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吏可說是當時猶太人最憎惡的一種人,因為他們替羅馬人收稅。當時的巴勒斯坦是分開統治的:猶大地(Judaea)是羅馬委派巡撫直接統治;加利利是希律王的一個兒子安提帕(Herod Antipas)所管轄;約但河東的三個藩都是由希律的另一個兒子腓力(Philip)掌管。迦百農是一個邊境的市鎮,設有一個稅關,當時入口和出口的貨物都必須繳稅。馬太就是一個地方稅吏。巴勒斯坦是羅馬人治下的地方,而稅吏是受命於羅馬政府主理其事,故此,他們都被視為變節者和賣國賊。

   當日的稅制弊端百出。羅馬的稅務是以包攬的方式經營。他們在指定的區域內定下某一數目的稅額,然後便把徵收權賣給出價最高者。年終的時候,只要競買者能夠交出約定的數目,其餘從百姓身上搾取得來的,他都可以名正言順的擁為己有。由於當時既沒有報紙、電台或電視,亦缺乏可資作公開宣佈的途徑,普通百姓對他們應繳的稅項一直蒙在鼓裏。

   有一天當利未正在工作的時候,他「坐在稅關上」『稅關』即街上的稅銀徵收所,通常稅吏們是坐在裏面等候人來繳稅。耶穌經過並呼召他來跟從祂。利未出奇地快捷,撇下所有的,起來,跟從了耶穌。試想想這個簡單的決定所帶來的巨大影響。利未,或稱馬太,成為第一卷福音書的作者。聽祂的呼召而跟從祂是有報償的。

   利未……大擺筵席可能有三個目的。他想表示對主的尊崇,公開見證他棄惡遷善,和想介紹他的朋友給耶穌認識。大部分的猶太人都不會與許多稅吏一同坐席,但耶穌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吃喝。當然,祂不會同流合污,也不會做任何損害祂見證的事;但祂利用這些場合去教訓、責備和祝福。這一個筵席是由利未擺設的,他藉此表示對主耶穌的尊崇,但他當時所能找的陪客,除了主的門徒之外,就是和他有來往、被一般猶太人所不齒的稅吏們和罪人。

   耶穌指出自己的行動是完全符合祂到世界來的目的。健康的人不需要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法利賽人認為自己是義人,沒有深感自己有罪和需要拯救,因此他們不能從這個大醫師得著益處。但這些稅吏和罪人認識自己是罪人,需要從罪中被拯救出來。救主為這樣的人來到世間。事實上,法利賽人並不是義人,他們如稅吏一樣需要拯救,但他們不願意承認自己的罪惡,所以批評這個醫生醫治那些病入膏盲的人。「無病的人用不著醫生」這話並非承認法利賽人是『無病的人』,而是說他們不以為自己有病。主啟示祂是『醫生』,表明祂是以醫生醫治病人的態度,而不是以法官審判犯人的態度來對待世人。換句話說,祂對待世人不是根據公義,乃是根據憐憫和恩典(羅九15)。

 

心得

   耶穌呼召人來跟從祂,並沒有分階級或貧富,祂呼召人是看他們有沒有用心,稅吏馬太即刻放下一切來跟隨耶穌,表示他願意放下物質的追求,對主的呼召有正確的回應,我們若是有主的呼召也應該如同馬太一樣即刻放下一切跟從主。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