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群眾吃飽之後,耶穌立刻催門徒先離開,然後遣散眾回家。祂為甚麼要如此做呢?馬可沒有把實情講出來,但約翰福音卻有提示,解釋當時的洶湧群眾有些想策動擁戴耶穌作王。這是耶穌存心要制止的事。當祂在受試探時,已經下了最大的決心棄絕這條途徑;而祂知道有一天,這個念頭又會溜進來的。祂不想自己的門徒感染這個錯誤的彌賽亞觀念,而盲目地攪出革命的運動出來,而當時的加利利可以說是攪革命的溫床,倘耶穌不及時制止,革命的火種,一觸即發,而致不可收拾的局面,那時必定會以悲劇終場的。現在耶穌令門徒先走一步,然後安撫眾,和他們道別。救主不但能供應祂僕人生命所需,也照顧他們的安全。耶穌差遣門徒上渡到湖的西岸去,自己便往山上去禱告。在夜間的黑暗裏,祂看見門徒因不順,搖櫓甚苦,想要幫他們一把,就在海面上走。他們起初甚驚慌,以為是鬼怪,祂就說話堅固他們,並上了船,立時風就住了耶穌打發那些疲勞過度的門徒到更遠的地方去,更顯出耶穌善體人意的慈愛;而祂自己則留下來叫眾人散開,或許是給他們臨別的忠告。然而,甚至在完成這件事之後,祂到山上去,卻不是去休息,而是去禱告;事實上,只因為看見門徒們的船被暴風搖蕩,才使耶穌停止禱告,前去救援他們(48節)。這裏未必是暗示超然的異象,雖然那也不無可能。從耶穌正在禱告的高山上,可以很清楚地看見他們的船,特別是在有月光的夜晚。超自然的因素將會在稍後出現,就是在海面上走49節)。

   門徒們的喊叫只不過是害怕,甚至未必是禱告的呼喊,更遑論是直接向耶穌發出之信心的呼喊了;但那已足以獲得祂即時的回應。神樂意回答我們,並不受到我們貧乏的祈求所限制;有些初步對神的回應,我們自己都嫌不足(九24),卻常令耶穌滿意。

   一如往常,耶穌所彰顯神奇的能力只有令門徒們更為害怕與困惑。所以,耶穌開始進入他們的處境中,卻徒增他們作困獸之爭(參九26,醫治那被鬼附的孩子),不過很快就會平息。米尼爾指出:耶穌回答時所說的是我,可能是刻意使用神的名字(出三14)。這只有增加門徒的敬畏之心,然而它也可以給門徒們一點線索,使他們認識耶穌真正的本性,如果他們心裏尚未剛硬的話(52節)。

   就像前一次在湖面上的暴風一樣(參第四章),耶穌的同在帶給門徒平安與寧靜。但福音書的作者卻說他們沒有從先前餵飽五千人的神蹟學到功課,顯露出他們的懼怕與驚訝。在馬可福音中,甚至是在門徒身上,小信與心硬都是持續出現的兩個罪。心硬乃是缺少屬靈的知覺力,沒有預備好要學習,至終我們只能怪自己;而更嚴重者如文士,最後犯下冒犯聖靈的罪。小信則是不能記住神過去的作為,不能將我們對祂本性的認識應用在目前的問題上。如果早期的基督徒,尤其是居住在像羅馬這些重鎮的,將這些暴風看作是他們必須經受的逼迫,那麼這就是一個必須學習的重要功課了。在這段上下文中,把海面解釋為「淺水」,或者「沙灘」,或者更糟的是把在海面上走這個片語譯作「在湖畔行走」,在解經學上真是荒謬絕頂。而且這些景象根本不會讓這些熟稔的加利利漁夫如此害怕,甚或驚訝。無論我們是否喜歡,馬可都是將它描繪成另一個「自然界的神蹟」,為耶穌的神性作見證(參51節的風就住了)。在福音書中,沒有一個門徒曾經在水面上行走,只有彼得例外,他是在基督直接邀請之下才得以如此(太十四29),而且甚至連他也失敗了。耶穌將某些能力分賜給祂的使徒(如:醫病和趕鬼),但絕非祂的位格──神──中與生俱來的那些能力(所謂之自然界的神蹟)。在伯九8,神自己被描寫為行走在水面上;在創一2,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

   回到湖的西岸,主被有病的人包圍。凡耶穌所到的地方,眾人都將有需要的人用褥子抬到祂那裏。街市變作臨時醫院。他們想只要走近祂摸他的衣裳繸子,凡摸著的人,就都好了。

 

心得

   這一段經文描述耶穌走在海面上,馬太福音十四章有加上彼得要求也跟著在海面上行走,這裡要強調的是門徒經歷了五餅二魚餵養五千人,可是他們遇到風浪就忘記主耶穌會保護他們,耶穌走在海面上是要強調他也能夠讓自然界平靜。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