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上,說明了這是喫逾越節筵席的時刻,也就是尼散月十五日。當門徒都到齊了以後,正在享用這富有意義的晚餐的時候,耶穌這一個突然而來的壞消息,真好像是一個晴天霹靂一樣,打在門徒各人的頭上。讀經的人並不容易解釋耶穌在這個時候宣告這項令人驚訝的消息的動機何在。有不少人假定說,這是耶穌給出賣者猶大一個最後提示或警告的機會。希望他能夠及時回轉,放棄他出賣主的惡念。主說這話的用意,是盼望猶大能夠懸崖勒馬,不願見他滅亡。其實,沒有猶大的幫助,公會的人並非不可能捉拿耶穌,只是想找個群眾不在場的『機會』而已。

 他們的問話,是我嗎?在希臘原文中,實際上已經包含了一個否定的答案。意即:「不可能是我」。倘若經文中的一個一個是指所有十二個門徒的話,出賣者猶大實際上已經在說謊了!耶穌的回答,在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已經透露了出賣者的身分。但事實並不一定是這麼簡單。一、耶穌並沒有透露出賣者的姓名。二、當時與耶穌蘸手在盤子裏的可能不止猶大一個人。雖然在這點上,約翰的記載很清楚是指猶大(十三2527)。縱使是這樣,其餘的十一位門徒卻仍舊不知耶穌所說的是甚麼(十三2829)。可見,對這十一位門徒來說,他們當中竟然有賣主賣友的人,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件事呢!三、在耶穌提出暗示以後,門徒並沒有任何反應。可見他們還不知道出賣者的身分。要不然,像彼得這些感情較衝動的門徒,怎麼肯輕易地放過出賣者呢?(參閱十四47

   人子必要去世……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這句話,深深地表達了耶穌內心的感歎以及對出賣者的惋惜和遺憾。正如經上指著他所寫的,說明了發生在耶穌身上的一切,包括他被猶大出賣以及最終被殺害的這些事,雖然在人看來是悲劇,在上帝永恆的計畫中,絕不是不幸的「意外」。最終,上帝還是能夠藉著人不良的意圖,奇妙地成全祂美妙的旨意。但是,這一個人常常不能理解的事實,絕對不能成為人圖謀惡事的藉口。人最終還是必須在上帝面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負責任。

   猶太人的逾越節大餐,是大家團聚,共享羊肉、餅、苦菜等食物;吃時,有一盤用水果、醋等熬成的調味醬,各人拿一小塊餅(或夾肉)蘸著盤裏的調味醬吃。又按當時的習俗,與人同席吃飯,也就等於宣告說:『你是我的朋友,我絕不會作任何傷害你的事。』

   猶大吃過了,就在夜間出去(約一三30)。然後耶穌設立我們所知的主的晚餐。筵席的意義可用以下三個詞,美麗地概述出來:(1)祂拿起──自己的人性;(2)祂擘開──祂將在十字架上被擘開;(3)祂遞給──祂把自己賜給我們。代表祂所獻上的身體代表祂所流的。祂用血立了新約。祂再不享受節期的歡樂,直到祂回到地上,設立祂的國。那時候,他們唱──大概是那偉大的讚美詩──詩篇一百一十三至一百一十八篇。唱罷,就出耶路撒冷,過了汲倫溪,往橄欖山去。

 

心得

   倘若耶穌當時所講的是亞蘭語,則我的身體這一句話的意義就不僅是指耶穌的肉身,也意味著「我整個人」。這就是說,耶穌所給予門徒以及所有跟從他的人的生命之糧,不只是限於肉身,而是包括他自己整個人。耶穌這一句話的神學思想所要表達的,是非常深奧的一種生命分享與交流。因此,當耶穌說:你們拿著喫,這是我的身體的時候。他實際上是向門徒宣告說,他不僅是為了他們的罪將自己完整地獻上,同時也將藉著他的真體,永遠與他們同在,永遠與他們保持生命的交流,這是一個極大的屬靈奧祕,並非人有限的理智和思想可以完全領悟的。

耶穌在此指著中之物說:這是我立約的血。這句話的神學意義是非常深奧的。聖餐神學的偉大與深奧也就在這裏。在這最後的晚餐裏,耶穌卻主動地獻身,以自己的血和門徒立約。這血因此成為新約的憑據。在舊約,牛羊的血是灑在人身上的(出二十四8)。在這晚餐上,門徒是藉著共同喝的這個具體行動,來參與耶穌為他們所立的新約。這種參與使他們最終與耶穌的生命取得交流。耶穌在這裏所說的血,不只是為當時的門徒,也是為多人流出來的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