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耶路撒冷的時候到了。對主耶穌來說,這等於客西馬尼的哀痛和苦難、十字架的羞辱和痛苦。這時候,祂的心情究竟怎樣?我們能否從「耶穌在前頭走」這話看出來?祂定意行神的旨意,又完全知道要付上的代價。孤單──祂在門徒前頭,獨身前行;喜樂──在父旨意裏深而穩妥的喜樂,預見將來之榮耀的喜樂,迎娶新婦的喜樂。祂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

  當我們注視祂踏著大步走,在前頭作先鋒,我們也感到希奇。祂是無畏的領袖、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者、我們榮耀的主、神聖之君。歐德曼寫道:我們要停下來,凝視神兒子的臉和形象,祂正邁步前往十字架!我們跟隨祂,豈不悟通一種新的英雄氣質?我們看見祂何等願意為我們死,豈不領悟一種新穎的愛?我們豈不為那死的意義和奧祕而覺得驚奇?隨行的人也害怕,他們知道那些耶路撒冷的宗教領袖要竭力把祂置於死地。

   最令人心痛的,甚至不是以色列拒絕他們的彌賽亞,而是這次預言中所補充的:以色列棄絕他的彌賽亞時,竟然將祂交給外邦人、圈外人。棄絕與恨惡,莫此為甚;但這就是通往十字架的道路。可能提及這一點的另一處經文則見使徒行傳二23,那裏用的是「無法之人」(即外邦人)。最後這次受難預言的細節之所以能夠保存下來,可能是彼得傳統的另一片斷。對於這位曾經否認主的人,主的忍耐受苦當然會給他留下不可抹滅的印象(彼前二23);而馬可提及:當耶穌受難時,使徒當中就只有彼得在場(十四54)。當彼得看見耶穌所受的戲弄、唾棄,與鞭打,這次受難預言的細節必然歷歷在目。若是如此,那最後的應許──過了三天,祂要復活──在耶穌受死與復活之間的幽暗日子中竟然好像完全被所有門徒遺忘,這是頗為奇怪的。

   雖然門徒們可能不明白受難預言的意義,然而耶穌的態度中有某個因素已經使他們深信,建立祂的國的日子近了。或許就是這一點叫他們分外希奇或震驚(十32)。但十二個門徒當中至少有兩個人迅速從中取利。然而諷刺的是:這兩個「雷子」的請求雖然是不當的,但它至少表明他們相信耶穌有建立祂的國度的能力。所以耶穌溫和地對待他們,遠比那十個門徒更為溫和,正如我們從下面第41節可以看見的。在這麼一個時刻,耶穌念念不忘的是擺在祂面前的、在耶路撒冷將要遭遇的一切事情,而跟隨祂的人竟然如此自私可鄙,必然深深刺痛耶穌的心,正如他們早先爭論他們當中誰為大一樣(九34)。他們要求耶穌將顯要的地位賜給他們,好像這是祂的恩典的一張空白支票。然而,一個有智慧的君王一定會為這種空幻的承諾加上上限;就如狡猾的希律對給他跳舞之女郎的承諾,也有個限制:「我國的一半」(六23),雖然這是一個傳統的片語(參:斯五3)。毫無疑問的,他們一定會如此解釋耶穌回答時所提出的問題,將之視為自然的保證,而非屬靈的洞察力。一如往昔,耶穌首先讓這兩兄弟說出他們所企求的目標,以暴露他們自己的屬靈深度或膚淺;因為我們受審判乃是根據我們的目標,而不是我們的成就。在下面的第38節,耶穌將要向他們指出:他們一旦明白自己的請求的真實意義,必然會抑止自己提出這個請求。

   雅各、約翰進前來,提出一個高尚但不合時的請求。高尚,因為他們想親近基督;但那不是適當時間為自己謀大事。他們表示相信耶穌會建立祂的國,但他們也應該想念祂迫切的情緒。耶穌問他們祂所喝的,就是祂所受的苦;又能否受祂的,就是祂的死。他們宣稱夠,主也指出他們說的對。他們要為對祂忠心而受苦,至少雅各就要殉道了(徒一二2)。祂解釋說國度裏的尊榮地位,不是任意賜予的,乃是要賺取的。當謹記進入國度是本乎恩也因信,但國度裏的地位取決於我們對基督的盡忠。「那十個門徒聽見,就惱怒雅各、約翰」,這就證明十二個門徒沒有一個例外,彼此爭論誰為大(參九34),互不相讓,竟至嫉妒、惱怒。

 

心得

   這是耶穌第三次預言受難,但如果我們將耶穌從變像山上下來的路上,私下對那三個門徒所說的話也算在內,這就是第四次。這第三次是最詳盡的警告;但從馬可福音後來所記的事件看來,門徒顯然還是無法明白,如前所述,這可能是因為它論及耶穌的復活。他們若不能明白這一點,那就更沒有線索明白其他的難解之謎了。

   可是他們還是繼續爭吵誰要坐大位,顯然主耶穌的復活他們不明白,門徒在乎耶穌登基的時候,他們的位置與排行要如何安排,這些表示他們不明白主耶穌要為他們受難。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