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利賽人和希律黨的人,實際上很早就合謀要陷害耶穌了(三6)。雖然在不少的宗教和政治觀點上,這兩派的人是分歧的,但在謀害耶穌這件事上他們卻目標一致。敵對耶穌者,既然在各種情況之下,都找不到宗教的把柄控告耶穌,如今只好嘗試用一個在當時是極端敏感以及滿有政治色彩的問題來陷害耶穌。他們虛偽的做法很清楚地流露在開場白的那一些完全是不必要的客套話中。

   法利賽人和希律黨的人本為死敵,現在因對救主有共同的憎恨而聯成一線。他們拼命誘使祂說出可被他們用作把柄控告的話,故此他們問祂納稅給羅馬政府可以不可以。猶太人鮮有歡喜外邦人統治的。法利賽人充滿憤恨,希律黨的人則採取較寬容的態度。若耶穌公然贊同向該撒納稅,就會叫許多猶太人疏遠祂;若祂說話開罪該撒,他們便馬上通知羅馬當權者以叛國罪捉拿、審判祂。

   這樣的假意或演戲,並沒有使祂上當,而且祂也沒有向他們隱瞞實情。神的兒子必然會極其不屑這類裝模作樣的人;祂對這些教法師與法利賽人所提出之最強烈的指控,就是他們全然是不真實的(七6)。所以,耶穌從一開頭就知道他們的騙術。雖然發問者那一些客套話是虛假的,耶穌一貫的作風的確是像他們所講的一樣,「不徇情面」以及「不看人的外貌」。耶穌因此在回答中直接地撕掉他們的假面具,揭發他們試探他的不良意圖。法利賽人所提出的問題本身,雖然充滿濃厚的政治色彩,耶穌卻從政治的後面,去尋找最基本的信仰以及神學原則來解答這難題。那就是,上帝該撒是兩個基本上不同的國度問題。

   耶穌在此所要求察看的銀錢無疑是指當時市面上流通的羅馬錢幣。這種銀錢的正面鑄有當時羅馬皇帝該撒提比留頭戴桂冠的人頭像。在銀錢的反面,卻是提比留的母親利維亞的像。銀錢的上面,還由簡體拉丁文,刻有下面這一個充滿著羅馬宗教神話以及政治意義和色彩的稱號:神聖的大祭司亞古士督的兒子,該撒提比留。這種觀念以及它所支持的敬拜羅馬皇帝為神的宗教,是虔誠的猶太人在良心上永遠不能接受的。耶穌對這一切的宗教和政治背景都有很明確的認識。在回答中耶穌毫不猶疑地承認羅馬皇帝該撒在人的國度中的地位。

   羅馬的國度既然是屬於該撒的,銀錢也是他所鑄造的。羅馬的錢幣既然是該撒的物,以該撒的物來納稅是理所當然的。然而,這並不表示耶穌是支持羅馬政權當時所施行的一切納稅制度。更重要的是當耶穌承認該撒的政治地位的時候,他無形中也接受了該撒權柄的最終根源。那就是,上帝自己。這是一個絕對基要的信念。當耶穌在受羅馬的巡撫彼拉多審問的時候,他很肯定地表達了這個信念:「彼拉多說,你不對我說話麼,你豈不知我有權柄釋放你,也有權柄把你釘十字架麼。耶穌回答說,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約十九1011)使徒保羅對羅馬政權的看法,可說是與耶穌這個觀念基本上相符。對耶穌來說,上帝的權柄雖然是人間政權的根源,它在本質上卻是跟一切人的權柄不同的。既然如此,上帝的物當歸給上帝。那就是說,人絕對不能私下奪取或侵犯上帝的權柄。耶穌對法利賽人的回答,最終不僅令問者感到希奇,也帶給人極大的挑戰,因為耶穌的回答,要求人尊重兩個國度的不同地位以及這兩者之間那一種既密切又微妙的關係,尤其是兩者之間那不可避免的緊張及矛盾。

 

心得

   該不該納稅給該撒是一些法利賽人與希律黨的人想要來陷害耶穌的一個伎倆,耶穌非常有智慧沒有直接回答,卻回答說:『耶穌說:「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他們就很希奇他』(可十二:17)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