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繼續朝著南面走去,當祂離開加利利之後,便進入猶太的境界。雖然還未來到耶路撒冷,但在逐步的推進,和逐幕的轉變中,祂已迫近最後的大結局了。現在有些法利賽人前來問祂關於離婚的問題,企圖試探祂的態度。他們可能帶著幾個不同的動機。當時人對離婚的見解有不同的意見,這也是拉比們經常熱烈討論的一個倫理律法問題。他們可能真心來請教耶穌;可能藉此而試探祂所持的見解是否正統;可能他們以前已聽過耶穌的理論,因為馬太第五章卅一和卅二節中已記載過耶穌的立論,於是想把握這個機會和耶穌辯論一下結婚和重婚的問題;可能他們想設一個陷阱,把耶穌的回答,轉達給希律,因為希律本身休妻後並且又再結婚;可能他們想耶穌說出和摩西相反的理論,正如耶穌以前所說的,好控告耶穌的思想屬於異端。有一件事是十分肯定的──就是他們所問的題目,並不只限當時拉比學者的範圍,而是當時普通人也經常討論的一個激烈問題。

   太十九112與馬可雖然有許多共同點,卻在這基要的問題上有些不相同的記錄。這點將在較後給予討論{\Section:TopicID=387}那裏,這兩個字很可能是指迦百農(九33)這個地方。在同一段經文中,馬太清楚指明耶穌是「離開加利利來到猶太的境界」(太十九1)。這點與馬可所說基本上很符合;因為迦百農是加利利的一個城市。眾人又聚集到他那裏,這句話表示耶穌沒有公開地在眾人之中活動已經有好一段的時間了。按照馬可記載,耶穌自從往該撒利亞腓立比村莊去的日子到如今,主要是注重給門徒的教導,而不是在眾人之間的工作。馬可在此是強調耶穌照常教訓眾人的工作。馬太卻把重點放在治病那方面(太十九2)。

  休妻或離婚的事,在當日的猶太人中,本來就是富有爭論性的事。在拉比的領袖中,謝麥(Shammai)和希列爾(Hillel)在這個問題上,針對申命記二十四章一節的解釋各持不同的論點。謝麥認為申命記所指那「不合理的事」是指姦淫的罪。希列爾卻將「不合理的事」看成是遠比姦淫輕微的事。法利賽人在這裏問耶穌的動機是為了要試探他。試探,原文有「乘人無防備的時候給予一個突擊」的意思。有學者認為法利賽人在這裏的試探,可能是兩方面的:一、看耶穌在回答中是否與律法本身有衝突;二、希望耶穌在解釋中透露他對希律王重婚這件事(可六17)的立場。最終的目的,可能是在找把柄來指控耶穌。

   他們避開祂的問題,只說出摩西所允的。他人休妻,只要給她寫休書便可以。然而這不是神的美意,這事得允許只因為人的心硬,神的旨意要男人和女人在有生之日在婚姻上聯合。此理要回到神創造兩性的事上。人要離開父母,在婚姻上聯合,他和妻子要成為一。因此,神配合的,不應以人的法令分開。顯然這很難懂,連門徒也不明白。那時候,女人並沒有一個受尊敬或穩妥的地位,她們往往被人輕視。男人若向妻子生氣就可休她,她是求助無門的。許多時候,她只被視為財產的一部分。當門徒向主追問,祂直截了當指出離婚後再婚就是犯姦淫,不論要離婚的是男人或是女人。單從本節看,離婚在任何情況下都是遭禁止的。但在馬太福音十九章9節,主舉出一個例外。一方犯了不道德的罪,另一方就可離婚,也可自由再婚。哥林多前書七章15節也可能是容許離婚,情況是不信的伴侶要遺棄基督徒的配偶。

  肯定地說,整個關於離婚與再婚的題目,實在有不少困難。人們製造出婚姻的糾紛,複雜得要所羅門的智慧才能解決。避免糾紛的最佳方法,乃是避免離婚。在離婚雙方的生命中,會留下了污點和疑問。離婚人士要在地方教會尋求相交,長老們必須在敬畏神的態度下加以審查。每個案子都是獨立的,必須個別處理。

  這段經文說出基督不僅關心婚姻的聖潔,更關心女性的權利。基督教給予女性尊榮的地位,是在別的宗教無法找到的。

 

心得

   在這段經文沒有提到馬太福音十九章9節,主耶穌舉出一個例外,就是有一方沒有忠心,做出對不起另一方的事情時,就可以提出離婚的要求,我是不同意那個觀點的,我覺得耶穌所要強調的是神所配合的人不可以分開,而且起初並不是這樣,不是人想要給妻子休妻就休妻,起初是與妻子兩人合為一體,所以我不贊同離婚或再婚。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