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種災是針對沒有真正內涵的形式主義。文士和法利賽人極注重細節,把微不足道的香草獻上十分之一。耶穌不是因他們抓緊拘泥瑣事而責罵他們,而是責備他們冷血無情,沒有行出公義、憐憫和信實。耶穌用了極為恰當的比喻,說他們濾出蠓蟲,卻吞下駱駝。蠓蟲是微細的昆蟲,常常掉進甜酒裏。人們喝酒的時候,把酒從牙齒間啜進肚裏,以濾出蠓蟲。一方面關注微不足道的問題,一方面又囫圇吞下巴勒斯坦地龐大污穢的動物,這豈不天大的諷刺!法利賽人在微小的事情上一絲不拘,但對嚴重的罪行如假冒為善、不忠、殘酷、貪婪,卻視而不見。他們已喪失了比對的觸覺了,這就是耶穌批判法利賽人最嚴重的問題。

  第六種災是關於外表主義。法利賽人苦心經營外在的宗教和道德模樣,他們的心卻充滿了勒索和放蕩。他們應當先洗淨杯盤的裏面,好叫外面也乾淨。換句話說,他們必須藉著悔改和相信洗淨內心。只有這樣,他們的外在行為才得以被接納。我們這個人與我們本身的性格是有區別的。我們喜歡強調自己的性格──想別人看重我們。但神卻強調我們這個人──真正的裏我是如何模樣。祂冀盼我們內裏誠實(詩五一6)。

第七種災也是指斥外表主義。第六種災禍嚴懲貪婪的虛飾,第七種則斥責假冒偽善不法的虛飾。墳墓粉飾過後,猶太人便不會因疏忽而碰著它,避免在禮儀上玷污自己。猶太人若踏在墳墓上,認為會沾染死人的污穢,在宗教禮儀上他就變成不潔淨(參利廿一1;民十九16),因此猶太人把墳墓粉刷成白色,並且在每年的逾越節前,照例刷白郊外的墳墓,用意是讓人易於分辨(特別是在晚上),免得不小心走近,污穢自己(參路十一44)耶穌把文士和法利賽人比作粉飾的墳墓,外表乾淨,內裏污穢不堪。人們以為與這些宗教領袖接觸便會成聖,其實卻沾污了自己,因為這些正是假冒為善和兇惡不義的偽君子。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建造先知的墳,修飾義人的墓,說:“若是我們在我們祖宗的時候,必不和他們同流先知的血”」(太二十三:29、30),「建造先知的墳,修飾義人的墓」指對先知和義人表示尊敬的行為。『先知』指為神說話的人;『義人』指為神殉難的人。最後的災就是指斥所謂尊敬的外衣,內裏包裹謀殺的意念。文士和法利賽人假意尊崇舊約的先知,替他們建造或修築墳墓,在記念碑前奉上花環。發表記念辭時,他們說必不跟隨他們的祖先殺害先知

   耶穌對他們說:「這就是你們自己證明,是殺害先知者的子孫了。」但他們怎樣證明呢?從前文的經節看,他們似乎與殺害先知的父親無關。首先,他們承認他們的祖宗(他們是祖宗的親生後代)流了先知的血。可是耶穌用的子孫是指性格相同的人。祂知道法利賽人雖然粉飾先知的墳墓,但心中卻設計殺害祂。第二,他們為了對去世的先知表示尊敬,便說:「我們只喜歡去世的先知。」由此可見,他們其實是他們祖宗的子孫。我們的主又補充說:「你們去充滿你們祖宗的惡貫罷。」他們的祖宗殺害先知,謀殺罪多不勝數。文士和法利賽人將要殺害主耶穌和祂的跟從者;比他們祖宗的罪更大,而且這可怕的罪將要達到顛峰。

  這時,神的基督發出令人驚愕的嘆息:「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阿,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降世愛人,滿有慈愛的主可以發出這種嚴厲的言辭麼?當然可以,因為真愛必須同樣具備公義和聖潔的特質。一般人認為耶穌是慈悲的改革者,除了愛就不會作其他情感的表現,也沒有脾性。這種講法並不合乎聖經。愛可以堅定不移,但也必須是公正無私的。我們必須謹記,這番責備是針對宗教領袖,而非酒徒和墮落之輩。在這宗教合一運動的年代,一些福音派的基督徒與公認基督十字架的仇敵合作。他們理當效法耶穌的榜樣,同時謹記耶戶對約沙法的一番話:「你豈當幫助惡人,愛那恨惡耶和華的人呢?」(代下一九2

 

心得

   耶穌基督責備法利賽人與文士非常嚴厲,因為他們只會說不會作,他們守住傳統的律法而且是那些細節微小的枝端末節,卻忽略了律法的精神。他們雖然也想尊崇先知,卻不知他們正在迫害那一位最偉大的先知耶穌基督。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