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若查看地圖,就知主耶穌的行程,相當的迂迴曲折。祂先往北到西頓,再轉東邊到低加波利的境內,最後往南來到加利利海,就是從前祂趕逐群鬼的格拉森人的地方(參五1~17)。我們的主從地中海岸回到加利利海的東岸,這地方稱為低加波利。這裏發生了一件事,只記載在馬可福音。一些有心的朋友帶著一個耳聾舌結的人,來見耶穌。舌結可能是身體的缺陷,或者他聽不清楚,所以不能說得準確。無論如何,他象徵罪人聽不見神的聲音,因此不能向別人述說神。有解經家認為這個耳聾舌結的人,也是外邦人。

    「耳聾舌結的人」象徵人在屬靈上又聾又啞,既不能聽見神的聲音,又不能讚美神(參賽卅五6),也不能為神說話(參賽五十六10)。耶穌在加利利的名聲到了這個階段是完全不必再加以任何宣揚了。有需要的人都會主動地來到他那裏求助。

   耶穌這一種不太尋常的治病方法,引起了一些學者們的猜測,認為他在這裏是仿效當時一些用法術治病或趕鬼的行醫者的方法。實際上,這一類的猜測並沒有真正的根據。因為耶穌是一位有主權和自由的工作者,他的工作並不需要刻板地遵照任何一些固定不變的公式或程序,雖然讀者不一定會明白他採取不同的做法的動機何在。他帶領病人離開眾人到一邊去的理由似乎是很明顯的:為了使工作不受到外界的干擾。唾沫被用在趕鬼和治病上,不論在古時或現代的民間都是常見的事。耶穌望天嘆息的原因並不明顯。有學者建議說這是在表達他至懇切的禱求或是與惡魔爭戰的感受。這些觀點並非毫無根據。因為這一類的病痛常被認為是跟惡魔捆綁人的工作有關係的。嘆息在原文是一個很強的表達動詞。保羅曾以同樣的一個希臘字來表達宇宙萬物,因為罪的後果,正在經驗歎息勞苦以及在盼望中的基督徒那一種「心裏歎息」(羅八2223)。不但如此,甚至聖靈也「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羅八26)。在林後五24保羅也以這個字來形容人生的「歎息勞苦」。倘若耶穌所感受的真是出於和惡魔的「屬靈交戰」的話,他接下來所說的以法大,就是開了罷!便可以說是勝利的呼聲了。開了解了,實際上有「釋放」的意思,不僅是耳朵開了,舌結解了而已。路加在記載一個被鬼附,腰彎了十八年的女人被耶穌醫治的神蹟時,很清楚地見證那女人的病痛是因為「撒但捆綁」所造成的。耶穌自己形容那女人的獲醫治是「解開他的綁」(路十三16),而路加的「綁」和馬可在這裏的都是同一個希臘字。這個字常用以形容人被鎖鏈的捆綁,包括使徒保羅,被羅馬人的捆綁(徒二十三29,二十六31)。

   那人立即得著正常的聽覺和語言能力。主囑咐眾人不要把這神蹟宣揚,可是他們卻不理會祂的指示。不順服總是無可辯駁的,不論人的理由如何充分。旁觀者都因祂所行的奇事而希奇。他們說:「他所作的事都好,他連聾子也叫他們聽見,啞吧也叫他們說話。」他們不曉得自己所說的話中的真理。他們若生活在各各他救恩的這邊,他們說這話必更有說服力,感受更深。

 

心得

   耶穌能夠醫治各式各樣的病症,不論他有怎樣的疾病,只要他肯誠心誠意的向主祈求,他就一定能夠得著醫治。這一位患了耳聾舌結的人,他聽不到聲音也不會表達,但是他的朋友卻願意帶他到主的面前來,主就醫治了他。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