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審訊的記載,從第53節起到十五章1節,可分為三部分:;(1)在大祭司面前受審(5354節);大祭司應該是指該亞法(約十八13)。他任職的時間是公元十八到三十六年。猶太教公會的領袖,在大祭司該亞法的召集之下來審問耶穌,很清楚地說明了他們對這件事的重視。(2)全公會深夜聚集(5565節);(3)全公會早上聚集(一五61)。普遍認為,馬可這裏記載的,是在該亞法前受審;在亞那方面受審,記載在約翰福音十八章13節、1924節。彼得保持一段他以為安全的距離,跟著耶穌,來到大祭司的院裏。有人把他的跌倒,劃分為以下幾點:1.起初的打架──熱心方向錯了。2.其後的逃走──怯懦地退縮。3.最後遠遠跟隨──在黑夜裏作不全心全意的門徒。和差役火光裏,與主的仇敵一同烤火取暖。當耶穌被捉拿的時候,所有的門徒都逃跑了(十四50)。彼得卻在耶穌將受拷問的時刻跟蹤而來。他最終竟然一直進入大祭司的院裏。彼得這種行動似乎反映了他內心極端矛盾的心理。他一方面嘗試與耶穌表認同,另一方面卻為了自己的安全需要與耶穌保持一段距離。

 這三年以來,耶穌在宣道、教訓、治病和趕鬼等多方面活躍的行動上,與猶太教的領袖們發生衝突或爭論的事件雖然不少。但是,當他們到了最關鍵的時刻,真正要尋找見證來控告和處決他的時侯,見證卻不是那麼容易找到。這對整個公會來說,的確是一件很苦惱的事。這似乎是公會初步尋找事實的職權。雖然他們很久以前就已決定要將耶穌置於死地(三6),他們仍然必須正式提出一個法律上的罪名,足以證明應以死刑來處置耶穌。他們不願把祂暗殺,以免激起流血動亂並因而引起羅馬人的鎮壓行動。這也證明了他們在道德上是瞎眼的,因為他們竟然無法看出:「匕首黨徒」的利劍(這些人在節期時間到處都是,見徒二十一38),與他們圖謀進行的司法謀殺,在神眼中根本沒有兩樣。但是,縱使祭司長可以找出耶穌顯然干犯了律法,在猶太人眼中足以判處死刑,他們的工作仍然只完成了一半。他們還必須製造出政治罪名,好在羅馬人眼中證明執行死刑乃是正當的。彼拉多(可十五14)與迦流(徒十八1416)倆人都證明:羅馬人不願僅僅為了宗教理由而定人民的罪,特別是當他們認為那宗教乃是由不受歡迎之民眾所奉行的討厭的東方宗教。米示拏經常充滿苦毒地提及:羅馬人把猶太法庭判處死刑的可貴權利給剝奪了,甚至在他們審判自己的同胞時也是一樣(參:約十八31,那裏清楚說明了這一點)。特別是在耶路撒冷,在逾越節期間容易暴動,充斥著無法計數之猶太愛國主義者,氣氛極其緊張,羅馬人更是留心戒備。猶太領袖很清楚,這樣司法性的謀殺,特別可能會激起暴動(十四27),容或對整個猶大國沒有影響,但是對他們自己,後果則不堪設想。

   其實,公會所缺乏的,並非作見證的人,而是這些見證的可靠性問題。好些人,應該更正確地翻成「許多人」。根據舊約律法的規定,凡是控告人的見證,必須「要憑兩三個人的口」才能成立(民三十五30;申十七6,十九15)。只是憑著一個人的口供,是不被法律接納的。

他們的見證各不相同,表示這些見證之間有矛盾或是缺少一致性,結果在法律上不能成立。

   雖然沒有明確記載,但第55節似乎記錄全公會在午夜展開會議。全公會有七十一位宗教領袖,會議由大祭司主持。這個特別的晚上,組成公會的法利賽人、撒都該人、文士和長老,完全不顧他們一貫的規矩,他們是不可在晚上,或任何猶太節期裏聚集的;也不可賄買人作假見證。死刑的判決要經過一個晚上才可執行;他們若不是在聖殿的範圍內聚集,他們的裁決就沒有約束力。

   宗教權威人士切望除掉主耶穌,就是委屈地違反自己的律例,也在所不惜。他們決心努力尋找一群見證人,卻無法製造一致的見證。有人錯誤引用主的話,指祂威脅要拆毀這人手所造的殿,三日內就另造一座不是人手所造的殿。耶穌真正說的,記載在約翰福音二章19節。他們有意把耶路撒冷的殿,與祂身體的殿混為一談。大祭司先發問,耶穌沒有回答;但當他起誓(太二六63)問祂是不是彌賽亞,那當稱頌者的兒子時,救主說祂是。這是遵守利未記五章1節的話。主耶穌似乎更要除去人對祂自稱身分的懷疑,於是告訴大祭司,他必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地上。意思是說,大祭司還要看見祂公開顯明祂是神。在祂第一次降臨時,祂神性的榮耀被肉身遮蔽;但祂要在權能和大榮耀中再臨;幔子要除去,人知道祂到底是誰。大祭司明白耶穌的意思,就撕開衣服,表明對此看來潛的話,生公義的憤慨。作為以色列人中理應作好準備承認和接受彌賽亞的人,大祭司竟然高聲控告主。不僅是他,全公會都同聲指耶穌褻瀆,都要定他該死的罪。接著的情景,更極為醜惡。公會中有人吐唾沫在神子臉上,又蒙著他的臉,要祂說出打祂的是誰。難以置信,寶貴的救主竟要忍受罪人這樣頂撞。差役(殿役)也加入醜行的行列,用手掌打他

 

心得

   因著耶穌回答大祭司的話說:『耶穌說:「我是。你們必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大祭司就撕開衣服,說:「我們何必再用見證人呢?你們已經聽見他這僭妄的話了。你們的意見如何?」他們都定他該死的罪』(可十四:62~64)。耶穌坦誠的回答公會的人,他們卻以此訂祂死罪,耶穌不隨便回答公會,但祂所回答的都是神的兒子的角度而言。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