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穌宣佈,必有八種災禍臨到那些驕傲自恃、假冒為善的宗教領袖身上。這些災禍不是「咒詛」,不過因主看見他們的結局,心中哀嘆,有感而發吧了。就如「唉!我為你難過!」的感嘆。第一種災是針對他們的頑梗和故步自封。他們拒絕進天國,而且強烈阻礙別人進去。『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二十三:13)。「假冒為善」原文指在舞臺上表演的演員,掛上面具,演活別人的角色;他們在臺上所言所行,並不代表其本身『真我』。很奇怪,宗教領袖往往是積極反對恩典福音的人。他們可以隨意容忍別的事,但卻不能接受救恩這好消息。屬血氣的人不願成為神施恩的對象,也不想神向其他人施恩。

   第二種災禍是責備他們侵吞寡婦的家產,作很長的禱告以掩飾自己的虛偽。到了今天,還有一些異教之徒利用同樣伎倆欺騙年老的寡婦,或無知的信徒,叫他們簽下條文,把財產奉獻給「教會」。這些騙子惺惺作態,他們要受更重的刑罰。『「(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假意作很長的禱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罰。)(有古卷在此有本節)(太二十三:14),「侵吞寡婦的家產」指從無助無告者身上強索金錢,並使她們陷身債務和捆鎖當中。「假意作很長的禱告」指陷別人於困境,但自己卻在外表維持一個虔誠的模樣。

   第三種災是指責他們熱心地誤導人。他們竭盡所能勸人改信,但當那人入了教後,他們卻使他加倍邪惡。這可比作今天熱衷於異端邪教的人。他們甘願叩七百多個門,向人傳揚他們的宗教;但他們的結局卻不堪想像。正如有人曾說:「最多信眾的宗教卻往往成為最易走入歧途的地方。」『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太二十三:15)。因為跟隨這種狂熱的宗教份子入教,只會導致比他們更加熱心於儀文字句,陷在錯誤的信仰中而不能自拔,其結局必要受永遠的刑罰。

   第四,主責備他們詭詐,發表不真實的言論。他們建立了一套理論,以逃避立誓的代價。舉個例,他們教導會眾,說凡指著殿起誓的,就不必付上代價,但指著殿中金子起誓的,就該謹守誓約。他們說指著祭壇上的禮物起的誓具約束力,但祭壇若沒有禮物,指著它起誓便沒有約束力了。所以,他們看金子比神更貴重(殿是神的居所),又看祭壇上的禮物(某種形式的財富)比祭壇更重要。他們看緊物質的事,多於屬靈的事。他們願意得到(禮物),多於願意付出(祭壇是奉獻的地方)。

  耶穌說他們是瞎眼領路的,揭露他們的詭辯。殿裏的金子所以貴重,不過因為它在神的居所裏。禮物因著祭壇才有價值。認為金子價值不菲的人不過是瞎子,因為金子所以有價值,不過因為它是為神的榮耀而用。如果禮物是為屬肉體的動機獻上,便毫無價值了。相反,若奉主的名,或全心奉獻給主,這種奉獻才有永恆的價值。無論法利賽人如何看起誓,神都介入每個誓約。法利賽人必要付上立誓的代價。人不可以特殊的理由逃避要負的責任。誓約具約束力,承諾也必要守著。執著細節以逃避責任根本沒用。

 

心得

   瞎眼的人如何領路呢?他既然需要別人領路,怎能還想帶領別人呢?所以到頭來只會把別人帶到死胡同,或者跌到水溝裡。耶穌是抨擊這些法利賽人就像瞎眼的人,他們看不清楚道路卻會告訴別人怎麼走,這是自己騙自己與騙別人。也就是說耶穌教導我們信仰與行為要合一,不可以說一套作一套。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