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失腳的整個記載,隨著故事一步一步的進展,徒令讀者愛莫能助,直到彼得走上不歸路。他鹵莽的自恃與對別人的嘲笑(29節),他在客西馬尼園中無法自製(37節),他的驚慌逃脫(50節),他的遠遠跟隨(54節),他與耶穌的仇敵如此接近(54節),這一切都使得他實際的否認主成為必然的,而且是無可避免的結果。毫無疑問,彼得最初的心願與抗議的確是由衷而發的(31節),早在大祭司宅院裡面對試探交戰,彼得就已敗陣了;基督徒與試探爭戰,是要在遭逢試探前即當開始(38節)。

   這個使女(66~67節)可能從前見過彼得與耶穌在一起,所以認得他是耶穌的門徒;旁邊站著的耶路撒冷人(70節)斷定他必然是他們一夥的,因為他有加利利口音。逾越節期間,在京城有許多加利利人,但大祭司的僕人當中可沒有這樣的人。悲劇在於下沉的一步也可能是上升的一步,而每一次,彼得都被迫必須公然表白自己。這是頭一次,正如安德生所說的,他大可對那使女說“是”而不需冒太大的危險。但彼得三次都刻意地選擇說“不”,所以這些恩典的綻發都成了定罪的時機,這是拒絕恩典的必然結果。

   今天的潮流是為彼得找些藉口,正如某些人為猶大找藉口,這麼做若是為了在他身上看見我們自己的軟弱,就無可厚非;但除非我們看見他的罪的嚴重性,就不能明白他為何如此痛苦地自責(72節),也不能明白他悔改的深度,以及他回轉的恩典。我們的工作不是分析彼得是如何輕易地失腳,而是領會其失敗可怖的性質。「立時雞叫了第二遍。彼得想起耶穌對他所說的話,“雞叫兩遍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思想起來,就哭了。“第二次雞叫”乃是一個明確的時間定點,而不只是一個預言的記號。它是指黎明真的來了,與第一次雞叫時的午夜成對比;十五1的“一到早晨”支持這種說法。但即使真是如此,“第二次雞叫”仍是一個應驗的記號,使彼得回想起耶穌所說的話來;於是他懊悔的苦杯滿了。思想起來的希臘文epibalon(見 BAGD),也可以譯作“再思”、“認真想”,或只是“他開始想”。然而,“開始哭了”當然是整個片語最佳之“動力對等詞”。“拉起外套遮住他的頭”也是可能的譯法,但可能性大概較低。

   為什麼彼得失敗得這麼慘?第一,他相信自己。你要謹防你的自信。聖經說:「當你站立時,要小心,以免跌倒」你為神做事,你要小心,不要高抬自己。第二,他在應該禱告的時候卻睡覺了,也可以說在該禱告的時候卻去做別的事情。耶穌說「不停的禱告。」常常當我們遇到難題時,我們不禱告而沮喪。我們說:「這事我們不能做,他太可怕了,可怕得要死」,不去禱告而獨自沮喪。別忘了,禱告是力量的來源。第三,他在敵人的地方取暖。一旦你在敵人的火爐中取暖的時候,你的生命便會有危險。有些地方或事情,神的子女是不應去嘗試的。一但你去做,你便走向失敗。最後的一個原因是彼得遠遠的跟隨主。千萬不要遠離主,你必須要靠近祂。你不能做一個「遙遠」的基督徒。

 

心得

   我們也許以為我們與彼得差不多、甚至以為可能比他更好一點,因為他曾被試探而跌倒了。不錯,但他的跌倒豈不是比許多人的從不跌倒更好嗎?他不認主,但他並非沒有感覺,他一想起主所說的話,就出去痛哭了!凡神的話語,在一個基督徒身上沒有激發能力時,那他就是一個可憐的基督徒,並且不配稱基督徒。因為祂的話語,乃是潔淨和更新的工具。只要我們對此有所認識,並讓祂來做工,那麼即使我們實在是大失敗,我們也不是長久淹留在一個無所知覺的可憐光景裡。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