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與十二章記載了耶穌在耶路撒冷的日子。馬可栩栩如生地敘述了耶穌昂然進城,這件事留給使徒群體不可磨滅之深刻印象,這一點從三卷對觀福音與約翰福音(約十二1219)都有記載此事足見一斑140。彌賽亞得勝進入祂的京城,是舊約聖經許多預言的應驗;這件事至少沒有任何一點會叫門徒們困惑。但在這之前,那兩個門徒的使命依然是信心的使命,因為他們乃是信靠、順服他們主的話而進入無法預知的處境。雖然這一個事件的彌賽亞含義是明顯的,馬可的見證卻比其他兩部福音書含蓄。馬可以較平淡的描述來結束這可能成為很戲劇化的一幕。這一種生動但不加以渲染的資料,極可能是來自使徒彼得的見證。

 

   這裏是最後七日記載的開始。耶穌在橄欖山的東面斜坡,接近伯法其(未熟的無花果之家)和伯大尼(貧乏、卑微、苦楚之家)的地方停下來。橄欖山位於聖城的東部,山高八百公尺,基於某一些舊約經文(如結十一23;亞十四4等)有些學者認為到了耶穌的時代,猶太人已經很普遍地相信這山與彌賽亞的來臨有密切的關係。也有學者對這一類學術性的推測感到懷疑。經文並沒有清楚說明耶穌打發兩個門徒去村子竟是哪一個,伯法其或伯大尼都可能。耶穌對驢駒所在地的認識,可能是一種超然的知識,也可能是事先安排的結果。祂向猶太百姓公開承認自己是彌賽亞君王的時候到了。祂會應驗撒迦利亞的預言(亞九9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謙和和地騎著驢,就是騎著驢的駒子』),騎在驢駒上。於是祂打發兩個門徒從伯大尼進伯法其。祂憑著全知和全能,吩咐他們去牽一隻拴住、沒有人騎過的驢駒來。若遇上人詰難,就答說:「主要用他。」人們從這段記載裏看見主的全知,便不得不說:「這不是現代主義的基督,卻是歷史和屬天的基督。」在這兩個例子中,門徒被耶穌打發去見的人,大家都公認他們必然早就已經是主的朋友或跟隨者了;不然,耶穌藉著門徒所說的話,在這些人耳中必然不知所云。但是在這兩件事上,耶穌向門徒描述的實際環境,仍然需要有先知式的先見,舊約時代的先知有時也擁有這類的恩賜(參:撒上十16)。我們在此所讀到的,當然也有可能不是先知式之先見例子,只是事前安排的證明;有些學者的確持有這種觀點,它也的確可以適合於這段經文,但可能性似乎不太大。

 

   雖然那驢駒未曾被騎過,但沒有妨礙牠載主進耶路撒冷。主騎著驢駒進城,踏在衣服和棕櫚樹枝鋪成的地毯上,祂耳中聽到人群的歡呼聲。最少在這段時間,祂被承認為王。『樹枝』指滿帶嫩葉的樹枝;古時猶太人在迎接君王時,用樹葉、嫩枝、蘆葦和草類等鋪在路上,猶如一層地毯,可供人行走或躺臥其上。『和散那(和散那原有求救的意思在此乃是稱頌的話),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和散那」是『求你立刻拯救』(參詩一百十八15)的意思,但亦可轉用作稱頌的話,含有『你有大能,惟你是配』之意。群眾如此向祂歡呼稱頌,乃以為耶穌就是他們民族的救星,來此作王,率領猶太人反抗羅國帝國的統治,建立彌賽亞國。「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這個頌詞原是向朝聖者祝福的話(參詩一百十八26),群眾在此既將這話和稱頌彌賽亞的話並提,因此『奉主名來的』就是指那要來的彌賽亞,也就是這位出現在他們眼前的耶穌。

 

   耶穌就這樣地在眾人前行後隨的擁戴下,進了聖城耶路撒冷。馬可在此只是記載耶穌入了聖殿,並對周圍的事物作了一些觀察而已。馬太和路加並未記載耶穌當晚出城與門徒住宿在伯大尼的事。路加較後卻有記述說,耶穌在進了耶路撒冷以後,「每日在殿裏教訓人,每夜出城在一座山,名叫橄欖山住宿」(路二十一37)。

 

 

 

心得

 

   耶穌吩咐兩位門徒進村子裡去,看見了一匹驢駒就把牠牽過來,如果有人問說,為什麼做這事,你們就說主要用他。有人解釋耶穌早已安排好人,那只是一個暗號。我不認為耶穌早已安排好,而是耶穌有先知的恩賜,知道那一匹驢子的主人會答應他們。耶穌進城時,有許多人喊著說:『和散那(和散那:原有求救的意思,在此乃是稱頌的話)!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可十一:9)。猶太人迎接耶穌好像迎接和平的君王,也好像迎接彌賽亞一樣。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