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 使徒行傳廿1-38

鑰節: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徒廿24)

   保羅在以弗所的事奉極有果效,許多人放棄異教,拋棄偶像,使得製造偶像神器的底米丟,憤怒到引起騷亂想殺保羅及其同伴(徒十九29),騷亂平息後,保羅傷心不捨地辭別信徒,經由特羅亞前往馬其頓。保羅留在哥林多三個月,可能因為時值冬季,出門不便。在這段被逼逗留的日子,有許多有價值的工作,其中之一就是寫了給羅馬的信。他原計劃春天乘海路往敘利亞的,卻因猶太人設計要害他而生了枝節。這個時節裏,不少猶太人上耶路撒冷守逾越節或五旬節,後者更是朝聖者進聖城的旺季。有人若想在船上找機會襲擊保羅,是決不困難的,很可能是在哥林多謀害保羅不成的人(十八1217)所設的計。不過,路加並沒有把這計謀的詳情記述,也沒提保羅從何得知這事,為避開敵人,保羅就轉向相反的北方啟程了。在特羅亞,保羅使一名聽道睡著從三樓摔下而死的少年人猶推古,從死裏復活。我們對猶推古同情萬分,才八至十四歲的童子(傳統稱這年紀之間的為少年人,第12節),保羅冗長的講道,悶熱的屋子,如何能當,倦極了,就呼呼入睡,從三樓窗子掉到地下來;依英國式說法,第三層樓就是地面上的第二層,文中的描寫似乎是合伙共住的樓房,是羅馬城鎮低下階層常見的住宅。少年人被扶起來時已經死了。路加一心想描寫保羅能起死回生(像彼得一樣九3643),這是絕少疑問的了;保羅說他靈魂還在身上,是指他醫治後的情況而言。路加決不會花篇幅記述一個似乎死了的人復活的事。當然,那些硬著說路加曲解事實的人,仍有隙可乘的。

   之後保羅拜訪馬其頓的腓立比信徒,在此他提筆寫了哥林多後書。在這封信中,保羅多次提到他所經歷的痛苦。但他並沒有因此灰心喪志,反而更加殷勤火熱,所有的苦難受傷並不能影響這位主僕的心志。在保羅停留在哥林多三個月的時間內,完成了羅馬書,這三封偉大的書信,是保羅在第三次旅行佈道中,最重要的貢獻之一。

   保羅決定打發人往以弗所去,請教會的長老來相見。雖說只有 28 英里,一去一回也要時間,大概在米利都停留的第三天,保羅才得以看見長老們。船離開米利都至少也要在五月一日主日的早上。“請教會的長老來”長老的原文是 presbuterous,在徒二十:28 則稱為監督,原文是 episkopous﹔在多一:5 和 7,長老和監督兩詞也是用來指同一職位。長老一詞最先用于徒十一:30,乃指耶路撒冷教會的長老,有別于使徒。腓一:1 把監督和執事列為初期教會的兩個職位。

   保羅來到米利都,再前往以弗所和長老會面,離別時刻,眾人不禁擁抱保羅痛哭,因為保羅說以後再也見不著他了。雖然聖靈曾經向保羅啟示,有捆鎖和患難在前頭等著他(徒廿23),但他毫不猶豫,仍然勇往直前。保羅面對苦難、困境和障礙的態度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在哥林多後書十一章23至30節以及十二章7至10節中,道出了保羅得勝的祕訣,他把一切痛苦看為榮耀、喜樂和恩典,這是靈裏真正的事奉呀!

   保羅鄭重地宣告,什麼是上帝的教會?教會是一群被呼召出來的子民,他們是用基督的血買來的,基督的血就是上帝的血。上帝把他的教會交給誰來管理?聖靈揀選了一批人,擔任監督的職分。監督是負責觀察、督責的人,也是喂養上帝的羊的人。教會的資源是什麼?不是金錢,不是人才,不是管理學問。。是上帝自己。所以保羅說:“交托上帝和他恩惠的道”。教會有什麼危機?外有凶暴的豺狼,就是異端邪說,要滲透教會,腐蝕教會﹔內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這是紛爭結黨,破壞教會。“你們應當警醒”-- 預防危險,保護群羊的責任是落在監督,也就是長老的身上,這裡的監督或長老包括了牧師傳道人。

   保羅在完成第三次宣教任務時,幾乎在全羅馬帝國的重要城巿都已經建立了興旺的教會,他也訓練了許多同工和信徒,藉著他們,福音向四周圍傳開。如果你將保羅三次旅行佈道所走過的地點標示出來,並且列舉出重要事件和人物,就是最好的宣教學了。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