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十五36-十六40

參考經文: 林後十一9;加四13,14;西四14;腓四10-18

對於一位歷史上最偉大的宣教師來說,讓世人分享他信仰的經歷,是他生命中的第一要務。從耶路撒冷的會議回來之後,保羅迫不及待地帶著火熱的心再度踏入外邦人的世界,他要奉基督的名,向羅馬帝國發動心靈革命,保羅第二次旅行佈道全程超過數千公里,是宣教史上史無前例的

   本段經文中,我們終於來到特羅亞,這事本身具有歷史的趣味。特羅亞位於海岸線上,從這海岸線一直延伸上去,就到了歐洲大陸;歷史上有名的古戰場特洛伊(Troy)即位於歐亞兩洲之間。前往歐洲傳道,原本不在保羅的計劃中,但顯然早已在聖靈的心意中。保羅離開安提阿,踏上第二次旅程時,心中毫無意圖要去歐洲。本段最後說,「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以為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裏的人聽。」「以為」一詞充滿興趣和價值,它顯明了這個過程的最終結果。保羅最初計劃這次旅行時,目的是要重訪他已建立的各教會。他在特羅亞意外地見了異象,聽到新的呼召,看見新的門打開,更廣大的工場展現在他眼前,新的工作機會擺在前面,他相信這一切都是出於主的心意。在漫漫旅途上,保羅找了一位得力助手西拉,因為他拒絕帶曾經中途退出的馬可同行,而與巴拿巴分手。後來提摩太在路司得加入,路加則在特羅亞加入。

   首先保羅去探望第一次旅行佈道時,在加拉太省南部建立的教會。然後經過呂弗家和加拉太北部,因為聖靈的禁止,和耶穌的靈不許,保羅直接往特羅亞去,那是小亞細亞最靠近歐洲的古城,在此保羅看見並且聽見了那著名的馬其頓異象和呼聲。這時路加加入了這個佈道團,他是主賜給保羅的恩典,好一路診治照顧保羅的痼疾。(歌四14;加四13,14)

   每西亞的大海港,是馬其頓來亞細亞的登陸港,有定期船隻航行歐亞兩洲,是典型的希臘城市。為亞歷山大大帝部將雅提高流(Antigonus)所建造,原名雅提高流特羅亞,於主前三百年改名為亞歷山大特羅亞,主前一百三十年為羅馬佔領,之後成為羅馬帝國軍事大道,控制了黑海進入地中海的咽喉。在特羅亞的異象中,馬其頓人求保羅到馬其頓去幫助他們。路加在使徒行傳中經常提到「異象」,如:91012 ; 103 17 ; 189 ; 2217等,舊約將異象與律法相提並論如:「沒有上帝的引導,人民就放蕩無羈;遵守上帝法律的人多麼有福!」(箴2918)保羅在此受聖靈的特別引導,應馬其頓的呼聲,轉往歐洲開拓教會,這表示上帝主導整個佈道的工作。

   保羅一行人渡海來到歐洲的第一站腓立比,在此遇見賣紫色布的呂底亞,並且醫治一位被鬼所附的使女。因為推雅推喇的水質和特殊的草根對染布有特別的功效,所以染織業是該城的重要工業。紫色布疋是當時羅馬貴族衣服所用的名貴材料,呂底亞以賣紫色布疋為生,其本身即擁有相當的財富。「素來敬拜上帝」表示她是一個信仰猶太教(proselyte)的婦人。按呂底亞為腓立比第一位信徒,保羅等人住她家,接受呂底亞的盛情款待。為何在腓立比書,保羅沒提到呂底亞?反倒提起友阿爹和循都基,學指認為其中一人可能是呂底亞,也可能她已回了天家。腓立比教會和保羅的關係親密,保羅想到腓立比教會時就感謝神,且歡喜地為他們祈求(腓134),在傳福音的事工上,腓立比教會向來支持保羅(腓410),而保羅也只接受該教會的經濟支援(腓41516),按他的說法,腓立比是他的喜樂,他的冠冕(腓41),即使保羅在牢獄中,寫給他們的信(腓立比書)仍是充滿喜樂。推雅推喇(Thyatira)每西亞是軍事要地,見啟2:18-29保羅和西拉因此被下在監牢裏,但卻使禁卒悔改信了基督。何等奇妙!雖然逼迫苦難伴隨著這群福音使者,但神的大能和恩典也透過他釋放出去。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