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文士來,聽見他們辯論,曉得耶穌回答的好,就問他說:『誡命中那是第一要緊的呢?』」誡命中何為最大的問題,或許是發自真心。頭一個問耶穌的人似乎是個法利賽人或希律黨人(13節及下),第二個人則是撒都該人(18節及下)。馬可只告訴我們第三個問耶穌的人是個文士;但從他贊同耶穌方才的答覆看來,這大概是一個法利賽人的舉動。當然,在這三個質問者當中,這個文士是最誠實的,也只有他得到耶穌的稱讚。從第28節看來,他似乎已經察覺耶穌給撒都該人的答覆所具有的神學力量;而且從他在第32節所說的話看來,耶穌在此給他的回答甚至對他造成更深的衝擊。後來在基督教會裏面,並不是沒有「基督徒──法利賽人」(徒十五5),但早期教會「猶太化者」顯示出這種曖昧的立場潛存的危險。「...甚麼是所有誡命的第一條(或首要的)呢?」精研舊約律法的文士所公認的律法共有六百一十三條,即相等於十誡所用的希伯來文總字數,其中有二百四十八條是正面的條例,即相等於人體構造的總數目,以及三百六十五條反面的條例,即相等於一年總日數。

   「以色列阿...」主耶穌在此所引用的聖經出自申命記六章四至五節,通稱『示瑪』(Shema)經文,敬虔的猶太人每天早晚都念誦它,故被視為猶太人的信仰告白。耶穌在回答的時候,先引用舊約申命記六4以色列啊,你要聽,主我們的上帝,是獨一的主。申命記這一節經文是馬太及路加沒有引用的。耶穌在接下去所引用的一節經文是取自申命記六5。經文要求以色列對上帝應當表達至深及至完整的愛。這並非一種以色列對上帝的人間情感性質的愛。而是在聖經中人向上帝完全的委身以及毫無保留的愛。這兩節經文是整個以色列的基要信條「謝默」(Shema)的其中一部分。以色列的基要信條包括申命記六49;十一1321;民十五3741;是虔誠的以色列人每日必須唸讀的聖經。馬可在這裏所引用的字句,基本上很接近七十士的希臘譯本。值得一提的是,在希伯來原文中的字──盡字──在馬可的希臘文是以──盡,盡──兩個字來取代。不但如此,馬可也以另外一個字──盡力來表達七十士譯本中原有的字。

   就文士所問的問題來說,耶穌實際上已經給了他一個很清楚的回答了。因為文士的問題是關於第一要緊的誡命而已。然而,耶穌卻繼續下去告訴他第二要緊的誡命是甚麼:要愛人如己。這經文是引自利未記十九18。耶穌這樣的做法是意義深長的。因為他清楚地知道,在他那一個時代的以色列人,包括猶太教的領袖們,在實際的生活中往往沒有真正與他們的信仰取得一致。所謂愛上帝這一項基要的信條,很可能只是一個空洞而沒有內容的抽象宗教觀念或教條而已。這樣一來,所謂第二要緊的誡命,即愛人如己這一條,無形中成為第一要緊的誡命的實際考驗。正如使徒約翰所說的:「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人若說,我愛上帝,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上帝。愛上帝的,也當愛弟兄,這是我們從上帝所受的命令」(約壹四1921)。中文本那一個愛人字。按希臘原文的用字來說,是「鄰居」或「鄰舍」的意思(參閱路加十29)。所謂鄰舍,在利未記不僅是指以色列人,也包括與以色列人「同居的外人」(利十九34)。但是,到了耶穌的時代,鄰舍的範圍反而被猶太人縮小了。結果變成了一個很狹隘的種族和宗教觀念,只包括猶太人以及完全加入猶太教的外邦人。耶穌在此對鄰舍的觀念卻是很廣義地包括所有的人。這一點路加福音所記載的「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中表達得很清楚。使到這比喻富有極大的挑戰性。

   這位律法師斟酌並評估了耶穌所作的回答;但叫他希奇,也令旁觀之人張皇失措的是:他竟然發現,正當他在回答的時候,耶穌也正在評估他。當人類膽敢坐在審判席上判斷基督的宣稱,他們反倒發現耶穌也正坐在審判席上判斷他們;他們站著接受定罪或被稱義,皆憑他們對祂的態度而定。在這件事之後,再沒有人敢問耶穌任何問題,也就不足為奇了。聖經中從未告訴我們,這位離國度如此近的文士是否進到國度裏面;但我們知道,甚至連耶路撒冷的公會成員都有些人信了耶穌(十五43),後來在教會裏面也有些祭司和法利賽人。然而,在馬可福音中,這似乎是唯一受到稱許的「教法師」。

 

心得

   耶穌所教導的兩條誡命就等於十誡是一樣的,十誡第一條到第四條是有關與神的關係,因此耶穌說要盡心盡性盡力愛主你的上帝,第五條到第十條是談到人與人的關係,耶穌簡單的說要愛人如己就完成了第五條道第十條的誡命,如果能夠愛別人如同愛自己一樣,就不會去傷害到別人。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