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迦百農不久……就有許多人聚集,圍著祂所在的房子。風聲傳得很快,人都渴望一睹那位行神蹟的人的風采。神何時施展大能,人就受吸引。他們聚集在門前,救主忠誠地對他們講道。人群的後面,有四個人用臨時擔架抬來一個癱子。人群阻礙癱子來到主耶穌面前的路。引領人到耶穌面前,往往會有阻礙。但信心是靈巧的。這四個抬擔架的人從屋旁的梯階走上房頂,拆了房頂,把癱子縋到屋子裏──大概是中間的園子,把他帶到神的兒子面前。典型的巴勒斯坦房子,乃為平頂,人可以從房外的石階拾級而上。房頂通常是用樹枝編成的蓆子橫排在木梁上支撐著,在其上鋪一層很厚的黏土,經石輪壓過;這種房頂易於拆開。有人把這四位朋友起名為憐憫、協力、創意和堅毅。我們當力求成為一位具備這些特質的朋友。

   現在這四個朋友就是抬那個癱子到屋頂上。挖開了灰泥,而縋下擔架在耶穌的面前,耶穌深深體會這四個人的信心,不畏人堆阻塞而想盡辦法抬他們的朋友到來求醫。耶穌望這個病床上的人說:『小子,你的罪赦了。』

   耶穌他們的信心感動,就對癱子說:「小子,你的罪赦了。」這話似乎有點奇怪。問題是癱瘓,不是罪,對嗎?癱子不能行走乃是外面的症狀,實際上他的裏面有罪乃是他的病因;主在這裏點出罪惡的問題,一語道破一般人生病的癥結所在。對,但耶穌越過病徵,進到病因去。祂不會因醫治身體而忽視靈魂;祂不會為暫時的狀況作補救,卻對那永恆的光景置諸不理。所以祂說,「你的罪赦了。」這是個奇妙的宣告。現在,那人今生在地上的都得免,他不用等到審判的日子,他現在已得到赦罪的確據。凡相信主耶穌的人都可得到這確據。

  有幾個文士馬上曉得這話的重要。他們諳熟聖經道理,知道除了以外,沒有人能赦罪。任何人自稱能赦罪就是自稱是神。到此為止,他們的邏輯都是正確的。可是,他們卻不承認主耶穌是神,而心裏責備祂說了僭妄的話這些文士NIV 譯作「教法師」,較為模糊,但卻正確地界定了他們的身分)是在神學上相當敏銳的人。他們並非迦百農當地的會堂職員,而是一個尋找事實之委員會的成員,這類的委員會已經詳細地盤問過施洗約翰了(約一19;路五17)。他們立刻就看穿了事情的神學根源。當然,除了神之外沒有一人能夠赦罪;耶穌只是一個人,祂怎麼敢宣稱自己擁有這樣的權柄?在耶穌的生平中,這種兩難局面將會一次又一次地重現。如果祂不是神,那麼祂的確是個褻瀆者,因為就如一句古話所說的,祂一定「是神,不然就是瘋子或歹徒」,不可能再有別的解釋了。如果文士們不承認祂,那麼他們就必須定祂的罪。他們當中至少有些人明白這個邏輯(三6),所以他們將會開始冷酷無情地置祂於死地。十字架的道路已經決定好了。

耶穌知道他們的心思,便問他們這引起爭議的問題:「或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行走,那一樣容易呢?」這話證明祂超然的能力。其實,二者一樣容易。但按人來說,二者要行出來同樣不可能。主在這裏並未說『那一樣難呢?』因為在祂並沒有難成的事(耶卅二17)。『赦罪』是權柄的問題,『行走』是能力的問題。權柄和能力都是祂的(啟十二10)在人看,「你的罪赦了,」只是口裏說說而已,誰也看不見神真的赦免了沒有,而叫人「起來...行走」則立即能辨明其果效,故前者較後者容易。

主已經宣告那人的罪赦了。可是,這話生效了沒有?文士不可能看見那人的罪得到赦免,所以他們不信。為了顯出那人的罪果然得了赦免,救主以可見的事給他們證明。祂吩咐那癱子起來,拿起褥子。那人立刻遵從,眾人就都驚奇。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文士雖然看見這最有力的證明,但仍然不信。信心關乎意願,他們是不願意相信。那人起來行走,證明他已得著醫治;而他的得醫治,又證明他的罪已蒙赦免。由此可見,主耶穌確實有赦罪的權柄(徒五31)

 

心得

   癱子的四個朋友是好人做到底,他們不僅把癱子從家裡抬到耶穌在的地方,他們看見人群擁擠到水洩不通,就從樓頂拆卸把癱子垂下,這是要花一點時間與功夫,他們願意為癱子付上這樣的代價,表示他們很愛這一位癱子,耶穌見到他們這樣的信心,就醫治了癱子,叫他拿起褥子回家。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