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末兩段給我們看見訓練十二門徒的高峰。門徒對耶穌有深入而個人的認識,祂才能向他們分享那在祂面前的道路,並召他們跟隨祂,去過一個奉獻犧牲的生活。這段經文帶我們進入門徒訓練的核心,可能是今日基督徒思想和生活上最忽略的部分。

   耶穌和門徒在北面找到獨處的地方。往該撒利亞腓立比途中,祂問到百姓對祂的意見。該撒利亞腓立比是腓力希律王所管之地,處於約旦河之源和黑門山腰上,是一片美好肥沃的土地。這城為腓力自己所建,與撒瑪利亞境內地中海西岸的該撒利亞城完全不同。耶穌在這個時候向門徒詢問有關他自己身分的問題,並非偶然的。普遍上,人以祂是一位偉人──與施洗的約翰、以利亞或別的先知等同。但人的尊榮其實是羞辱。若耶穌不是神,祂就是個騙子、瘋子或傳奇人物,再沒有其他可能了。希律王可能就是代表相信耶穌是施洗的約翰那一些人。耶穌與先知以利亞的認同,也許是受到瑪拉基書四5這一類預言的影響。這些人以為耶穌像以利亞一樣,是為耶和華上帝預備道路的。另外一個理由可能是因為耶穌像以利亞一樣,有施行各種神蹟的大能。難怪當耶穌在十架上呼喊的時候,旁邊站著的人還以為他在呼求以利亞來拯救他(十五3536)。認耶穌為先知的似乎是很普遍(參閱太二十一11;路七16)。其實,耶穌自己也曾經以先知自居(六4)。這些不同的人對耶穌的認識,雖然都有某一些根據或理由,卻不能代表他真正的身分。很值得提起的一點是,到如今還沒有人在懷疑他可能就是救主彌賽亞。這一個觀察是否表示耶穌一直很成功地隱藏著他彌賽亞的身分?主直接問門徒對祂的評價。

   彼得稱祂是基督,就是彌賽亞,或說是那位受膏者。『基督』意即『受膏者』(但九26),這是指主從神所受的職份;神用聖靈膏祂,差祂來地上完成神的使命(參路四18~19)彼得在知識上承認了,但在他生命中發生了一生事,使他現在有深入而個人的確信。生命不再一樣了,彼得不再滿足在自我中心的生活之中。若基督就是彌賽亞,彼得必要全然投身為祂而活。你是基督這一個回答是正確的。然而,這一個表面上是正確的答案,並非表示回答者對這一個絕對重要的名號,有真正的認識,以及它用在耶穌身上的各種涵義。假設彼得真是清楚其中的各種涵義的話,他所做的就絕對不是一個尋常的回答,而是一個信仰的告白。

   耶穌就禁戒他們,不要告訴人。這是因為猶太人對『基督』(即彌賽亞)有錯誤的觀念,認為那要來的彌賽亞是他們民族的救星,要來率領猶太人反抗異族的統治,建立一個純猶太人的太平國度。所以若把『祂是基督』宣揚出去了,對祂的救贖工作不但無益,反而會生亂。

   在原文中是表示一個很重要的轉捩點,可以翻譯成「從今以後他就開始(教訓他們)」。耶穌在以往已經不斷地給予門徒許多的教訓。從現在開始,他將自己必須受許多苦的事,當作是在教訓中一個很重要的主題。

  在新約中是一個很重要的神學觀念(參閱可九11,十三710;路二十四726;約二十9;徒三21;林前十五25、53;林後五10等經文)。必須,這一個觀念是在強調上帝絕對的自由和主權。必須,表示上帝是一位有永恆計畫的歷史主宰。在他看來,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說是意外或偶然的。那就是說,發生在耶穌身上的事,包括他受苦和最終被殺和復活的事,都是在上帝的計畫中被許可的事。但是這一種的信念,絕對不可和一般的命定論或宿命論混為一談。因為一般的命定論是機械式地嘗試解釋人的命運。它並沒有真正去面對上帝的主權和人的自由兩者之間那些極端複雜和微妙的關係。聖經中必須這一個神學觀念,把上帝的主權和人的自由看為是兩極性的(paradoxical)而不是互相矛盾的(contradictory)。當耶穌預言說,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的時候,他無形中也就是表明他願意接受這些苦難。他所提及的苦,實際上已經不是像許多人想像的那麼遙遠或抽象了。法利賽人和希律一黨的人企圖要除滅他的決定,以及施洗約翰的被害這一些可怕的事實,似乎都不斷在提醒耶穌將要受苦的必然性。

  長老,祭司長和文士 幾乎是代表整個猶太人的領導層。耶穌最終受害的事實,也證明了棄絕耶穌的,並非某一小群的人,而是整個猶太教領導層所代表的公會,甚至是全體會眾(十四5365;十五1115)。只有這樣才能真正認清耶穌被猶太人棄絕的全面性。雖然十架是羅馬人的刑法而准許耶穌被釘死在十架上的,也是羅馬的長官。但是,真正「殺」耶穌的可說是整體的猶太人了。

  過三天復活,並非最正確的記載,因為耶穌的復活是在被殺害以後的第三日,正如馬太(十六21)和路加(九22)所記載的,而不是了三天以後。但是,這一個表面看起來不是最正確的記載,反而反映了馬可的見證的真實性和可靠性以及首要性。假使馬可所記載的是初期教會虛構的,或是在其他福音書之後才寫下來的話,這一類的現象也許就不太可能出現或是盡量被避免了。

   「撒但,退我後邊去罷」意指彼得的勸阻乃出自撒但,或與撒但一樣,因此不可在前面擋路。耶穌稱彼得為撒但,表面看起來似乎是太過分或是不太合情理。實際上,只是這樣才能真正表達彼得嘗試阻礙耶穌受苦的這一個舉動的嚴重性。當然,耶穌並非真是指控彼得個人是撒但,只是說彼得這一種意念是來自撒但的,他因此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撒但的代言人。這一種解釋是有神學根據的。因為撒但的工作,從四十晝夜試探耶穌的那一次開始,一直到最後,都是不斷地用各種的途徑和手段嘗試破壞耶穌的工作。最有效和最徹底的破壞工作莫過於阻止耶穌受苦和受害。因為耶穌身為「受苦的僕人」只有通過受難的十架道路,才能完成救世的使命。從這個觀點來看,彼得對耶穌的責備,在本質上與來自撒但的試探是一樣的。

 

心得

   耶穌知道自己要受害受難而死,但是他會三天後復活,耶穌講了這個預言但彼得卻體貼肉體,所以耶穌會叫他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不是要說彼得是撒但,而是斥責彼得後邊的那個邪靈的工作,我們也不能體貼肉體,要學習多聽聖靈的聲音。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