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不當站的地方」『行毀壞』指敵基督(參但九27);『可憎的』指偶像(參申廿九17);『站在不當站的地方』指聖殿內的聖所(參詩六十八35;結七24;廿一2)。這話一面豫表主後七十年聖城淪陷時,異教徒在聖殿內妄作胡為的事;一面也豫表末時『離經反教』和敵基督的事(參帖後二3~12)。根據經上的豫言,大災難的三年半中,那敵基督的像(參啟十三14~15)要被立在神的殿裏,成為結束世代的一個兆頭。此處引自《但以理書》十一章卅一節,它原指兩約之間那段時期侵入巴勒斯坦傾覆耶路撒冷的希臘王安提阿古四世(即伊彼凡尼),他於主前168年在聖殿中築了異教的祭壇。主在這裏有意轉用來豫言:(1)主後七十年時所要發生的事;(2)末日大災難時所要出現的情形。

   「讀這經的人,須要會意」可能當時的情勢,不容作者明言『那行毀壞可憎的』指的是誰,因此加上這個括弧內的話,提醒讀者們注意,在讀這句豫言時,應知道尚有隱含的意思。「那時在猶太的,應當逃到山上」遭遇逼迫時,神子民該有的反應不是抵抗,而是『逃』(參太十23;啟十二6);『山上』易於躲藏。據早期教會的傳說,耶路撒冷未亡之先,門徒逃到位於約但河東,座落山麓的彼拉城。山上顯然是在戰爭或其他大災難發生的時候比較安全的避難之處。到了那個時刻,避難的人連都要放棄了。那些日子,懷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禍了 是因為這些婦人在行動上極其不便,不易逃避災難的來臨。

   猶太的冬天常有大雨。倘若大災難在這個季節臨到,逃難者的行動就加倍困難了。耶穌在此強調說,這大災難是空前絕後的。在語氣上與但以理十二章一節相似。災難的日子愈長,遭殃的人當然就愈多。然而,災難的日子也是在上帝的主權操縱下。因此,主是可以減少那日子的。這可說是上帝特別憐憫人的一種作為。上帝只是為主的選民,將日子減少。這對信靠上帝的人來說,是富有很大激勵作用的。第14節指示災難的中央期,就是大災難的起頭。我們把這段經文跟但以理書九章27節比較,就能看出來。那時候,一個叫人極其厭惡的偶像要設立在耶路撒冷的殿中。人必須拜它,否則有殺身之禍。真信徒當然拒絕這樣做。這偶像的設立,是大逼迫展開的象徵。那些研讀而相信聖經的人,知道逃離猶太的時候到了。他們來不及收拾細軟,情況對懷孕婦人和奶孩子的母親尤為不利。若事情在冬天臨到,便倍加危險。

   本節是豫言大災難的程度,乃空前絕後(參珥二2;但十二1),人無法憑想像來瞭解其可怕。據猶太歷史記載,主後七十年的事件中,猶太人約有一百萬被殺,大部份被釘十字架,又約有二百萬被賣為奴,備嘗苦難,甚至因而致死。但這種情形若與末期的大災難作比較,仍難望其項背。

   末日來臨之前的時刻,往往也是人在信仰與思想上最紛亂的時代。這個時候自然會有許多假基督假先知的出現。顯神蹟奇事,是他們用來吸引人最有效的花招。可是,在行神蹟奇事這方面,耶穌卻跟這些假基督和假先知有很大的區別。耶穌的神蹟,主要是針對人的特殊需要和境況而行。他不是故意為了顯露或表現自己的能力而做。雖然這些神蹟會直接或間接見證他的身分和使命。假基督和假先知的神蹟奇事則很不相同,他們除了本身含有似是而非的特徵以外,往往是以誤導人為目的。由於他們這些誤導性的吸引作用,以及似是而非的特徵,連上帝的選民都有被迷惑的可能。因此,耶穌警告門徒要以謹慎的態度來對付這一些異端邪說的誘惑。

並非表示耶穌已將所有關於末日的一切事都清楚地告訴門徒了。這是不可能的。就算可能,也不一定是明智之舉。其實,倘若門徒凡事都能預知的話,他們便很可能會沉迷於一種假的安全感之中,反而不會隨時隨地警惕了。因此,耶穌所說的凡事,可能只限於上述一段預告而已。不然的話,以下那些經文所重複的儆醒語氣,便會失去它真正的意義了。

 

心得

   末日的大災難遠比主後七十年,羅馬帝國大將軍提多慘害猶太人還更加的可怕,我們現在應該常做準備,當大災難來臨的時候,無論躲避或遭到逼迫與災害,我們現在都要有心裡的準備。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