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經過的時候,看見亞勒腓的兒子利未,坐在稅關上,就對他說,你跟從我來。他就起來跟從耶穌,倘若這一段的記載與第二章開始那一段在時間和地點有直接聯繫的話,耶穌這時所經過的地方應該是指迦百農。迦百農是希律王安提帕所管之地最重要的一個稅關。從腓力所管之地低加波利一帶的人,經常繞過加利利湖的北部通過這個關口。利未也許就是在這個稅關裏服務的。利未這個名字只有在這裏以及路加福音同一段的經文(路五2732)出現。在同一段的經文中,馬太福音只記載馬太而不提利未(太十一913;路五2732)。然而,馬可在下一章(三1319)所列的十二門徒的名單中,有馬太而沒有利未這個名字。但是,卻有一位「亞勒腓的兒子雅各」(三18)。馬太福音在所列出的十二門徒名單中,倒很清楚地說明馬太是一位稅吏(太十3)。有學者認為馬太和利未實際上是同一個人。正如西門、安得烈、雅各和約翰一樣,耶穌給利未的呼召也是滿有權柄和富有迫切感的。最終使到蒙召者似乎沒有甚麼可以考慮的餘地,毅然地就起來跟從了耶穌

耶穌出到海邊教訓人,看見利未正在收稅銀。我們知道利未就是後來寫第一卷福音書的馬太。他是猶太人,但他的職業卻是很不猶太化,這當然是說他為那被鄙視的羅馬政府收稅款!這等人往往不誠實──其實,他們像娼妓一樣被蔑視,被看作社會上的渣滓。然而,利未有永恆的賞賜,因為當他聽見基督的呼召,便放下一切跟從了耶穌。讓我們都效法他那迅速並無條件的順服。在那一刻,似乎犧牲很大,但在永恆裏卻算不得犧牲。

在希臘原文不易肯定這個筵席是誰擺設的。可能是剛剛跟從了耶穌的利未,也可能是耶穌自己或是其他門徒。路加卻很清楚地說明是利未在自己的裏,為耶穌大擺筵席(路五29)。

又根據路加的記載,這並不是普通的一個簡單聚餐,而是一個大筵席。參加者既多又複雜,包括好些稅吏和罪人。馬可並沒有說明這些所謂罪人是誰。是法利賽人所定的罪人或是眾人公認的罪人?總而言之,當日跟隨耶穌或是與耶穌有一些接觸的人,真可說是「三教九流」或是「販夫走卒」之類的人都有。利未家裏擺設了筵席,要把主耶穌介紹給他的朋友。他大部分的朋友都像他一樣,是稅吏和罪人。耶穌接受了邀請,到他們中間。文士和法利賽人以為找到了祂的把柄。他們不直接到耶穌面前,卻找他門徒,為要破壞他們的信心和忠誠。他們的主怎會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吃喝呢?

   耶穌在答覆法利賽人的指責的時候,並沒有否認那些人是罪人。相反的,他承認這是有病的人。也正因為這些人是有病的所以才用得著醫生。耶穌將自己比喻作這些病人所需要的醫生。這位醫生也正是為了這些病人而道成肉身。我來本不是召義人,這句話的我來,在福音書中有時是指耶穌道成肉身進入世界的使命。這使命的意義在馬可十章四十五節表達得最充分:「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參閱太五17,十34;路七34,十二49)。

  耶穌既然是帶著獻身的使命而來,當然就不會以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喫喝為恥了。但是,耶穌這一種入世的虛己精神與行動,絕對不是一種毫無立場,不負責任,同流合污的社交態度。相反的,這才是真正聖潔和敬虔的生活形態。因為耶穌是藉著這樣的喫喝把醫治帶到人群中去,最終拯救罪人脫離敗壞的生活而進入上帝聖潔和敬虔的國度。這也就是福音,尤其是被社會遺

棄者的福音。

   「你的門徒...」法利賽人一面對主的門徒批評『祂怎樣怎樣』(參16節),一面又對主批評『你的門徒怎樣怎樣』;他們一直在主和祂的門徒之間作挑撥離間、吹毛求疵的工作。古時中東地方的人在婚禮以前,新郎有年輕親友作『陪伴的人』,和他一起飲酒歡鬧,持續數日(有時達一週),然後才起程前往迎娶新娘,那時陪伴的人就要感到寂寞了。施洗約翰的門徒和法利賽人禁食,是個宗教習慣。在舊約,禁食是深深哀嘆的表現,但禁食已失去其原意,成了循例的儀式。他們發現耶穌的門徒不禁食,當他們要求主作出解釋時,他們心中或許有嫉妒和自憐的苦

惱。祂回答時,把祂的門徒跟陪伴新郎之人作比較。祂就是新郎。新郎與他們同在,他們不用表現出悲哀。但日子將到,祂要離開他們,那日他們就要禁食了。

 

心得

   耶穌呼召利未以後又去他的家參加宴席,利未的朋友都是一般所謂的罪人,但耶穌完全不避諱去到他們的中間,祂是為了他們福音的需要而去,耶穌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可二:17)。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