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書之中,馬可與約翰也記載了伯大尼澆香膏的事件。馬可所寫的跟這個故事幾乎完全一樣,但是約翰另外加上一點,說膏耶穌的女人是拉撒路與馬大的妹子馬利亞。路加並沒有提到這個故事,但是他卻提到在法利賽人西門的家裏(路七36-50)澆香膏的故事。但在路加的故事中,那澆香膏在耶穌腳上,又用頭髮去擦拭的女人,是一位聲名狼藉的壞女人。

    那麼,路加的故事是不是跟馬太、馬可、約翰所說的同一個故事?在兩種記錄中,主人都是西門,不過路加說他是法利賽人西門,而馬太與馬可說他是長大痲瘋的西門。約翰根本就沒有提到主人是誰,只不過這件事好像發生在馬大、馬利亞和拉撒路的家中。西門是一個很普通的名字,在新約中至少有十個西門;在約瑟夫記載的歷史中,西門的名字竟有二十個以上。認為路加的故事與其他三本福音中的故事是同一件事,這看法最困難之處,就是在路加的故事中,這女人是聲名狠藉的罪人,而就我們所知,伯大尼的馬利亞是那樣的人。可是馬利亞愛耶穌的熱誠,很可能是由於她曾從極深的墮落中蒙拯求而感恩的結果。總之,路加的故事究竟是不是跟其他的同一的故事,還不確知:我們只能說它作為同一件事情,並不是不可能的。

   耶穌受難在逾越節期間並非巧合;紀念以色列人得救出埃及的日子,正是作出終極救贖行動的最合適的時刻。到第17~30節,逾越節預表意義的重要更清楚的顯示出來。「過兩天是逾越節」的過兩天,可能就是「後天」的意思。「逾越節的正日」是尼散月十四日,以傍晚宰殺羔羊的時候為開始,不過這個詞在整個節期內都沒有準確指明,特別是吃逾越節晚宴的時刻,因為那已經是尼散月十五日了(猶太人計「日」以日落為始)。所以,耶穌說那話的時間可能是尼散月十二或十三日。關於時間的問題在第17節還要涉及。正當耶穌勸勉門徒的時候,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還有文士)聚集在大祭司稱為該亞法的院裏。他們正密謀計策。他們想鬼鬼祟祟地捉拿耶穌,然後殺害祂。他們再三考慮,認為當節的日子行動不是好時機,因為民間可能極力反對殺害祂。以色列的宗教領袖竟然計殺他們的彌賽亞,這是何等令人難以置信的事。他們應當最先認出耶穌,對祂為王。相反,他們卻成了敵對耶穌的先鋒部隊。

   一幅眾生相圖展示在我們眼前:祭司悖逆頑梗,門徒心胸狹隘,猶大勢利不義;然而有一個女人熱切款待耶穌,使耶穌心裏的苦楚稍為減輕。耶穌在伯大尼長大痲瘋的西門家裏,有一個女人走來,把一玉瓶極珍貴的香膏澆在他的頭上。女人不計較她所犧牲的錢財,深深反映她對主耶穌的愛。耶穌便說,她為祂作的,沒有比這更好了。門徒認為女人太枉費了,特別是猶大(約一二45)。他們心想倒不如把錢賙濟窮人

  耶穌指正他們的歪念。她所作的,不但毫不枉費,而且是極美的事。不僅如此,她所作的,正是最合時宜的。救主在世界歷史中,只有這麼一次受膏,而這次受膏,是為祂安葬作的。這女人抓緊靈裏的感動,她所作的事使當時的群眾目瞪口呆,全然震撼。她相信主的預言,知道祂要死,所以必須把握機會,否則便永遠不再有機會。主被埋葬後,那些計劃膏主身軀的女人,因為主的復活,始終未能膏抹主(可一六16)。主耶穌宣佈,她這簡單的愛將永垂不朽:「我實在告訴你們,普天之下,無論在甚麼地方傳這福音,也要述說這女人所行的,作個記念。」任何真心敬拜的表現,都會使天上的院子香氣四溢,而且在主心裏永不磨滅。

 

心得

   馬利亞是因得著主的啟示,才將她一切上好的澆在主的身上;我們必須先有主的啟示,才能用上好的愛來愛祂。伯大尼的馬利亞,在主死之前,抓住機會膏了主;抹大拉的馬利亞,在主死之後,想要去膏主,卻沒得機會(參可十六1~6)。我們愛主、事奉主,必須抓住機會。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