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可,馬太以及約翰都有見證羅馬兵丁在釘耶穌於十字架上以前戲弄他的這一幕。這一種故意加給死囚的痛苦,可說是極不人道。然而,受苦的僕人耶穌都耐心和堅忍地承擔了這一切。兵丁把耶穌帶進巡撫寓所的衙門院裏全營的兵出來,合演一幕猶太人的王的模擬登基典禮。他們若真曉得這個就好了!他們給神子穿上紫袍,又為他們的創造主戴上荊棘冠冕;他們所戲弄的猶太人的王宇宙的維持者。對殘暴的羅馬兵丁來說,這一種戲弄死囚的行動,恐怕已經是習慣成自然了。所不同的是,他們現在所戲弄的對象是一位被人稱為猶太人的王紫袍是當時羅馬皇帝該撒習慣穿的。兵丁給耶穌穿上當然不是真正的王袍,而是軍人所披上的外套之類的衣物而已。兵丁所要表演的,很顯然是「加冕」的一幕,為的是要譏諷耶穌。他們絕對想不到被戲弄的這一位不僅是真正猶太人的王,也是萬王之王。他們的行動最終可說是「假戲真做」了!

   據他們所了解,這個犯人的罪名(在羅馬人的眼中看來,耶穌可能就是因此而被定罪的),是自稱為王,所以是該撒的一個可能的敵人,雖然他們看不起這個人。所以,他們以粗鄙無情的方式嘲謔祂──給祂穿戴紫袍,或羅馬騎兵的深紅色斗篷、冠冕、權杖,像總司令本身所穿戴的一般;他們只向總司令屈膝致敬(和合本作19節)。所有被定罪的罪犯,都被視為用殘忍方式嘲弄的對象,但這裏我們更看見士兵在發洩壓抑已久的怨毒。

   他們粗野地嘲弄一番後,就給祂穿上他自己的衣服,帶祂出去,要釘十字架。馬可在此提到兵丁勉強一個路人背耶穌的十字架,那人是(北非的)古利奈人西門。他可能是黑人,但更可能是個希臘化的猶太人。他有二子,就是亞力山大和魯孚,可能是信徒(倘若這個就是羅馬書十六章13節提到的魯孚的話)。西門背十字架跟著耶穌,給我們看見一幅救主的門徒當有特徵的圖畫。他們帶耶穌到了各各他地方(各各他繙出來,就是髑髏地),「各各他」死人的頭骨;堆放死人頭骨之地。『各各他』是希伯來名稱,意即『髑髏地』(參約十九17);英文名為『加略』(路廿三33欽訂本),它是從拉丁文轉來的,其字義和各各他相同。據說這一個山丘的形狀極像死人的頭顱,故有此名。主耶穌就在此處被釘受死。

   他們給祂當地土產的酸,以沒藥調和,使它嚐起來有苦味,卻有催眠的效果,這是個憐憫的舉動。然而,耶穌卻不願接受任何麻醉,祂所有器官的機能都必須不受麻醉藥影響而面對前面的一切痛苦。傳統告訴我們,這樣的藥酒是由耶路撒冷的敬虔婦人為了被定罪的罪犯而預備的,為了要減輕受刑時的痛苦,無論用「香料」(根據他勒目的記載)或沒藥,並沒有差別。按照一般的習慣,死囚都是赤身露體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他所有的衣服將歸於執行者。四部福音書都一致見證執行者要拈鬮分耶穌那件內衣的事,因為只有一件,而且是「上下一片織成的」。約翰還把這件事看作是直接應驗了舊約詩篇二十二18的預言:「他們分我的外衣,為我的裏衣拈鬮」(參閱約十九24)。兵丁為被釘十字架者的衣服拈鬮。他們分救主的衣服時,是奪去祂在物質上所擁有的一切。

   釘他在十字架上,是上午九時。祂頭以上有罪狀,就是猶太人的工。(馬可沒有記下整句狀詞,只把精要寫下;參看太二七37;路二三38;約一九19。)有兩個強盜和祂同釘十字架,兩旁各有一個──就如以賽亞預言,祂死的時候被列在罪犯之中(賽五三12

 

心得

   耶穌基督被羅馬兵丁戲弄一番以後,就帶祂赴刑場,耶穌知道祂即將完成神所託付的使命,所以有人拿沒藥調和的酒要給耶穌喝,祂卻拒絕了,喝那個調和的酒有止痛作用,但耶穌知道祂的使命就拒絕了,可見耶穌為了完成神的計畫,連自己的痛苦加深也都不在意。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