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審判的第三階段在早晨開堂,耶穌在公會面前受審。除非犯人承認有罪,否則案件不能當天判定;必須經過一晚,才可作出裁決,「好讓人們或許會起同情之心」。但今次,宗教領袖似乎急於遏制人們起同情心。由於晚間的審判是不合法的,他們只好早上召集會議,正式判決。

  根據羅馬的法例,猶太領袖無權施行死刑。所以他們把耶穌趕快交給羅馬巡撫彼拉多。雖然他們極為恨惡羅馬人,但卻願意「利用」他們的權力,殺害更是恨惡入骨的耶穌,以滿足一己私慾。反對耶穌的人聯合起來,成為兇猛的敵人。

   彼拉多是這個行省的委派的省長,他是直接向羅馬皇帝負責,而不是向羅馬的議會負責。他至少有二十七歲,這是接受這個官職最起碼的年齡。他必須有相當的經驗,因為有一個升職的制度,從軍隊的宮長開始,直到他有資格升為省長都包括在內。彼拉多必定是一位歷經考驗的兵士與行政管理人。他在公元二十六年出任猶大地區的省長,在任十年,最後奉召離職。彼拉多來到猶大的時候,發現有許多的困難,而且多半是由他自己所造成的。他的大難處是由於他對猶太人毫不同情,而且還輕視他們,把猶太人所奉行的原則,當作是不合理性瘋狂的成見。羅馬人深知猶太人對宗教的狂熱,以及猶太人不可動搖的信仰特徵,他們十分有智慧地用溫和的手腕對付猶太人,但是彼拉多卻狂傲地使用武力。

他一開始接任就有了困難。羅馬的總部設於該撒利亞。羅馬的標誌並不是一面國旗,而在旗桿頂上裝羅馬的鷹,或在位皇帝的像。以往的幾位省長,在進入耶路撒冷城巡視以前,首先移掉旗桿上的應與像,免得觸犯了猶太人恨惡偶像的禁忌。彼拉多卻不肯這樣做,結果遭遇到堅強的反抗,他們頑強的不妥協使彼拉多到最後也不得不被逼讓步,因為根本不可能把全國的人民一齊逮捕或殺害。後來,彼拉多決定耶路撒冷需要改善水的供應,因此建造了一條水道,這本來是智慧的決定,但是他從聖殿的銀庫拿錢來付款。

猶大知道自己犯了罪,賣了無辜之人的血,便把錢交回給祭司長和長老。狡猾的陰謀者幾小時前還熱切與猶大合作,現在卻拒絕再管這事。這就是背叛的代價了。『無辜』意即『無罪』或『不知罪』(參林後五21)。表面看,是主耶穌被定了罪;實際上,是賣主的猶大和猶太人的首領們被神定罪,他們的良心一同見證,主耶穌乃是『無辜之人』,而他們自己是『有罪的』,卻又不願承當罪的後果,所以都不肯接受『那三十塊錢』(3),就是那出賣主的代價(參廿六15)

猶大就後悔,可惜他的後悔並不是向神的,不能引領他得救恩。他為自己的罪惹了禍而慚愧,可是他仍不願認耶穌基督為主和救主。猶大心裏難過,把那銀錢丟在殿裏──只有祭司可進的地方,便去自殺。參照使徒行傳一章18節所述,我們可以推論他在樹上吊頸,繩索或樹枝斷裂,他的身體便仆倒懸崖,肚腹崩裂,所以腸子都流出來了。

祭司長看似「屬靈」,知道銀錢是血價,不可放在庫裏。其實,他們是有罪的,用錢把彌賽亞買到手裏。不過,他們似乎無動於衷,正如主曾說,他們的杯盤外表潔淨,然而裏面卻裝滿了假善、悖逆和殺害人的事。他們用錢買了窯戶的一塊田,是用來埋葬外邦的異鄉人的,卻不知道外邦部族要侵入他們的國土,使他們的街道佈滿血跡。此外,這塊田成為了他們有罪之國的血田

  祭司長無意地應驗了撒迦利亞的預言,用埋葬的錢向戶買田地(亞一一1213)。奇怪的是,撒逝利亞用了「庫」這詞代替「戶」。祭司們躊躇不安,怕把流人血的銀錢放進庫裏。這便應驗了經上的預言──把錢交給戶,換取他的田地。

 

心得

猶大無情無義把耶穌基督賣了三十塊錢,看起來似乎是猶大的主動,而祭司長與長老的配合,但實際上是主耶穌願意交給猶大,『沒有人奪我的命去,是我自己捨的。我有權柄捨了,也有權柄取回來。這是我從我父所受的命令』(約十:18)。如果猶大有真正悔改認罪,耶穌基督一定會赦免他,可惜他只有懊悔而沒有悔改。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