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素來習慣於同時參與聖殿與會堂中的聚會;但是,與祂的聽眾先前所曾聽過的其他任何一位教師不同的是:祂從未引用或依恃任何一位偉大拉比的名字作為祂的教訓之先例。祂的聽眾感到希奇的,不僅是祂教訓的內容,更是在於祂施教態度中所展現的個人權柄。這更是與文士們慎重地探討瑣碎的律法問題形成直接強烈的對比;對於他們而言,耶穌處理律法與傳統的新作法,說起來至少也是傲慢的。安德生恰當地指出:馬可所著重的是在於耶穌施教的程序,雖然他並未詳述祂教訓的內容。

   迦百農位於加利利海的北邊,耶穌曾有一段時期在迦百農居住並傳道(太九1;十一23)。

「進了會堂裏教訓人」『會堂』(Synagogue)是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後才開始有的,因那時在異國已無聖殿,猶太人為著聚集敬拜神並聆聽神的話,會堂乃在各地應運而生。主耶穌開始傳道時,利用會堂裏人多,就在那裏教訓眾人。人們看出這並不是一位普通的教師,祂的話帶著不能推諉的能力,不像文士機械化單調的講論。祂的語句是全能者的箭;祂的教訓抓住人的心、定人的罪,又責備人。文士叫嚷似的,是以訛傳訛的宗教。主耶穌的教訓,沒有不真確的;祂有權宣講祂所作的,因為祂按自己教訓人的原則來生活。每一位教導神話語的人,應當帶著權柄來說話,否則寧可閉口。詩人說:「我因信,所以如此說話。」(詩一一六10)保羅在哥林多後書四章13節附和了這話,他們的信息都具有深厚的說服力。

   耶穌的講道所造成的即時結果,不是和諧,而是分裂與爭鬥,正如祂後來所警告的一樣(太十34)。這樣的爭鬥可能蘊藏在會眾的內心中,卻顯明在被鬼附之人的喊叫聲中。他至少為耶穌的位格和工作作了非出於本意的見證,雖然他出於本能地對於耶穌的潔淨工作感到畏縮,體認到在這裏有一個傳道人,是與他沒有任何相通之處的,因而喊叫說:我們與你有甚麼相干?24節)。這個神蹟發生在迦百農,這是一座驕傲、不信的城巿,與之相較之下,推羅與西頓在審判之日所受的還比較容易(太十一2324)。一個被鬼附之人竟然能夠在會堂裏崇拜,卻沒有任何不協調的感覺,直到他遇見了耶穌,而且他最初顯然根本不願意從他的痛苦中得著釋放;這實在是迦百農的屬靈情境一個特異的詮釋。耶穌的立即反應,是叫這個非出於自願的「鬼附見證人」閉嘴,而且釋放這個人脫離他的夢魘。譯作不要作聲的希臘文,更好的譯法是「住口」。這個字是既強烈又率直,就像我們在現代中文的俗話中所用的「閉嘴」一樣。主要的著重點是在於使鬼魔安靜下來,以維持所謂的「彌賽亞玄機」,玄機主題{\LinkToBook:TopicID=129,Name= A 玄機主題}:耶穌不願接受邪惡的權勢在迫不得已的情形下為祂的神性所作的見證。

   耶穌不會接受鬼魔所作的見證,就算所見證的屬實也不接受。因此,祂吩咐邪靈不要作聲,命令他那人身上出來。看見那人抽瘋,又聽見鬼魔離開那人時恐怖的喊叫,實在叫人害怕。

神蹟引來驚訝。有人能僅以一句命令逐出鬼魔,對眾人來說是新奇而詫異的。他們要問究竟這是否一個新宗派教訓的肇始?神蹟的消息就傳遍了加利利。離開這部分之前,請記得三件事:1.基督首次降臨顯然挑動起鬼魔在地上猛烈的活動。2.基督的能力勝過邪靈,預示了祂最後得勝撒但及他所有的差役。3.神在那裏工作,那裏就有撒但的敵擋。凡要事奉主的,可以預料所走的每步都會遭反對。「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六12

   我們的主一出會堂,便進了西門的家。剛到達,就知道西門的岳母正害熱病。第30節指出,他們馬上就告訴耶穌。他們急不容緩把她的需要告知那醫治者。耶穌不發一言,他的手,扶她起來。她便立刻痊愈了。熱病通常使人疲倦。在這裏,主不僅醫治了熱病,更立刻給她力量去事奉,她就服事他們。梅勒說:凡病因被救回,不論方法平凡或不平凡,都要促使他因那重新得蒙賜予的生命,把自己奉獻在神的工作上。……許多人常歎息沒有機會服侍基督,因為心裏只想著自己喜歡的美麗、堂皇的事奉;同時,又讓基督想他們作的事從手中溜走。真正服侍基督,首先是作好自己日常的本分。

  我們可以注意到在每一個醫治的神蹟,救主都有不同的步驟。這告訴我們,沒有兩個人的悔改是完全一樣的。每個人的經歷必須是個人的。彼得有一位岳母,這顯示守獨身的修士制度在那日並沒有建立起來。這是人的傳統,沒有神的話作根據,只滋生出種種的惡來。

 

心得

   耶穌剛開始出來傳道就醫治被污鬼附著的人,許多人驚訝為何祂有這樣的權柄,是他們覺得跟其他文士有很大區別的地方,文士只是按部就班照著規矩行事,但耶穌卻是能夠讓人真正得到自由,那一位被被鬼附的人曾表示『我們與你有什麼相干』他們的意思是不要耶穌來焦擾他們,耶穌趕鬼是為了人的需要,而不需要為著鬼的需要。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