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利賽人和文士所提出的責難,原是關乎污穢(用俗手吃飯)和潔淨(洗浴)的問題。耶穌先前的一番批判的話,對一般人來說,可能還沒有徹底回答敵對者的責難。接下去的解釋,首先是對眾人說的,後來只是對門徒講解而已。你們要聽我的話,也要明白這句話是強調性的,和耶穌以往講比喻的時候那慎重的語氣一樣(四923)。有不少重要的古卷,包括亞歷山大手抄本,還加上十六節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這一句話。倘若這一句儆誡的話是出自耶穌的口的話,那語氣就顯得更重了。其實,耶穌所用的這一個外面裏面的比喻是很淺顯的。然而,缺乏領悟能力的門徒,卻需要更詳細的解釋。

   耶穌這樣責備他們,似乎暫時叫這些文士啞口無言,但禮儀律法的有效性這個主要的原則仍是個問題。事實上,耶穌的門徒的確是沒有洗手吃飯;所以,如果傳統的律法在這一點上有效的話,他們仍然是受到定罪的。因此,在這一回的論證中,法利賽人雖然狼狽敗下陣來,卻未必代表著門徒們已經無罪開釋了,除非這個口頭遺傳背後的整個原則被推翻掉;而它在這個小比喻中也的確被推翻了。對於早年的許多法利賽人而言,一定會覺得耶穌是個危險人物,因為祂似乎是擁護撒都該人的主張,堅定地拒絕「古人的遺傳」。當然,沒有一個撒都該人會同意這樣的評價;就撒都該人而言,耶穌擁護復活的教義,即成為他們的敵人(十二24。耶穌接著要談論的,實在太重要了,不能單單對文士或法利賽人說,所以在開講之前,祂刻意把群眾一起叫過來,要宣布一個新的原則。

   「從外面進去的,不能污穢人,」『從外面進去的』指食物(參19節);『污穢人』意即『使人成為俗的或不潔的』(參徒十一8),也就是使人不能『分別為聖』(參約十七19)的意思。

    「惟有從裏面出來的,乃能污穢人」『從裏面出來的』指從人心裏發出來的意念、言語和行為(參21~22節)。法利賽人和文士原來是藉『洗手』來談論潔淨不潔淨的問題(參2節),現在主耶穌把問題提升到藉『食物』來談論甚麼是真正的潔淨不潔淨。儀文上的不潔無關緊要,重要的是道德上的不潔。

   門徒為這比喻摸不著頭腦。他們從小受舊約聖經教導,慣常把一些食物如豬肉、兔肉和蝦視為不潔淨,能污穢他們的。耶穌現在清楚指出人不會被所吃的污穢。換言之,這象徵律法時代的終結。心裹來的,才能污穢人:惡念、苟合、偷盜、兇殺、姦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謗讟、驕傲、狂妄。其中還要加上人的傳統。各耳板的傳統等同兇殺。在這誓言打破以前,父母可能已餓死了。

  這段經文的偉大功課之一,是我們必須不住地以神的話試驗一切的教訓和傳統。出於神的就遵行,出於人的就棄絕。有人起初會教導、傳講一套清晰和屬靈的信息,藉以贏取相信聖經的人的接受。及至得到接受之後,他便滲進人的教訓。他的忠實追隨者以為就算他的信息把神的道削弱了,或使其中清楚的意思模糊了,盲從他也沒有大害。就是這樣,文士和法利賽人得權柄,成為神話語的教師。然而他們現在把神話語的含意廢掉。主耶穌要警告眾人,是神的道認可人,不是人認可神的道。試金石必須是:「神的話怎樣說?」耶穌給予法利賽人和文士很嚴厲的批判,也正是因為他們過分重視外表的潔淨,而忽略了內心的污穢,結果將輕與重的原則倒置了。耶穌在未列出人的各種罪惡與罪行之前,首先提到從人心裏所發出的惡念。惡念字在此與羅馬書一22的「思念」都是同一個希臘文。意思是指操縱人一切行動的主腦。一切的惡行都是出於人心中的惡念。外表與內心孰輕孰重就因此不言而喻了。

 

心得

   從口裡進入肚腹的不會污穢人,最多它只會落到茅廁裡,而從口裡出來的會使人污穢,因為是從人的心裡面的惡念出來,『因為從裏面,就是從人心裏,發出惡念、苟合、偷盜、凶殺、姦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謗讟、驕傲、狂妄。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裏面出來,且能污穢人』(可七:21~23)。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