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睚魯」當然是舊約聖經中耳熟能詳的一個名字(民三十二41,中譯「睚珥」),意思是「祂(即神)賜亮光」。我們可能樂於見到它用在此處之屬靈適切性,但沒有證據可以顯示馬可是有此意,更遑論他的外邦讀者事實上是對希伯來文一無所知的。有一個不知所措的父親跑往祂那裏,他是個管會堂的人,名叫睚魯。他的小女兒快要死了。耶穌會否去按手在他身上,使他痊癒?管會堂的」是在猶太會堂裏主持崇拜秩序的人,在猶太人中間具有相當高的地位。「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這話顯明他對主的認識不夠,不知道只要主的『一句話』就能治好他的女兒(參太八813)

   當人臨終的時候,全家人即開始大聲哀哭,示意鄰舍知道他們遭受到死亡的打擊。到了墳墓的時候,同樣大聲哀哭,再重複一次。哀悼者緊握死者的身體,暗示靜默的人與他們一齊哀哭。他們接著捶胸;撕扯自己的頭髮;然後扯裂自己的衣服。扯裂衣服的禮節是根據指定的規矩而去做的。當死者蓋土的一刻,就是與親人告別最後的一剎那,哀悼者隨即撕破衣服,直向衣服的中心扯去,必須破裂而露出身體,但只許到肚臍的部位為止。為雙親舉哀的,是從左邊扯開來;為別人而哀悼的,則從右邊扯開來。婦女則在家裏把自己的衣服撕破,但內衣則換轉面而穿著;然後撕破外衣,不讓身體露出來。破裂的衣服必須穿上三十天。頭七日過後,破裂的地方可以略作縫補;但仍清楚看見破裂的舊縫。經過三十天之後,整件衣服才可以從新縫補。

   這時候,僕人帶來了睚魯女兒的死訊,不用勞動先生了。主慈愛地向睚魯保證,就帶著彼得、雅各和約翰往他家裏。他們看見有人在那裏大大的哭泣,這是東方家庭的哀傷表現,有時候還僱用哀號者。耶穌向他們保證說,孩子不是死了,是睡著了,他們就不哭泣,反而輕蔑祂。祂並不畏懼,帶著家人到那毫無動靜的核子身旁,拉著孩子的手,用亞蘭文說:「閨女,我吩咐你起來。」那十二歲的閨女立時起來行走。親屬就大大驚奇,甚至歡喜若狂了。

   睚魯的信心可能不像患血漏的婦人那麼大,但仍然是能夠拯救人的信心。睚魯相信:只要耶穌來按手在女孩子身上,一切就都好了,雖然她可能已經瀕臨死亡。眾人擁擠耶穌,使得行動遲緩、耽延,必定使睚魯非常苦惱,但卻是有其目的的;耶穌回過頭去醫治群眾中的一個婦人,必然更進一步試煉睚魯的耐心,但仍是有其深意的。第35節似乎顯示出這種急不容緩的態度是合理的;經過這麼一陣折騰,痊癒的機會似乎已經消失了,他們說:女孩子死了,所以就不需要再勞動拉比了。但人的盡頭正是神的機會。耶穌曾經顯明為大自然的主,祂在此還必須顯明是生命與死亡的主。這是神性的一個重要證明;因為甚至在罪與死還沒有進入世界以前,祂就創造了生命,所以祂顯明自己是死亡和墳墓的主宰,乃是極為恰當的。而且,這也是祂自己的復活一個重要的初步證據:祂這位曾經為別人征服死亡的主,有一天要親自衝破死亡的鎖鍊。所以,聖經的核心神蹟乃是耶穌的復活,因為它乃是當時與後來所有基督徒經歷的中心事實。這正是復活在福音書中從來都不是無關宏旨的原因,而且,也可以說明馬可福音為甚麼甚至在「較短的」形式中都以復活的宣告結束(十六6),雖然沒有描寫復活後的顯現。

   「大利大古米」是亞蘭文;把主原來的話照錄下來,乃是馬可福音的一個特色。「閨女已經十二歲了」前面所記那女人是患了『十二年』的血漏(參25節),可見這閨女誕生之時,正是那女人開始患血漏之時;因此,我們可以把這兩個人視作一個人完整的事例。它表徵人一生在世上,就因著罪惡而虛耗生命,人雖活著,但在神的眼中看來,乃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弗二1);人惟有藉著相信主耶穌,才得以與祂『大能的手』相聯結,而與祂一同活過來(弗二5),也就是『出死入生』(約五24~25)

 

心得

   耶穌醫治睚魯的女兒也是一波三折,睚魯可是一路跟隨耶穌,雖然路上曾經被那一位患了十二年血漏的婦人耽擱,但是睚魯扔然有信心的靜靜跟著耶穌,表示他是全心全意的信任耶穌可以醫治他的女兒。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