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在此引用撒迦利亞書的另一句話,來說明門徒們將要因著祂的受死而四散(亞十三7萬軍之耶和華說:刀劍哪,應當興起,攻擊我的牧人和我的同伴。擊打牧人,羊就分散;我必反手加在微小者的身上』。)以及他們立刻就要在園中棄祂而去。祂認為這種分散不是逼迫的結果,而是因著他們自己的「跌倒」。儘管祂已在事先提出警告,他們的信心仍將因著發生在祂身上的所有事而動搖。但撒迦利亞書的同一章經文,卻是以應許向經過試驗的餘民施憐憫作結束;這裏也是如此,在第28節,耶穌也以祂復活的另一次預言,以及應許在熟悉的加利利與他們重聚作結束。在十六7,耶穌復活之後,天使對婦女們所說的話也將提及這個應許。

   彼得對不認主的想法感到憤概。別人可以,他呢?總不會!耶穌把他的「總不會」改為「將會」。雞叫兩遍以先,彼得將三次不認救主。彼得和眾門徒確實有與主同死的心願,只是他們因為不認識自己的軟弱,才會說出如此不負責任的話。彼得的回答,不僅表達了自己的自信,同時也認為自己比其他人都強。這顯然是一種自視太高的驕傲態度。耶穌對這一種過分自信的態度,立即作出嚴肅的反應。耶穌警告彼得說,他的否認不但即將成為事實,並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絕不是一時的軟弱而已。但是,彼得和其餘的門徒,都異口同聲地表示這是不可能的事。他們都以為單憑著一個單純的受苦心志就能經得起一切的考驗了。

   他們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是一橄欖園,位於汲淪溪的另一邊,離耶路撒冷城牆約一點二公里,為耶穌和祂的門徒常去之處(參約十八1~2),據說此園也是屬於馬可家的產業。等我禱告,這裏的禱告,實際上是一場心靈爭戰中的「守夜」。等我禱告這一點,說明了這是耶穌自己一個人孤軍作戰的行動。那一小群隨從他的門徒,除了「等候儆醒」(十四34)之外,似乎不能跟耶穌並肩作戰。這種孤立感只有耶穌自己才能真正的體會。

   帶著彼得、雅各、約翰同去,進到園中。在那裏,祂聖潔的心靈受到重壓,因祂預知自己要成為我們的贖罪祭。我們無法理解這時刻對祂的意義,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祂指示三位門徒在那裏等候,等候儆醒。祂就離開他們,稍往前走,獨自到了園中。祂也要獨自上十字架,為我們的罪背負神可怕的審判。

   我們既希奇且驚訝,主耶穌竟俯伏在地,向神禱告。祂是否祈求免去十字架?不是,這是祂降世的目的。首先,祂禱告說,倘若可行,便叫那時候過去。若在受死、埋葬、復活以外,還有方法使罪人得救,求神顯明出來。諸天寂靜無聲,我們的救贖別無他法。「求你將這杯撤去」『杯』含有受難與死之意(參十38)。『這杯』乃是神忿怒的杯(參啟十四10),它原是我們該得的分,但神差遣主耶穌來到地上,就是要祂代替我們喝這杯,也就是要祂在十字架上擔罪受死,故這杯也指十字架的死。

   門徒在警醒這方面的失敗,只有使耶穌的「守夜」顯得更孤寂。儘管門徒不能與他一齊守望,耶穌卻能夠體諒門徒的軟弱。他繼續給予他們激勵。心靈的願意與肉體的軟弱可說是歷代信徒靈命的一個真實寫照。祂回到三位門徒那裏,見他們睡著了──這是給人墮落天性的可悲評語。耶穌警惕彼得,不要在這重要時刻睡覺。彼得剛剛誇口自己至死不渝,現在竟不能儆醒片時。人若不能禱告片時,就不大可能在龐大壓力時,抵受試探。不論他如何熱心,也必須承認肉體的脆弱。

   主耶穌三次回來,都見門徒睡著了,祂就說,「現在你們仍然睡覺安歇罷。彀了,時候到了。看哪,人子被賣在罪人手裏了。」說罷,他們起來似要往前走,但不用走多遠了。你們仍然睡覺安歇罷,這句話,在一些希臘文的手抄本中,是有一個問號的。那就是:「你們……安歇嗎?」中文聖經的譯本帶有責備的語氣。有些手抄本在希臘原文似乎表達了耶穌因為門徒在儆醒上的失敗,而發出的感歎。耶穌在這個關鍵性的時刻,宣告了出賣者的來臨。這可能是出自耶穌自己的一種預感,也可能是他當時在眼前所見證的事實。

   

心得

   彼得曾經極力的說:『我就是必須和你同死,也總不能不認你。」眾門徒都是這樣說(可十四:31)。我們都有可能像彼得一樣誇大其辭,他們甚至願意為主犧牲自己的生命都願意,但是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門徒因著身體的軟弱都睡著了,耶穌說:『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可十四:38)。我們跟彼得一樣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求神幫助我們願意與心靈要合一。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