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耶穌的工作,他的親屬到如今也只不過是跟不少人一樣,只是聽見或聽聞而已。單憑聽見而來的消息。普遍上都不太可能與事實相符。耶穌因工作的繁忙所導致的忘餐廢寢,再加上外間不少的謠傳,當然會很容易地引起家屬們對他產生誤會。這些人以為他真是癲狂了!

  拉住他,這一個希臘文字是一個強有力的動詞,在不少地方被譯成「捉拿」或「拘捕」的意思(可六17;十二12;十四144464951)。這也包括敵人「捉拿」耶穌的行動在內。可見耶穌的親屬將這件事看得何等嚴重。親屬們這一種消極的反應和判斷,也正好說明了他們對耶穌原有身分的無知。

  耶穌的家屬對他的誤會看情形真是出於無知。但是從耶路撒冷下來的文士對耶穌趕鬼的解釋,就很難肯定究竟是無知的誤會或是故意對事實的曲解。從耶穌的反應看來,文士的言論很明顯的是惡意的曲解。一般上,從京城耶路撒冷來的文士,都會比其他地方的文士更有社會地位及宗教的權威。這些文士很可能是負有特別任務,被派來監視耶穌的行動。文士這種做法其實也是很自然的。因為猶太人的領袖一般上對任何宗教的運動都非常關注和敏感。耶穌的工作在各處所引起的群眾「騷動」,很自然是他們注目的對象。文士並沒有否認耶穌趕鬼的事實與能力。可是,他們卻很明顯地歪曲事實,指耶穌是被鬼附著,並且是靠著鬼王的能力趕鬼。

  別西卜,是直接音譯希臘文而來的。其實,在希臘文中這個字最少有兩個不同的寫法。就字源的分析來看,這個希臘字很可能是從(別)及(西卜)兩部分組成的。意思就是「土地之神」或「土地之主宰」。在猶太人的觀念中,「撒但」並沒有正式被稱為別西卜。但是從耶穌的辯答中,別西卜很明顯地也就是指撒但了(三23)。

   耶穌指出:『試想想!一個王國內部分裂,那個王國怎能站立得穩呢?一個家庭內鬨,這個家庭怎麼可以支持下去呢?倘若撒但和他的魔鬼內鬨,那麼就是發生內戰了,這件事怎麼可以的呢?』耶穌於是再舉一例去闡述祂的意思:『假若你想向一個強壯的人下手搶掠的話,首先你要把他縛住才好,否則是很難的。』耶穌所要證明的,祂不是與魔鬼結盟;魔鬼的力量被祂擊破了;比魔鬼更強而有力的名已經建立起來;祂已把魔鬼完全征服。鬼別西卜的能力趕鬼。別西卜之名可解作「糞堆蒼蠅之主」或「污穢之主」。這是個嚴重、卑鄙而褻瀆的指控!

   其實,主耶穌所作的正好與他們所說的相反。祂的神蹟表明撒但的垮台,而不是顯出他的本領。這正是救主所說:「沒有人能進壯士家裏,搶奪他的家具;必先捆住那壯士,纔可以搶奪他的家。」撒但是那位壯士;他的是他的領土,他是這世界的神,他的家具是在他支配下的人。耶穌是那捆綁撒但,掠奪他家的人。當基督第二次降臨,撒但要被捆綁,扔在無底坑裏一千年。救主在地上傳道時趕逐污鬼,乃要預告祂最後要全面捆綁魔鬼。所以就只有一個可能的推論;如果耶穌的確趕逐了鬼魔,唯一的原因必然是祂擁有比撒但更強大的能力和權柄;對於任何猶太人而言,這能力如此之大,除了神的能力之外無他(路十一20)。換句話說,這意味著撒但對於罪惡與死亡的權勢已經結束,神已經開始執掌王權──在耶穌從撒但權勢底下買贖出來之人的心中掌權。撒但絕對不能再次得勝而歸;壯士已經被捆綁了,就如這些趕鬼的事蹟所顯示出來的。

   在類似的一段經文中,馬太(十二32),和路加(十二10)還進一步地聲明說,那些說話干犯人子的,還可得赦免。這裏的人子當然是指耶穌自己了。實際上,耶穌在此所說的,不僅是一個應許,最終也是一個具體的實踐。因為當耶穌被釘在十架上的時候,他的確赦免了那些逼害他的人的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路二十三34)。既是這樣,怎麼還會有甚麼永不得赦免的罪呢?耶穌接下去很慎重地提到一件永不得赦免的罪,這就是褻瀆聖靈的罪。

  耶穌為何在這個時候指出褻瀆聖靈這一個永不得赦免的罪呢?這一點顯然跟文士先前對耶穌的指控有直接的關係:因為他們說,他是被污鬼附著的。耶穌趕鬼的工作是他主要的使命之一。他趕鬼的權柄也很早就被眾人承認了(可一27)。對一般公正和不願故意歪曲事實的人來說,耶穌趕鬼的權柄與能力很顯然是來自上帝的。耶穌也確實如此見證(路十一20)。路加福音更清楚地強調聖靈在耶穌身上工作的能力。耶穌趕鬼的能力既然是來自聖靈,文士歪曲事實,說他是被鬼附著,並且靠鬼王趕鬼,無疑是故意將聖靈的工作看為是魔鬼的工作。這豈不是故意干犯或褻瀆聖靈嗎?雖然耶穌並沒有清楚地指控文士已經犯了褻瀆聖靈的罪,因此罪永不得赦。但是,從他那最嚴重的警告看來,文士實際上已經離這可怕的罪不遠了!縱使這樣,耶穌對文士的忠告仍舊可說是帶著極寬厚的赦罪恩典。

 

心得

   穌因著服事忙碌顧不得吃飯,他的家人以為他癲狂了,這實在是他們不瞭解耶穌的心情,耶穌常常一大早就上山禱告,晚上也到深夜還在禱告,因為祂知道祂的時間不多。文士還說祂是靠著鬼王趕鬼,但耶穌回答說:『耶穌叫他們來,用比喻對他們說:「撒但怎能趕出撒但呢?
若一國自相紛爭,那國就站立不住;若一家自相紛爭,那家就站立不住。若撒但自相攻打紛爭,他就站立不住,必要滅亡。沒有人能進壯士家裏,搶奪他的家具;必先捆住那壯士,才可以搶奪他的家』(可三:23~27)。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