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創世記二十七:1~29

創世記廿七章一到十節提到以撒因為年紀很大,眼睛昏花不能看見。他好像老以利,眼目昏花看不分明。老以利對他的兩個兒子,常常是驕寵他們。他的眼目昏花看不分明,表示他對事情不能夠分晰得很清楚,以撒這個時候也是一樣,事情分不清楚。這很難讓我們去想像在這一章裏面所提到的以撒,和創世記廿二章那位非常謙卑順服他的父親也順服神的以撒是同一。

個人。當時,亞伯拉罕帶著這一個謙卑順服的兒子到摩利亞山上去,以撒就背著木柴跟著他的父親到摩利亞山。當他父親要把他獻為燔祭時,他完全沒有抗拒地順服他的父親。甚至他的父親要將他活活殺死的當下他還是順服。

但是當我們讀到廿七章時,我們看到以撒已經是一個垂垂老矣的老人。這時他最大的喜好是什麼?就是佳餚美食。因為他要他的大兒子以掃去打獵,然後做成野味給他吃,等到他吃完了野味時要為他祝福。這令我們想到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因為在廿五章裡,神曾經給利百加一個豫言說:那大的要服事小的。相信利百加得到這個預言之後,會對她的丈夫以撒說這個預言。因為這件事情是神直接告訴利百加,而利百加也一定會把這個預言和丈夫分享。但是這個做丈夫的以撒,卻喜愛他的大兒子以掃。

在第五節那裡說:這個做妻子的利百加聽到她的丈夫以撒要為以掃祝福。她聽到了之後很緊張,她覺得不對勁,因為這樣是違背神的旨意的。我們想一想,利百加真的錯了嗎?當然她要小兒子雅各所用的方法是不對的。因為雅各欺騙他的父親。常常有許多聖經學者責備雅各和利百加,可是我們看到在廿五章二十三節那裡有更危險、更不對的事情,就是他的父親以撒要改變神的旨意。所以,這位做母親的當然認為說:奇怪!我從前不是曾經跟他分享過有關神的預言嗎?為什麼他要改變神的指示呢?神的旨意不就是要大的服事小的嗎?為此,她很緊張,因此以人之常情,她當然想盡辦法要來解決這個問題。然而她用的是人的方法,當然有不對的地方。

接著來看十一節到十七節,雅各對他的媽媽說:媽媽!這樣不對啊!因為我的哥哥他渾身是有毛的,但是我的身體,我的手是光滑的,我怎麼能讓我的父親相信呢?這個時候母親說:沒關係,我有辦法。這個做兒子的說:如果父親摸了我光滑的身體,他一定認為我欺騙他,而且他會因此咒詛我。母親說:沒關係,所有的咒詛(如果有咒詛)都歸在我身上。咒詛不會臨到你的身上。我覺得很可惜,許多聖經學者每一次都責備雅各。可是這裡提到:如果有任何的咒詛,都歸在我-利百加身上。研究聖經、教導聖經的人應該明白,如果神的話語有責備他,我們才責備他。如果不是從神的話語來的,我們不需要強行責備雅各。

這時候做母親的就去豫備父親所愛的,作成美味。利百加當然知道以撒喜歡吃的美味是什麼。從前可能是利百加常常豫備美食給他們的父親,但是自從以掃會打獵並且會豫備野味給以撒吃之後,這個作父親的也常常喜歡吃以掃打獵回來作成的野味。我相信這個做母親的理所當然知道怎麼烹調,除了預備美味佳餚以外,她也趕快去豫備以掃最好的衣服讓小兒子穿上;而且也豫備了山羊羔皮來包在雅各的手上和他頸項的光滑處,然後就把豫備好的美味和餅給她的兒子。

當雅各豫備好了美味帶到父親面前時,父親說:你怎麼這麼快就把野味豫備好了呢?這個作兒子的說:因為神給了我最好的一個機會。父親!現在野味在這裡了!這個父親覺得很奇怪,因為聲音聽起來像是雅各的。所以他就對他的兒子說:兒子啊!你來!讓我摸摸你的手。當他摸了雅各的手之後,心裡想:這個手是以掃的手啊!有毛啊!可是怎麼聲音卻是雅各的聲音。在此,我們就知道,原來這個父親已經眼睛昏花不能看見了。也就是說:以撒已經糊里糊塗。難道聲音不一樣,聽不出來是以掃的聲音,他也不能去感覺嗎?但是他心裡又想到那些野味真是好吃,所以他就不再去詳細查究到底是以掃還是雅各。看來看去就是這個父親真的糊塗了。

從這個父親為他兒子祝福的內容來看,大部份都沒有問題,因為這就是按著當時的風俗習慣,當一個做父親的快要離世被神接回天家之前,會為他的兒子祝福。在二十九節說:願多民事奉你,多國跪拜你,願你作你弟兄的主,你母親的兒子,向你跪拜。你母親的兒子指的是誰呢?在以撒的心裡,「母親的兒子」乃是指著雅各啊!雅各要來向以掃跪拜。請注意這一節,很明顯的就跟創世記廿五章廿三節中,神曾經向雅各的母親說做哥哥的要服事做弟弟的預言完全違背了。這個做父親的有私心,因為他愛他的大兒子勝於雅各,他為了佳餚美食,為了野味而祝福他的大兒子。當他祝福的時候,他所想的是以掃。

我們從上面的經文來看,以撒偏心到把神的旨意大的要服事小的完全不顧,是他把神的旨意改變了,而不是雅各欺騙父親的罪,因此我們認為以撒更應該受責備才對。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