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上」『晚上』的原文是指黃昏逐漸接近日落之時(evening),而安息日是當天(禮拜五)下午六點日落之後,到翌日(禮拜六)下午六點日落為止,故這時仍算是『安息日的前一日』(參可十五42)有一個財主,名叫約瑟,是亞利馬太來的。他也是公會的一分子。按照猶太人的律法,連一個罪犯的屍體也不可整夜懸掛,必須當天埋葬。『他的屍首不可留在木頭上過夜,必要當日將他安葬。』(申廿一22-23)。耶穌的這件事具有雙重的約束,因為在第二天是安息日。按照羅馬的法律,罪犯的親戚可以要求埋葬其屍體,可是如果沒有人提出申請,就把它留在那裏腐爛,直到被野狗吞食。現在,耶穌的親戚沒有一個有可能來要求耶穌的身體,因們他們都是加利利人,他們在耶路撒冷並沒有一座墳墓。因此富有的亞利馬太的約瑟,去見彼拉多要求把耶穌的屍體給他,由他來照顧,並安於在尚未用過的新墓之中。約瑟因為贈給耶穌一座墳墓而揚名百世。

這人沒有贊成公會的議決,把耶穌交給彼拉多(路二三51)。這樣看來,他一直是祕密的門徒。但這時他置生死於道外,大膽地去見彼拉多,要求他批准埋葬他的主。我們可以想像彼拉多是何等的驚訝,猶太人會是何等的惱怒,一個公會成員竟然公開為被釘死的耶穌挺身而出。約瑟埋葬耶穌的身體,其實也同時在經濟上、社會上、信仰上埋葬了自己。他這次的舉動使他與殺害主耶穌的宗教制度永遠分開。這裏特別指明他是個『財主』,藉此證明連主耶穌被埋葬,也應驗了舊約『與財主同葬』的豫言(參賽五十三9)

   向彼拉多求耶穌的身體並沒有什麼異常──倒是猶太宗教領袖們可能反對約瑟的要求,認為他這樣作是「擾亂民心」。那個時期在磐石裡鑿墳墓的現象在耶路撒冷周邊地區(包括一些在聖墓教堂內)仍然可見,有時一個墳墓裡有不止一個室,室壁上各有數個壁龕,可安放多具屍體,不過入口只有一個,很低矮,外面有一個凹槽,可以滾過一塊大石頭擋在墓口,以防動物潛入或竊賊盜墓。一個墳墓並非指剛剛建好的墳墓,而是指從未使用過,亦即所有的壁龕都是空的。馬太提及這點,還提及乾淨的細麻裹屍布(只見於馬太福音),都是為了強調約瑟在處理耶穌屍體時表現出的關切和敬意。約翰福音十九3940還提到極為貴重的香料,更進一步證明約瑟高尚的赤誠之心。

   彼拉多答允他的要求。約瑟衷心地用乾淨細麻布裹好耶穌的身體,在麻布中間放了香料,使耶穌的身體不致腐壞。然後,他把耶穌的身體放在自己的新墳墓裏,就是他鑿在磐石裏的墳墓。墳墓的出口被一塊大石頭封著,那大石狀似磨石,那凹縫也是從磐石鑿出來的。幾百年前,以賽亞曾預言:「……人還使他與惡人同埋;誰知死的時候,與財主同葬。」(賽五三9)祂的仇敵無疑想把祂的身軀投到欣嫩谷,讓屍體被焚燒垃圾的火所毀掉,被豺狼吞吃。然而神的能力高過他們的計謀;祂用約瑟確保耶穌必與財主同葬。

   「那個馬利亞」有謂是指『革羅罷的妻子馬利亞』(參約十九25),但因馬太在前面並未提及她,故更可能是指耶穌的母親馬利亞(參56節);『那個』含有特定專屬的意思。

   逾越節的第一天稱為豫備日,是主被釘的日子。第二天,祭司長和法利賽人都心感不安。他們記得耶穌曾說要復活,於是便跑到彼拉多那裏,要求派人特別看守墳墓。他們宣稱,這樣做是防止他的門徒把祂的身體偷去,然後製造假象,使人以為祂復活了。如果這事真的發生,他們便害怕那後來的迷惑比先前的更厲害了。換句話,對他們來說,關於主復活的消息比祂自稱彌賽亞、是神的兒子,所帶來的後果更不堪設想。彼拉多回答說:「你們有看守的兵,去罷,盡你們所能的,把守妥當。」這句話顯示他可能早準備了一個羅馬兵,替他們看守墳墓。意思可以是:「我答允你們的要求,現在派一個守衛兵給你們。」彼拉多說「盡你們所能的,把守妥當」,這話豈不諷刺?當然,他們盡力把守墳墓。他們封了石頭,看守的士兵把守妥當。仇敵採用了大石頭、封印、兵丁等三層嚴密的措施,來看守主耶穌的身體,唯其如此,就更顯明了祂復活的真實與超絕;如經上所記,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詭計(參林前三19)

 

心得

這位財主亞利馬太的約瑟是一位秘密的信徒,雖然過去沒有表明他自己的身份,卻在耶穌去世以後去向彼拉多求他可以把耶穌安葬,他這次的舉動使他與殺害主耶穌的宗教制度永遠分開。這裏特別指明他是個『財主』,藉此證明連主耶穌被埋葬,也應驗了舊約『與財主同葬』的豫言(參賽五十三9)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