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律王聽到有一位行神蹟者在國中遊歷的消息,就馬上斷言是施洗的約翰從死裏復活了。別人說以利亞先知中的一位,希律卻堅持是他所斬的復活了。施洗約翰曾是神的聲音,希律把那聲音壓制了,現在希律因自己的行為被良心上的劇痛刺透。他會認識犯罪者的路是艱苦的。希律陰鬱地死守著他不安的良心所引起的看法;我所斬的這幾個尖銳的字眼更強調出他的自我折磨。事實上,希律家族的個性確實怪異:冷酷殘暴,又具有宗教狂熱。這個家庭的背景乃是以土買人,而不是以色列人;但希律在希伯崙環繞著亞伯拉罕的墳墓建築了一道巨大的石造圍牆,刻意要表示亞伯拉罕也是他們的祖先。事實上,希律這麼做,出於迷信居多,並非出於由衷的信仰,他對於與耶穌有關之消息的反應清楚說明了這一點。

   「希律王」是大希律(太二1)的四個兒子之一,又名希律安提帕,從主前四年至主後卅九年,統治加利利和比利亞(約但河東南部)。「施洗的約翰從死裏復活了」施洗約翰被關在監裏並被殺的經過,就記在下文十七至廿八節。現在故事回到約翰被處死的時候。施洗約翰曾責備希律與他兄弟腓力的妻子那段不合法的婚姻。約翰大肆抨擊希律的亂倫,因而被囚;希律身為分封王,絕對無法容忍別人在他自己的領土內如此公然批評他;但約翰的抨擊也帶來一個更大的危險,就是希羅底那絕不死心的懷恨。希羅底現在是希律的妻,發怒起誓要報復。但希律尊重約翰是個聖人,便攔阻其妻的戳力。可能希律因為殺害施洗約翰,良心不安,又因為迷信,而懼怕施洗約翰的鬼魂回來向他作祟。

   希律家族的婚姻交錯混亂情狀真是歷史上所罕見的。現在的希律與自己的嫂子結合,便是違犯了猶太人的律法(利十八16;廿21);在體面上和道德上來說,都觸犯了猶太人的宗教律例。由於這次通姦,先由希律存心勾引兄嫂而做成的婚姻,所以施洗約翰便公開斥責希律。一位東方專制的君王,手上操有生殺之權,而約翰竟然敢公開揭露他的罪狀,由此可見他的膽量和正義感了。希律將約翰下在監牢裏,乃是出於他對希羅底的迷戀;所以,甚至是對於伴侶的熱愛也可能使人誤入歧途。就是這種扭曲的價值觀,使得希律的朝臣得以看見他冒冒失失地向一個跳舞的女孩許諾,還自以為是慷慨大方;向錯誤的要求妥協,還自以為是言而有信。在這件事情上,甚至連女兒對於母親的順服都變成了罪惡。

   毫無疑問的,希律的確對這個要求感到憂愁(26節),但他已經落入圈套,而且他自己也知道。使自己受到這種草率許下的諾言束縛,乃是錯誤的;照著去做更是大錯特錯;但若不照著去做,則會在他的貴族面前「有失顏面」,因為他們都已經聽見王的誓言了。所以約翰就這樣孤伶伶地喪命在死海(Dead Sea)邊岸的瑪蓋耳斯堡(Machaerus)的陰暗地牢裏。讀者會很詫異:希律那些無情的朝臣面對盤子上的這一道菜究竟會不會大為震驚(28節);但馬可並未強調道德層面,他只是讓這個悲劇故事自己說話。約翰的門徒滿有愛心地將他的屍首葬在墳墓裏(29節),就這樣結束了他一生的志業。

   根據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考證,「希羅底的女兒」的名字是撒羅米,她此時正值荳蔻年華,舞姿曼妙誘人;她後來嫁給統治北部地區的另一叔祖,就是希律腓力二世(腓力一世的同父異母兄弟)。她的機會終於來臨。在希律的生日筵席上,有當地的名人蒞臨,希羅底吩咐女兒進來跳舞。這使希律歡喜,他應允那女子,就是他國的一半也必給她。受母親唆使,她便要求把施洗約翰的頭,放在盤子裏給她。中了計,便違背自己的意願和良善的判斷,答應了要求。罪在他身上織了網,順服的王受那邪惡的婦人和煽動情慾的舞蹈所累了。約翰忠心的門徒聽見了所發生的事,就把他的屍首領去埋葬,並去告訴耶穌。

心得

   施洗約翰的正義感連希律都對他又敬又恨,他沒有意思要把約翰處死,但是希羅底卻受不了這種公義的審判,因此就假借女兒跳舞時跟希律要了約翰的頭顱,希律不分青紅皂白就把約翰處死讓他心理不安,以為耶穌就是他死裡復活,這種昧著良心害死公義的人,將來會受到審判。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