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把宗教儀文規條化起來。逢星期一和星期四要持守禁食。為叫人知道他們是在禁食,他們往往把臉塗白起來。而事實上,禁食並不是那麼嚴重的一件事,只要過了日出至日落的一段時間,便可以照常進食。禁食是要叫上帝對禁食者加以眷顧。有時候,他們甚至把禁食視為一種獻祭。而本質上,禁食者所能奉獻的最多亦不過是自身的肉體而已。除禁食外,禱告亦成為了一種規條。每天正午十二時,下午三時和六時,都劃定出來,作為禱告的時間。

   法利賽人質問耶穌有關禁食的傳統。不管怎樣,約翰的門徒已追隨師傅那種刻苦禁慾的生活方式,法利賽人的跟隨者也遵守各種禁食,但耶穌的門徒卻不這樣做,原因何在呢?主回答說,當祂還與門徒同在的時候,門徒實際上沒有理由要禁食。祂將禁食與痛苦和哀傷聯繫在一起。但當祂要離開他們,即被殘酷地釘死,那時他們就要禁食,以表達他們的哀痛。古時中東地方的人在婚禮以前,新郎有年輕親友作『陪伴的人』,和他一起飲酒歡鬧,持續數日(有時達一週),然後才起程前往迎娶新娘,那時陪伴的人就要感到寂寞了。

  法利賽人抱怨說,祂的門徒缺乏刻苦的操練。他們抱怨門徒的生活看起來輕鬆愉快。他們說,約翰的門徒和法利賽人的門徒都禁食,並且祈禱,他們要藉著刻苦的操練,以獲取屬靈的力量。可是看看你的門徒,他們又吃又喝。這是生活方式的對比,一個刻苦禁慾,一個和常人無異。他們說,約翰的門徒和法利賽人的門徒禁食祈禱,在現今的生活中保持著嚴肅、莊重的態度,以使他們的靈魂能得以成聖。可是你的門徒卻又吃又喝,與一般人生活在同樣的層次上。神藉著祂兒子成為人子,到了人的中間,顯明神與人同在,享用了神作他們的喜樂與滿足。人已經與神同在,禁食就成了不必要。神沒有活在人的中間,人要清心的專一尋求要見神的面,禁食就成了必需作的事,不是為了禁食而禁食,是為了見神的面而禁食。現在神已經在人中間了,享用神的同在已經不再有間隔,禁食便成了宗教儀文了。主耶穌回答那些人說,『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時候,豈能叫陪伴的人禁食呢?但日子將到,新郎要離開他們,那日他們就要禁食了。』(3435節)活在與主同在裡,就是不住的享用屬靈的交通,盡情的享用主的豐富,不必再憑藉儀文了,因為已經進到與主面對面的交通裡。

   耶穌舉出了兩個例子。『你不能以新布料補在舊衣服上。』祂說:『強韌的新布料只會把舊衣服的破洞弄得更大。』巴勒斯坦的酒囊是用皮革做的。新酒裝進去後,便會發酵和排出氣來。酒囊是新的話,皮革保持彈性,可以承受壓力;但假如是舊的酒囊,皮革已趨於乾硬,便容易破裂。耶穌說:『不要讓你的腦袋成為舊酒囊。「酒是陳的好」,在當時來說是不錯的,但他們忘記了,這樣做乃是犯上了輕看新酒的錯誤,而當新酒成熟之際,則為無上的佳釀。』

   在第一個比喻中,衣服是指律法制度或時代而言;新衣服則象徵恩典時期,兩者是不能並立的。如果硬要將律法和恩典混合,結果只會互不相容。從新衣服撕一塊下來會弄壞新衣服,而且撕下來的一塊不論是樣式或韌力,和舊的也不相稱。第二個比喻指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裏的愚昧。新酒的發酵過程對皮袋產生壓力,而皮袋再沒有足夠的柔韌度和彈性去承受。皮袋裂開,酒便漏出來了。猶太教已過時的方式、條例、傳統和禮儀太僵硬,不能盛載新時代的喜樂、充沛的活力和能力。第三個比喻說明沒有人喝了陳酒之後會喜歡新的,他總說:「陳的好。」這象徵人的本性傾向,不願棄舊從新,捨猶太教取基督信仰,棄律法取恩典,棄影兒取真體!

 

心得

   耶穌同在的時候不必要禁食,等到耶穌升天以後我們就必須禁食。耶穌指出新皮袋與舊皮袋的不同,新酒不能存放在舊皮袋裡面,新酒需要放在新皮袋,耶穌是要告訴我們,新時代有新方法,守舊仍然守律法,耶穌帶來的是新的教導,我們必須學習新酒要放在新皮袋。

 

 

 

 

 

 

 

 

 

創作者介紹

五旬節派的講道與講章

Haggai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