第一的外在表現,「要愛人如己。」後來約翰在他的書信中論到愛,將耶穌基督的偉大哲理闡明。他說,人若說自己愛弟兄,卻任憑他飢餓凍餒,他的愛弟兄是虛謊的。你要愛主你的神,你就要愛人如己。律法的本義乃是愛。十條誡命可分為『對神』和『對人』兩大部分(參出廿3~17)。當時猶太人的禱告文中有一段即用37至39節這段話,一般的猶太人均知道,整個舊約的大道理就是愛神、愛人。「其次也相倣」原文作『第二的是與它相同』,意謂『倣』那必須要顯出的愛。「就是要愛人如己」引自《利未記》第十九章十八節。耶穌再補充說,人的第二個責任是愛人如己我們可仔細思想這幾個字:「愛人如己。」我們當反省有多愛自己,我們的活動有多少是滿足自己的需要和享受?然後便當想想如果我們愛周圍的人,情況會有甚麼不同?仔細思想,然後好好實踐。「愛人如己」不是與生俱來的,是超乎人性的。只有重生的人方能做到,也只有願意讓基督在自己身上作工的人方能實踐出來。

   法利賽人正為耶穌對律法師的答話深感奇怪時,主便向他們提出具爭議的問題:「論到基督,你們的意見如何?他是誰的子孫呢?」大部分法利賽人不信耶穌便是基督;他們仍在等候彌賽亞的來到。所以耶穌沒有這樣問:「你們認為我是誰?」(當然,主的問題包含這個意思)祂不過簡單提出,如果彌賽亞到來,祂會是誰的子孫。他們答的對,彌賽亞是大衛的子孫。主耶穌便引大衛在詩篇一百一十篇1節的話,「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把你仇敵放在你的腳下。』」經文中的第一個「主」字指父神,第二個則指彌賽亞。故此,大衛說彌賽亞是他的主。耶穌發問,「大衛既稱他為主,他怎麼又是大衛的子孫呢?」原來彌賽亞既是大衛的主,也是大衛的子孫──祂是神,又是人。作為神,祂是大衛的主;作為人,祂是大衛的子孫。如果法利賽人有受教的心,他們應當知道耶穌便是彌賽亞──馬利亞血緣所生,大衛的子孫;此外,從祂的言談、行為和處事方式,可見祂便是神的兒子。然而他們卻拒絕承認。他們因耶穌滿有智慧的話語而啞口無言,不再發問試探耶穌。後來,他們採用另一種方式──暴力──來陷害祂。

 

心得

   耶穌回答法利賽人那一條誡命是最大,祂沒有標新立異,卻使用申命記六章五節,另一處出自利未記十九章十八節,祂所提出的兩條誡命,就成為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耶穌提綱挈領指出這兩條誡命就是愛神與愛人的最大誡命。耶穌所回答法利賽人的問題,聖經說:『他們沒有一個人能回答一言。從那日以後,也沒有人敢再問他甚麼』(太二十二:46)。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