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比喻描述神的國起初像芥菜種一樣微小,卻生長成樹或矮樹叢,供飛鳥棲息。神的國從一群小數目的被逼迫者,越發擴展,更被政權接受成為國教。這般生長很驚人,卻不是健康的。很多人口裏遵從王命,卻沒有真正悔改。

   門徒們仍然不明白神作王掌權的觀念,他們似乎都一直不斷期盼著彌賽亞的國度能在他們有生之年建立起來,從雅各和約翰自私的要求(十35),以及門徒們甚至在耶穌復活之後都熱切問耶穌究竟是否要在這個時候建立祂的國度(徒一6),就可以看得出來。國度微不足道的開始,以及緩慢而遍及各處的成長,似乎是過於門徒所能忍耐或明白的,但他們全都非常熟悉的小芥菜種的成長,卻是說明這兩點的上好例證。有人說芥菜種最後長出來的只是一棵大灌木,而不是一棵樹,這乃是避重就輕的論調;重點是:它從一顆微不足道的種子開始成長,直到它遠超過其他類似的植物。讀所有的聖經都必須要有明智的判斷,即使是在閱讀任何其他俗世書籍時,也都得拒絕這種避重就輕的遁詞。

  這裏提到天上的飛鳥32節),其正確的用意不是十分清楚;這句話可能只是要說明芥菜樹的大小,因為小鳥的確可以棲息在這種灌木上,但這未必能道盡其中所有的意思。有些釋經學者認為這是論及教會攙雜的性質,但這似乎是作了過度的解釋,雖然「天上的飛鳥」在聖經中有時候的確有禍害之意。我們最好是從一處舊約經文來解釋它,這是該處經文的引句(但四14)。在那處經文中,枝子上的飛鳥,就像樹下的動物一樣,都是先知所見之異象的「佈景幕」的一部分,只是說明所說之樹的大小與重要性。那些喜歡將「鳥」字解作有害之意的人,必定非常倚重一些經文,如創世記四十19,約瑟向王的膳長解釋他所作的夢,但這些乃是肉食鳥類,正如上下文中特別提及的。至於芥菜樹的大小,有個故事說到一位拉比爬上他園子裏的一棵芥菜樹,但這必定是個例外。

   這是他所記載的第一個自然神蹟。所謂自然者是指暴風浪這一類的現象,是屬於自然界的。耶穌竟然能克服這一種的自然現象,顯明他是大自然的主宰。這一段經文的逼真與生動性甚至使一些懷疑派的學者都承認,它可能是根據目擊者的見證而記述的。這見證者也很可能就是彼得。當那天晚上,耶穌與門徒啟程渡過加利利海,往東岸去。他們沒有作任何事前準備。有別的船和祂同行。忽然起了暴風,波浪險些把船擊沉。耶穌睡在船尾上。門徒一時忙亂,要叫醒了他,責祂不顧他們的安全。耶穌醒了,斥責風和浪,那平靜是完全的。耶穌便三言兩語地責備門徒驚慌而不信。他們被神蹟嚇得目瞪口呆,雖然知道耶穌是誰,但被這位掌管自然界者的能力再次吸引著。

   耶穌和門徒暫時離開了眾人到湖的另一邊去,卻是有別的船和他同行。可見耶穌還是被人緊緊地跟隨著。{\Section:TopicID=240}由於加利利湖的特殊地理環境,湖上突然起暴風浪的現象是常有的。暴風浪所造成的危險與耶穌那安詳的休息姿態,恰好形成了一個戲劇化的強烈對照,真難怪門徒焦急。門徒的喊叫不只是說明了事情的危急,也帶著一些責怪的語氣。馬太在同一段記載中以呼求來取代了責怪:「主阿,救我們,我們喪命喇」(太八25)。路加也沒有這責怪的語氣,只記載說:「門徒來叫醒了他說,夫子,夫子,我們喪命喇。」(路八24)這個神蹟除了見證耶穌是自然的主宰以外,還說明了他的神蹟並不是為了故意彰顯他那超然的力量而施行的。福音書中的神蹟都一致地說明耶穌是為了人的實際需要而行的。靜了罷,這個動詞在原文不僅是命令式的,同時也表示風浪被耶穌斥責以後便平靜下去了。這可以說是門徒的信心一個很大的考驗。今後,耶穌還多次的指出門徒的信心不足之處(七18,八172132,九19)。馬可福音多處記載門徒對耶穌的行動那些驚訝的反應,這一次也不例外。風浪雖然是已經平息了,但是門徒在經過這一場風暴以後,心中仍有不少的餘悸。耶穌治病和趕鬼的神蹟門徒曾多次地經歷過。但是,這一種克服自然現象的神蹟倒是一個絕對新鮮的見證。這到底是誰,不但是門徒這個時候的大問題,也正是馬可福音所要解答的主題。耶穌的言行和他真正的身分是絕對分不開的。

 

心得

   這段經文記載耶穌平靜風和海是祂第一次叫自然界聽命於祂,耶穌不僅會醫治人的病,連自然界也要聽命於祂,可見祂的能力若不是出於神,怎會有這樣的能力呢?門徒『他們就大大地懼怕,彼此說:「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可四:41)。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