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有兩類痳瘋病。有一種較輕微的,看起來像患上了嚴重的皮膚病。另外的一種,開始的時候是一小斑點,其後逐漸侵蝕肌膚,直至這可憐的病者只剩下殘肢斷腿,而患者直是個活死人。

有關痳瘋病的律例,記載在利未記十三和十四兩章。最可怕的,就是痳瘋病帶給病者的孤立無援。痳瘋病者所到之處,都要大聲喊叫:『不潔淨了!不潔淨了!』;他要離索居;『就要獨居營外。』(利十三4546。)他被社會離棄,被家人放逐。結果,痳瘋病者心理上的損傷跟肉體的損傷一般嚴重;這情形至今如是。

   路加醫生特別提到這個人滿身長了大痲瘋。從人看來,情況非常嚴重,差不多沒有希望了。長大痲瘋者的信心很顯著,他說:「主……必能叫我潔淨了。」他不曾對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說這話,可見他對的能力有絕對的信心。他說「主若肯」並不是懷疑基督是否願意。他來到主面前懇求,但他沒有與生俱來的權利得到醫治,故把自己投身於主的憐憫和恩典中。摸一個痲瘋病人,從醫學角度看是危險的,從宗教上看是污穢的,且會被社會輕看。但救主並沒有沾染污穢,相反,有大量醫治和健康的能力傾注入痲瘋病者的身體。不是慢慢的復原──大痲瘋立刻就離了他的身。試想想,一個絕望、無助的痲瘋患者,在一瞬間得到完全的潔淨,對他是何等大的意義!

   耶穌吩咐那人在得潔淨後,依常規的履行當守的律法。這些律法記載在利未記第十四章。耶穌的吩咐說明了神蹟並沒有排除醫學的重要性。並沒有因為神蹟的緣故,而省卻了遵行律例的責任。如果我們忽略了上帝所賜的恩賜和智慧,我們便不可能企求神蹟的發生。只有把人的努力和和上帝的恩典相配合,那才可望產生神蹟。耶穌囑咐他不可告訴人他得醫治的事。救主不想引來一群好奇諸事之眾,或攪起群眾運動,使祂作王。主吩咐那個痲瘋患者去……給祭司察看,根據摩西律法獻上禮物(利一四4)。獻祭的每個細節都是指基督說的。祭司的任務是察看那個痲瘋患者,看他是否真正得著醫治。祭司不能醫治,他所能做的只是宣佈一個人已得著醫治。這個祭司從來沒有見過一個痲瘋患者蒙潔淨。這事是獨特的,應該令他明白到彌賽亞終於出現了。對所有祭司來說,這應該是個見證,但他們的心眼被不信弄瞎了。

  縱使主吩咐不要把神蹟傳揚出去,但消息不脛而走,有極多的人聚集來到祂面前要得醫治。耶穌經常退到曠野去禱告。我們的救主是一個禱告的人。這本福音書描述祂為人子,故此更多提到祂的禱告生活,也是合宜的。

   

心得

   穌醫治好一位長了大痲瘋的病人,這個病人來到主的面前,他說:主若肯,必能叫我潔淨了(路五:12),耶穌說:我肯,你潔淨了吧!』那一個人身上的大痲瘋就立刻離開他,耶穌的醫治是即刻性的,我們現在的醫治可能需要一段時間。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