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可福音是四本福音書中最簡短的。但很可能它是最早寫成的,也許是在保羅死前就已寫成,最遲不晚於耶路撒冷被毀。愛任紐(Irenaeus)肯定的說,本書是在保羅和彼得死後寫的。但最近的研究,把它放得早一點,就是主後六十三年以前寫成的。教父們的見證一致同意,本書受到了彼得的影響。事實上,本書可能是彼得在講道中論到有關耶穌的事,由他的朋友馬可所記錄的。這個觀點也得到了最近學術研究的支持。

  馬可福音的主旨,是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的福音。作者的目的是要強調主耶穌僕人的角色,因此他不以家譜作開始,卻立刻記錄救主的公開傳道事奉。這是那位福音的先驅施洗約翰所宣告的。本書的主旨,就是在強調耶穌基督乃是『神的兒子』(參一11;三11;五7;九7;十四61;十五39),所以祂擁有神性,能醫病、趕鬼、行神蹟奇事。

          「耶穌基督」『耶穌』這名表明祂就是耶和華自己來作我們的救主,使我們得著神的救恩;『基督』這名表明祂乃是被神用聖靈所膏(路四18;但九26),分別出來歸於神,作神國度的君王與祭司,來到地上實現神的計劃,完成神的旨意。『耶穌』是祂降卑為人的名字,『基督』是祂被人尊敬的名字;祂是先成為卑微,後得著尊貴(腓二6~11)。「耶穌基督福音的起頭」『耶穌基督福音』有二意:(1)屬於耶穌基督的福音;(2)關乎耶穌基督的福音。

拉基和以賽亞同時預言有一位使者在彌賽亞以先來,呼籲百姓要在道德和屬靈上,預備彌賽亞的來臨(瑪三1;賽四○3)。古時君王出巡時,有一批先遣人員在前呼喝開路,遇道路有坑洞或崎嶇難行時,必先修補使之平坦。「豫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指明施洗約翰的任務就是替主舖路──促使人的心思回轉歸向主,好讓主有平坦的道路能進到人的心中,掌權作王。注意這裏是指『主』的道和『祂』的路,並不是指我們信主之後所要走的『義路』(詩廿三3)施洗約翰應驗了這些預言,他就是「使者……在曠野有人聲喊」的人。他的信息是叫百姓悔改(改變心思,撇棄罪惡),使罪得赦,否則他們便無法接受主。惟有聖潔的百姓才能認識聖潔的神子。

當聽眾悔改,約翰便給他們施洗,作為他們回轉的公開表明。浸禮使他們公開與大部分棄絕主的以色列民分別出來,讓他們與那些預備接受基督的餘眾聯合。本節似乎指出約翰的傳道得到普遍的回應,但事實卻不然。或許群眾有一時的火熱,湧至曠野,要聽那激昂的傳道者,但大多數人沒有真正承認並離棄罪。看事情的發展便可知悉。「猶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這是概括性的講法,『都』字指『許多人』,而非『所有的人』;但我們可以確定,約翰的傳道,已經引起廣大群眾的注意,究其原因,想必是因為他有:1.神的話(路三2)。2.劃時代的信息(3節)。3.獨特的風格和生活見證(6節)。「承認他們的罪」就是承認他們心中離棄神的罪,人所有的罪行都是由於離棄了神。

   約翰是怎樣的人?用今天的話,他是個狂熱者和禁慾主義者。施洗約翰的父親是作祭司的(路一8~13),祭司是在耶路撒冷聖殿中供職,其衣食均需嚴守規定(利八6~9;十12~15);猶太人向來是子承父職,但如今約翰身在曠野,他的穿著和吃食,完全違反祭司的規定,所以他在此不是作祭司,而是作先知,故主耶穌說他就是那應當來的以利亞(太十一14)。注意約翰的裝束,與先知以利亞極為相似(王下一8)他的飲食足夠維持生命與體力,卻談不上奢侈;他是一個為了榮耀的使命──把基督傳揚──而輕看一切的人。或許他可以成為富者;但他選擇了貧窮。他確成為那位無枕首地者最合適的先驅者。這裏我們學會,樸素是所有主僕人的特色。他的信息是主耶穌的超凡。他指出耶穌的能力、個人美德和職事,都比他高。約翰知道自己連給救主解鞋帶也不配──這原是奴隸的卑微服侍。被聖靈充滿的講道,常是高舉主耶穌,謙讓捨己。

   約翰用水施洗,這是外在的表記,卻不能改變人的生命。耶穌用聖靈施洗,這洗把聖靈的能力大大流進生命裏(徒一8),並把所有信徒融入教會──基督的身體裏(林前一二13)。『水浸』是施洗約翰職事的標記;就是將悔改的人埋葬在水裏,終結其舊生命。「祂卻要用聖靈給你們施洗」『靈浸』是耶穌基督職事的標記;就是將悔改且相信主的人浸到聖靈裏,使他們得著神的生命,成為基督的身體──教會(林前十二13;徒二2~4)。

 

心得

   施洗約翰本來是祭司的兒子,他可以成為祭司卻因為有神的呼召到曠野宣講天國近了,他成為耶穌基督的先鋒,他謙卑的說:有一位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彎腰給他解鞋帶也是不配的。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他卻要用聖靈給你們施洗』(可一:78)。這種謙卑的服事是我們效法的榜樣。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