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裏」應該是指革尼撒勒地方(參六53)。「推羅、西頓」位於加利利以北,腓尼基境內(即今黎巴嫩)的地中海港口市鎮,乃被神咒詛之地(參賽廿三章;珥三4)。耶穌的前一個活動是在加利利湖畔,現在祂更進一步退往西北方,到地中海岸的非尼基境內。祂可能是想要有一段休息與預備的時間,因為祂希望能保持行蹤隱密(24節),然而這卻證明是不可能的。當地已經有群眾前來求祂醫治(三8);若能知道他們當中是否有任何人是個外邦人,必定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在前面的事件中,耶穌指出食物都是潔淨的。這裏,祂指出外邦人不再是低等或不潔的。耶穌現在朝西北走往推羅西頓的境內去,這地方也稱為敘利非尼基。祂進了一,希望不為人知,但祂的名聲已先傳遍了,不久人就知道祂在那裏。有一位外邦的婦人到祂腳前,求祂救她被鬼附的小女兒「推羅、西頓」這兩個城鎮,在新約聖經中時常都是隨意連在一起出現(比較三8)。這個故事顯示出,至少該地區的猶太人已經認識耶穌,因為祂在此匿居的地方一定是某個猶太門徒或朋友的家中。路加福音四2526記載耶穌在拿撒勒受人厭棄,就用撒勒法的寡婦為例證,警誡猶太人,福音事工將臨到外邦人。由此可見,耶穌也想到了以利亞的神蹟。我們必須從這個背景來解讀耶穌最初給這個婦人的回答,因為馬可雖然沒有像路加一樣提到撒勒法的寡婦,但是當他記錄這個故事的時候,也會很快聯想到她。這婦人是個希利尼人,也就是外邦人,列王紀上十七9那個撒勒法寡婦幾乎也可以確定是外邦人(參,王上十七12所用的字眼:「我指著永生耶和華你的神起誓」)。聖經並沒有說這裏的這個婦人是個寡婦,但既然沒有提及她的丈夫,她大概也是;而且就像撒勒法的寡婦一樣,乃是她的孩子有極大的需要,促使她來就近神。兩個寡婦從一位特別看顧孤兒寡婦的神得著幫助,乃是極為恰當的(申十18;詩一四六9等)。

   主耶穌主要是往以色列去,表明祂是該國的王;福音也首先傳給以色列家。我們必須看見這點,才能領會祂向這位敘利非尼基婦人所作的。當她求祂趕出那鬼離開他的女兒時,祂似乎要拒絕她。耶穌說要讓兒女們(以色列人)先喫飽,因此不宜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外邦人)。祂這樣回答不是拒絕。祂說:「讓兒女們先喫飽。」這話可能很苛刻,事實上是對她悔改和信心的試驗。那時候祂事奉的對象是猶太人,她作為外邦人,不能對祂或祂的祝福有何要求。她承認這真理嗎?

   這個敘利非尼基族的婦人欣然接受「圈外人」這個卑微的地位,而且顯示出,即使在這種情形下,她仍然為她的女兒求醫治。神為祂兒女所預備的供應是如此豐富,甚至連「圈外人」都可以分享。舊約聖經中有一個偉大的真理是:萬民至終都必因亞伯拉罕,也因以色列而蒙福(創二十二18);而她所宣告的就是這個真理。有些釋經學者企圖避開難題,而說只是比喻之「舞台背景」,因為整個重點是在於,家裏的兒女享用食物,乃是天經地義的;這種解釋雖然正確,但都只有強調那些沒有這種權利,不是「兒女」之人的苦境。在絕大多數的比喻中,的確有些「背景」是不能解釋的,但如此解釋卻忽略了這個明確的陳述:她是個外邦人(26節)。另一個更為膚淺的解釋是把這個醫治當作只是耶穌因著她的機伶感到欣悅而賜下的獎賞;但馬可福音中絲毫沒有暗示這一點。對於耶穌而言,她的回答所流露出來的,不是她的機伶,而是她信心的深度(太十五28)。正如舊約聖經中常見的,今天覺得是句機伶話的,當時具有嚴肅的宗教意義。對於馬可和他的讀者而言,最要緊的是這婦人的女兒真的痊癒了(30節)。她既是一個外邦人,這顯然對馬可時代之教會向外邦人宣教的使命有切身的關聯。

 

心得

   耶穌面對敘利非尼基族的婦人的要求,似乎耶穌說的話不近人情,但事實上是耶穌要考驗這婦人的信心,婦人不畏懼耶穌所說聽起來不順耳的話語,不斷祈求耶穌讓她的女兒得著醫治,耶穌見她的信心如此的大,就說:『因這句話,你回去吧;鬼已經離開你的女兒了。」(可七:27) 。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